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九章 分魂 22
    那马锁匠见我这么一说,也没再说什么,就让我先回去,让我明天中午11点去锁店找他。

    随后,我起身朝马锁匠道了一声谢,又对马自清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径直走了出去,叫上颜瑜,直接回到旅馆。

    刚回到旅馆,我本来是有些疲乏了,毕竟,在外面奔波了一天,我早点休息,那颜瑜叫住我,“陈八仙,你有没有觉得马锁匠一家人怪怪的?”

    我一听,就问她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她解释道:“你看啊,他们家住的地方极其贫穷,吃的饭菜却是极其丰富,我先前跟那妇人去买菜,你猜今天的菜肴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一千!”她朝我比划了一下手指,“一个平常人家一餐菜怎么可能买这么贵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难道她没看到马锁匠儿子开的车子么,那可是法拉什么的,值好几百,一餐吃个一千块钱算啥,相当于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我把马自清的车子跟颜瑜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“你当我眼瞎啊,我自然知道他们儿子有钱,但是,你想过没,既然他儿子那么有钱,为什么还住这种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说明马锁匠跟他媳妇念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一点姑且说的过去,就算他们念旧,你再看看他们房子内的东西,除了开锁的工具还是开锁的工具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她这一说,我倒也觉得奇怪了,打个很简单的比方,我父亲是木匠,按说我们家一年到头不会缺凳子、椅子才对,可,事实却是我们家常年缺凳子、椅子。

    为此,我母亲没少在我父亲面前唠叨,说是,木匠家里没凳坐,又说啥这是木匠的通病。

    倘若按照这个观点,那马锁匠既然是锁匠,他家应该很少放开锁的工具才对,这一点在马锁匠书房可以看出来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事实是,马锁匠家里堆满了开锁的工具。

    这事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就算马锁匠特别开锁,也会将开锁的工具放在家里,但,你什么见过一个人,把家里堆满开锁的工具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也现事情有点邪乎,就问颜瑜,“颜姐,你有啥看法?”

    她微微蹙眉,“我也不知道咋说,就觉得他们一家人特别怪,还有一点,你现没?”

    “哪一点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马自清带回来的小孩,从头至尾没喊过马锁匠一声爷爷,也没喊过那妇人一声奶奶,倒是马自清叫爸爸叫得格外勤快,你再想想,正常的父子,怎么可能叫得那么勤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头的疑惑更重了,事实的确如颜瑜说的那样,那小男孩子还真没叫过马锁匠爷爷,也没叫那妇人奶奶,这好像有点不正常,要知道中国历来有隔代亲的说法,而马锁匠看那小男孩的眼神,也没传中的溺爱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一点,马自清喊马锁匠喊爸爸喊得太勤了,试问一下,一对正常的父子,谁会没事喊一声父亲,没事喊一声父亲,好似生怕我们不知道马锁匠是他父亲一般。

    一想通这个,我脸色一下子阴了下去,难道马锁匠他们在骗我?

    我不敢肯定这个想法,就问颜瑜,“以你的意思,他们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“以我看,他们俩绝对不是父子,更多的像是上下属关系,上属很有可能是马自清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顿然明白过来了,难怪那马自清没来之前,马锁匠一而再的表示,他绝对不会开那把锁,而马自清一回来,立马同意开锁,在这期间,那马锁匠连拒绝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玛德,果真有问题。

    倘若他们真有问题,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要说他们在隐瞒鬼楼的真相,那马自清绝对不会同意开锁,更不会让我到楼顶去看风水。

    不想还好,这一想,我愈好奇他们的目的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颜瑜大致上说了一下马锁匠一家的事,大概是晚上11点时候,我们才分开,各自回到自己的旅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,大概九点的样子,我敲开颜瑜的房门,我进来时,她正在画眉,一见我就说,“陈八仙,你那脑头太刺眼了,要不,给你染黑了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婉言拒绝她的提议,就问她啥时候能弄好,毕竟,今天还等要去锁店找马锁匠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地白了一眼,“你看哪个女人不化妆就出门的?”

    好吧,还真是这样,在我认识的女人当中,就连乔伊丝那般脱俗的女人,都会偶尔画个眉毛什么的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在边上等她。

    要说啊,女人就是麻烦,仅仅是一个画眉,那颜瑜愣是弄了接近一小时,这期间我不知道催了多少句,她才缓缓起身,“行了,鬼催什么劲,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不是为了让你脸上有光么,到时候人家一看,会说,你看那个男的好厉害,那么漂亮的女人也能泡的到。”

    我脑门闪过一条黑线,若是可以的话,我很想甩下她就走,玛德,整的我跟她好似有啥关系似得,再说,就算真有啥,别人也会说那女人好漂亮,关我毛事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真想说句,女人当真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在我的催促声中,那颜瑜总算收拾好了,拎着一个小包出了门,时间大概是1点1的样子。

    出了门,我本来想打车,那颜瑜说打啥车,直接开她的车子去,也在马锁匠面前涨涨脸。

    我算是明白了,她估计是跟马锁匠那儿子杠上了,这也好是没办法的事,有些女人就是这样,一看到有钱人,便会忍不住攀比起来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笑了笑,也懒得说她,便上了她的车子,径直朝马锁匠的锁店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们到达锁店时,还不到11点钟,那锁店的大门紧闭,这让我心中隐约升起一丝不安,按说一般锁店,早上8点半或九点就开店了,这马锁匠怎么到现在还没开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