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7章分魂25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整个人彻底懵了,景泰大厦,这四个字我再熟悉不过了,当初郭胖子之所以吸毒,就是被那景泰大厦的老板给坑了,再后来我送郭胖子去戒毒所时,遇到一名青年,那青年吸毒也是被景泰大厦的老板给害的。(详情见人皮棺8)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我一直把景泰大厦记在心里,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替郭胖子报了那个仇。

    现在一听这话,我整颗心都提了起来,倾耳听去,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是马自清的声音,他说:“你懂个p,要是不让他们进来,万一那傻币去报警了,一旦惊动警察,你觉得咱们这层楼的秘密还能守得住么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还是马哥有远见,对了,马哥,那何东的尸体咋处理,都快两天了,再这样下去,可能会发臭了!”另一道声音说。

    “先放在这,毕竟这里气温低,放个三五十天应该没问题,待那十八名警察的事情过去了,再把尸体处理了。”那马自清说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紧了紧拳头,不动声息地朝后慢慢退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退到楼梯时,我能感觉到浑身都是颤抖的,要是没猜错,这所谓的28层楼,并不是什么给鬼神住的地方,很有可能整层都是一个制毒点,而郭胖子之所以吸毒,十之**就是这群人给害的。

    那颜瑜见我脸色不对,拉了我一下,轻声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看到鬼了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有,心里则一直在想,应该怎样处理这事。

    若是贸然报警的话,这些人很有可能会逃了,甚至会毁灭一些制毒的工具,毕竟,这样的场面,我在电视上经常看到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那颜瑜见我没说话,又问我:“陈八仙,你没事吧?从你回来后,就感觉你脸色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摇了摇头,没说话,就闷着头朝29层走了过去,那颜瑜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刚才听到的话,过于惊憾,我也没了看风水的心思,主要是看风水讲究心平气和,而我现在显然是没法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来到29层时,我找了一处干净的对方坐了下去,掏出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颜瑜应该是对烟味比较敏感,微微蹙眉,嗔道:“天天抽烟,早晚抽死你!”

    我没理她,掏出手机翻了起来,打算给刘颀打个电话,毕竟,我现在所认识的人,只有刘颀这么一个警察,至于郎高,自从那次事后,我再也没见过他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拨通刘颀的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那边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,“陈九啊,你可是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,是不是还在责怪我上次没给你帮忙?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当初在衡阳时,我给他打过电话,也是关于郭胖子吸毒的事,只是当时刘颀的态度令我有些冒火,说是有些人,他不好弄,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而现在不同了,现在我亲耳听到毒贩的对话,再加上又发现他们的制毒点,若是刘颀再敢说,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我绝对跟他断绝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底线的警察,这种人绝对不值得做朋友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也没有跟他客气,直接说:“刘所长,我发现了制毒窝点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果真,那刘颀的声音一下子高了,连忙说:“陈九,你现在在哪,我立马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“人民路,鬼楼!”

    他一听,沉默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声音也变得有些冷淡了,我还以为他怕了,就说:“刘所长,你不会又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,他开口了,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在纳闷,我们警察内部一直在寻找那个窝点,找了大半年,愣是没找着,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

    我回了一句,“偶然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几分把握是制毒窝点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一愣,他这是什么意思,不相信我?没好气地回了一句,“十分有把握!”

    “陈九啊,这事开不得玩笑,上次也跟你说了,有些人,我们这些低层的警察不敢弄,除非是人赃并获,否则,不但不能抓住他们,还会将我们自己拉下去,所以,我希望你认认真真的回答我,你真的找到了制毒窝点?”那刘颀说了这么一段话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他说的颇有道理,但我敢肯定的是,那28层绝对是制毒窝点,就算整层不是,至少2804室是,更为重要的是,那2804室有尸体,光凭这一点,也绝对不会让刘颀走空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详细的跟他说了一下,又把昨天十八名警察惨死在这附近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刘颀一听,喜道:“现在市里正在加大力度调查十八名警察的死因,现在那制毒点离命案现场没多远,我们可以在这事上大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松出一口气,这刘颀总算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刘颀又说了一会儿关于这制毒窝点的事,那刘颀告诉我,他下午三点能赶过来,让我务必待到下午三点,一旦让那马锁匠把锁给锁死了,他们永远上不了27、28、29三层楼。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,他说,以前有警察猜到那楼房有点古怪,只是碍于那把金铜锁,再加上鬼楼的一些传说,那警察最终只能放弃,没过多久,那警察在一次出勤中,不幸身亡了。

    从那后,这鬼楼不但在民间是鬼楼,就连在警察内部也成了不可触碰的楼房。

    了解这一情况后,我大致上猜出马锁匠他们的打算,应该是利用一些鬼神传说,掩盖其制毒的真相,再加上那马锁匠的确有些本领,更容易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一想通这个,我不由苦笑一声,本来只是打算到楼顶看看风水,谁曾想到,居然在无意之中发现一个制毒点,更替郭胖子报了一个仇,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了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,我一直待在29楼,大概是12点50的样子,楼下传来马锁匠的声音,“细伢子,好了没?马上就1点了,下来晚了,会惹恼那些鬼神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那马锁匠应该是憋不住了,立马说:“马老,我这边马上好了,您老再等等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他的声音格外冰冷,冷到令人听不出任何感**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