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8章分魂26
    听着马锁匠的话,我跟颜瑜对视一眼,在等人这段时间内,颜瑜已经知道这所谓的鬼楼,其实就是一个制毒窝点,所以,她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咋办?”她看着我,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的话,那马锁匠应该跟着我们上来,一来可以防止我们乱跑,二来可以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而现在是,那马锁匠并没有跟我们上来,二是选择在26楼等我们,也就是说,他不上楼或许这中间有啥因素在里面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朝楼下试探性喊了一声,“马老,再等等,要不,您老上来帮忙看下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马锁匠没有立刻回话,而是沉默了好长时间,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才传来马锁匠的声音,他说:“细伢子,再给你半小时,若是再不下来,惹恼那些鬼神,我也顾不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玛德,都这时候,还想忽悠我们,我也不好点破,就说:“尽量早些弄好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拉着颜瑜朝顶楼走了过去,毕竟,我们来这里的是看风水,而现在已经报警,这所谓的制毒点,任由警察去处理,我打算干正事了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来到顶层,由于我们来的有点急,看风水用的罗盘没带来,无奈之下,我只好打算用眼睛先看个大概,等回去以后,再利用绘图配合罗盘看风水。

    而这种看风水的方法极度考验人的记忆力,好在我记忆力还行,所以,只是瞥了几眼,这周遭的风水布局,已经大致上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是,从这楼顶往下看,这附近的风水没啥值得说道的地方,极其普通。

    这让我站在楼顶郁闷的很,本以为能在楼顶能看出来点什么,哪里晓得,此处的风水普通至极。

    那颜瑜见我神色有些颓废,就问我:“陈八仙,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淡声道:“此处风水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差,而是极为普通,好似跟十八名警察被杀没啥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蹙眉,“既然是这样,那女人为什么要将十八名警察引来此处地方?”

    这正是我疑惑的地方,陈天男媳妇要杀那十八名警察,完全可以在我们住的旅店附近杀害,没必要多此一举引到这鬼楼附近来杀害,她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有些不心甘,又盯着附近看了看,四周高楼耸立,并无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按照我的猜测来说,陈天男媳妇现在有身孕在身,她所做的一切,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她肚内的儿子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面色一沉,难道她打算…。

    玛德,肯定是这样,否则,她绝对不会选择鬼楼附近杀了十八名警察。

    那颜瑜见我脸色不对,连忙问我:“你是不是想到啥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沉声道:“养尸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要是没猜错,陈天男媳妇是听信了坊间传言,误以为这地方阴气其重,打算以十八名警察的魂魄,滋润她腹内的儿子,而现在这所谓鬼楼只是毒贩子制造出来噱头,所以,她下一步或许还会杀害十八人,而这十八人很有可能还会是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要杀警察啊!”那颜瑜惊呼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摇头道:“这个不清楚,不过,想必是跟警察身上那股皇家之气有关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死劲搓了搓脸,实在想不明白陈天男媳妇到底打算干吗,就连刚才这番话,我仅仅是猜测而已,不过,我敢肯定的是,陈天男媳妇绝对会再次杀人。

    这让我陷入两难之地,本以为陈天男媳妇怀孕了,会安分守己的等待孩子降生,谁曾知道,这仅仅是事情的开端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我说,‘当遇到选择时,一切以孩子为重。’

    随后,我跟颜瑜在顶层待了一会儿,下面再次传来马锁匠的声音,这次,他的声音比先前更冷,“细伢子,十分钟内,必须下来,否则,别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1点半,而那刘颀给我定的时间是3点,也就是说,我必须再拖上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当下,我眼珠转了转,单凭看风水,肯定是无法拖一个半小时的,搞不好,还会惹恼马锁匠等人,甚至会让他们动杀机,到时候,能不能捣毁这制毒窝点还是两可的事,就连我跟颜瑜能不能安全退身都成了问题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在颜瑜身上瞥了一眼,玛德,事情都这样了,只好耍点小手段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把心中的想法跟颜瑜一说,她二话没说,立马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待我们俩商量妥当后,楼下的马锁匠已经喊了五六声,“细伢子,最后一分钟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我应了一声,一把拉住颜瑜的手,就朝楼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27楼时,我们顿了顿,四目相对,谁也没说话,径直朝26楼走去。

    刚到26楼,那马锁匠见我们下来,明显松了一口气,就问我:“看出啥没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丧气道:“啥也没看出来,普通的很,只是我一直在纳闷,那十八名警察为什么会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那马锁匠叹了一口气,“天知道为什么,这社会哪天不死人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朝我打了一个要东西的手势,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问我要钥匙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掏出钥匙就准备递给他。

    陡然,那颜瑜也不知道咋回事,身子开始抖了起来,紧接着,嘴里有那种似黑非黑的东西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眉头皱了起来,玛德,先前跟颜瑜商量的计划是打算将计就计,用鬼神的方法拖延时间,而颜瑜则负责扮演中邪了。

    可,现在看这颜瑜的表情、神态,根本就不像是装出来的,更多的像是真中邪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颜瑜四肢开始抽搐,嘴里喷出来的东西愈来愈多,隐约有股死鱼死猫那种臭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