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八章 分魂 21
    我原地滞留了一会儿,朝颜瑜看了过去,就现她正朝我打眼色,意思是让我去,而她边上那妇人也朝我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见此,我立马跟上马锁匠的脚步,而马锁匠的儿子则走在我后面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进入房内,这是一间书房,书香味特别重,房屋的两旁是一层书柜,靠左边的位置有一套茶几,那马锁匠走了过去,又示意我跟他儿子坐下,他则开始泡茶。

    刚入座,我本来想问马锁匠是不是答应开锁了,但看到马锁匠泡茶的神情,我愣是没开口,倒是他儿子随意的问了我几句,大致上是问我干吗的,见年多大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悉数告诉他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马锁匠的儿子一听我的职业,竟然肃然起敬,说是,他最佩服这种肯干实事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正聊着,那边马锁匠已经将茶泡好,给我和儿子一人端了一杯,然后自顾自抿了一小口,淡声道:“细伢子,我叫你过来,是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他儿子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儿子来说。

    那人一笑,先是从口袋掏出一张卡片朝我递了过来,“敝人马自清,从事房地产事业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房地产?下意识想到那栋鬼楼,但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那马自清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,笑道:“那栋鬼楼的确是我开出来的,而且在那房子上也赚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说:“那楼从一开始建便是鬼楼,还是后来闹鬼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小兄弟,实不相瞒,我就是凭借那栋房子的家,大概是十几年前,我用极低的价钱买下那块地皮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瞥了我一眼,神秘兮兮地说:“小兄弟,你猜下那地皮以前是干吗的?”

    “空地?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一笑,“那地以前是一片坟场,当年f急着拍卖出去,当时不少人不愿意触那个霉头,毕竟,在我们那个年代,大家对坟地颇为忌惮,后来是我父亲说,有办法搞定那事,我这才以极点的价钱将那块地买了下来,又请了风水师看过,再后来盖了楼房,共计29层。”

    “29层?”我一愣,什么意思,坊间传言那栋房子27层,而事实却是28层,现在这开商又说那栋房子29层,这到底什么意思?就看到的而言,那房子是实打实27层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不错,的确是29层,不过,外人从外面看,却是27层,至于另外两层楼,则是花大价钱请了一名阵法大师,利用一个三分归元阵将其隐匿起来了,由于那阵法大师道行不深,只要细微观察一下,便能现那楼层是29层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稍微想了一下,一些阵法大师的确可以利用阵法达到掩人耳目的效果,就如在京都时,那徐泽士也布了这么一个阵法,只是徐泽士道行深,外人根本看不出来,唯有靠破阵,而这马自清请的阵法大师估计是本事没学到家。

    那马自清见我没说话,又继续道:“先前在吃饭的时候,父亲跟我说,你想打开26层到27层的那把锁,只是,不知道小兄弟是不是有啥要紧的事,若是小事,马某人奉劝你一句,别轻易上楼,会出事,若是有大事,另当别论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就把陈天男媳妇的事,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,说到最后,我更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,就告诉他们,陈天男媳妇很有可能跟鬼楼存在某种关系。

    他们听后,那马自清好似在权衡什么,而马锁匠则开口道:“细伢子,你有几分把握,你要知道这杀警察是大罪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就我知道的这些来说,应该有七成把握以上,唯有去楼顶一看究竟,方才能确定下来,就说:“七成。”

    “七成啊!”那马锁匠嘀咕一句,朝他儿子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马自清见他父亲看着他,沉声道:“小兄弟,你看这样行不,明天中午12点,趁阳气最重时,你到楼顶去看看?不过,话又说回来,咱们事先得说好,你出了啥事,我们马家不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保证下来,我怕他们不相信,又写了一封责任书,大致上是,我若出事跟他们没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,令我疑惑的是,这马自清咋这么好说话,只是跟他说了一下,便立马同意下来?要知道就在几个小时前,那马锁匠还信誓旦旦地说,他在锁在,他死锁在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小兄弟,家父是不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,若是平常的凶杀案,我自然不会让你上楼,但现在牵扯到警察,我不得不小心翼翼,万一你猜测是真的,别说你那兄弟的媳妇会出事,就连我这个开商也难免会招来牢狱之灾。”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过来,捣鼓老半天,他这是怕惹祸上身才会开锁,就说:“我只上去看看,绝对不会给你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也不再说话,倒是马锁匠一直沉着脸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马自清喊了好几声,那马锁匠回过神来,沉声道:“细伢子,事情跟我儿子说的差不多,只是,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,由于那地皮以前是坟场,现在盖了楼房,那些坟地的主人没地方去,都住在27、28、29三层楼,你也知道,人多了,每个人的想法就多了,这鬼也是一样,鬼多了,想法自然也多了,其中不乏有些居心叵测的鬼魂,一旦他们要对你做啥事,我可是没办法保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差点没笑出来,这什么跟什么啊,就算真的有鬼神,哪有他说的那么邪乎,再者说,作为抬棺匠,我能不知道这些事,我甚至怀疑,这所谓的鬼楼,是被人瞎编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是我想法,一切还得以眼见为实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立马向马锁匠保证,就说,我只会去楼顶看看风水,绝对不会迈进27、28、29三层楼的房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