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9章分魂17
    这让我们俩人无奈的很,我说:“要不,咱们换栋楼试试?”

    那颜瑜罢了罢手,“你刚才不是说过么,这栋楼离凶杀案现场最近,站在这栋楼的楼顶,把握性更大么?”

    我一想,的确是这样,先前我们根据那巷子的方位,找到这栋楼离先杀现场最近,就说:“那咱们再试试?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再次摁了几个数字,这次她摁的是,1502,不一会儿里面传出一道老人声音。

    这次,那颜瑜学聪明了,就说:“奶奶,我是你孙子的同学,他让我过来取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声音一喜,忙说:“辛苦姑娘了!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落地,就听到咚的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特么差点没哭出来,捣鼓老半天,这门总算开了,没有任何犹豫,撒腿就朝楼上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太心急的原因,根本没在意到颜瑜还在边上,这不,才跑了不到十秒,我已经出现在五楼,那颜瑜还在二楼,嘴里碎碎念地骂着,“陈八仙,你个白眼狼,等等我啊!”

    我急着到楼顶,也没理她,大概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我已经出现在第二十六层,再上去就是27楼,令我奔溃的是,这二十六层与二十七层之间出现一道铁门,上面挂着一把金铜色的大锁。

    玛德,居然被锁死了。

    我大骂一句,转念一想,也对,若是不锁住,是个人都能爬到楼顶,万一掉下去,这房子的开发商也要跟着倒霉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站在那铁门边上犯愁了,我当时脑子有两种想法,一是打电话到派出所,跟派出所说明情况,让他们请人过来打开锁,二是用暴力将这金铜锁给砸了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决定用第二个方法,原因在于,这附近没有人,就算把锁砸了,估计也没人知道,若是用第一个办法,势必惊动派出所那边,根据我跟派出所打交道的经验来说,他们绝对会按照程序来做,一套程序下来,明天能不能开门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确定这一想法后,我鼓足气,一把抓住锁头重重一扭,毫无反应,再次用力,手臂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,锁头还是完好无损地挂在那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丧气,原本以为以我的身体的变化,应该能扭开这把锁头,哪里晓得,根本没得用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了?

    不对啊,我记得在京都时,那王信闲的无聊,也不知道在哪弄了一把锁,跟我打赌,说是他能扭断那把锁,我当时不信,就说人哪有这么大的力气,令我没想到的是,不待我话音落地,那王信一手抓住锁下面,一手抓住锁头,重重一扭,愣是将把锁扭开了。

    后来,那王信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神经,又弄了一把锁,让我来扭,我当时以为自己肯定扭不开,可,结果令所有人都意外,我仅仅是用了不到五成的气力,便把那锁给扭开了。

    那王信一连拿了七八锁让我锁,结果无一例外,每一把锁都被我给扭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那王信捧着我手,研究了老半天,说我不是正常人,肯定是变异了。

    有了那次的经验,我刚看到这金铜锁时,第一想法就是扭开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试了几次,这锁根本没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这情况好像有点对啊!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又抓住锁头试了几下,结果跟先前一样,无论我使多大力气,金铜锁还是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大概试了十来次,我手掌的位置已经出现好几道深陷的痕迹,金铜锁却还是那样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我暗骂一句,在京都时,那王信拿出来的锁当中,也有这种锁,无论造型还是质量都是一样的,那一次,我用了一点力气就扭开了,这次,却无论如何也打不开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力气变小了?

    当下,我紧握拳头朝地面砸了下去,主要是想试试自己的力气是否变小。

    一拳下去,那地面的位置立马陷了进去,凹进去一个拳头大的小坑。

    这让我更加疑惑了,力气没变小,可,同样的锁,我却扭不开,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按说,一般这种锁,开发商顶多是随便买一把锁,以视警戒,说白了就是这锁就是一个形式,根本不会花大价钱在这上面,所以,这锁的质量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一把锁,我居然扭不开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好久,实在是想不明白,就在这时,那颜瑜总算跑到二十六层,一见我愣在那,二话没说,小粉拳不停地捶打我,嘴里骂骂咧咧的,“陈八仙,你还是男人么,居然把我这么娇滴滴的女人丢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尴尬的笑了笑,又说了几句道歉的话,她总算答应放过我一马,就问我:“你楞在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那铜锁,“这锁打不开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笑道:“这个简单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在边上扫了几眼,捡起一块砖头,照着锁头就砸了下去,只听见哐当一声,那砖头一分为二,而金铜锁依旧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那颜瑜嘀咕一句,又捡起砖头一连砸了**下,结果都是一样,砖头断裂,金铜锁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这锁怎么这么结实啊!”那颜瑜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解释道:“这锁可能不同于我们平常遇到的锁,据我刚才的观察来看,这锁应该是被做锁人下了某种禁止,否则,以我手臂上的力气,绝对能轻易扭开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‘啪啪啪’的鼓掌声传了过来,扭头一看,鼓掌那人是一名男性,五十来岁的年龄,上身是一件蓝布衫,“小伙子,你没猜的没错,这锁的确不同于普通的锁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忙问:“不知有什么不同之处?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,也没回答我的问题,便朝我走了过来,看了看那金铜锁,又看了看地面的砖头,最后将眼神锁定在我身上,淡声道:“小伙子,你们砸这锁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把我们的目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听,面色颇为怪异的看着我,“你意思是你需要站在楼顶看风水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他又说:“听你语气应该是本地人么,不知道你可曾听过我们衡阳这边的鬼楼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