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7章分魂15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敢乱动,一方面是震惊陈天男媳妇身体的神奇,另一方面是考虑到外面那些警察不是吃醋的。

    很快,走进来十来名身穿制服的警察,一见我们,领头那警察挥了挥手,“把他们三人带回去所里调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地,从边上涌过来几名警察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那护士是因我而死,跟我朋友无关,你们拉我就行了。”陈天男媳妇朝前走了几步,一脸真诚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他们两人窝藏罪犯,必须拉回去接受调查。”领头那警察大手一挥,我跟颜瑜立马被几名警察给制服了。

    我想过反抗,但看到陈天男媳妇朝我打眼色,我强忍心中那股冲动,任由那些警察用手铐锁住我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天男媳妇动了,她缓缓挪动身体朝领头那警察走了过去,也不知道在那人耳边说了什么话,就见到那人脸色一下子就白了,豆大的汗滴从额头滴了下来,连忙挥手,“快,松开他们。”

    待他们松开我后,我疑惑地看着陈天男媳妇,本来想问她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碍于那些警察在这,我也没好问,就眼睁睁的看着那票警察押着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时,陈天男媳妇停了下来,缓缓扭过头,冲我一笑,“陈九,记住你的话,我儿子出生以后,你要认他当干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再次承诺一句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继续道:“别找我,也别试图调查这一切,待时机成熟时,我会来找你,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,切记,勿找。”

    言毕,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,陡然笑了起来,她的声音特别大,大到我们所有人都下意识捂住耳朵,就连那些警察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待笑声结束后,整个房间陷入一片安静,只剩下我跟颜瑜俩人。

    我直愣愣地盯着门口的位置,心中久久不能平静,主要是刚才这一切太特么怪异了,特别是陈天男媳妇的话,简直是颠覆我的人生观,甚至让我开始怀疑这世界是否真的存在僵尸。

    想了好长一会儿,我实在想不明白,只觉这一切宛如梦幻一般,倘若不是地面那堆呕吐的秽物,我甚至分不清现实了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好几分钟时间,那颜瑜颤音说:“陈八仙,你打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好像做梦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,就说:“没做梦,刚才这一切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她尖叫一声,猛地朝我卧房跑了过去,将被子捂在头上,浑身瑟瑟发抖,嘴里不停地说,“不可能,刚才肯定是做梦,世上怎么可能有人没有脉搏还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,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脑子一直在想陈天男媳妇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有就是,她离开时,一而再的招呼我,让我别去找她,又说时机成熟时会来找我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隐瞒什么?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她先前对那领头的警察说了啥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头疼的很,就觉得这一切好似一个局,一个瞒着我的局,我甚至怀疑,所谓的阴魂阳魂,很有可能是陈天男媳妇捏造出来的,至于她的真实身份,我很是怀疑。

    但,不可否定的是,她的的确确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呼!”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管她的目的是什么,只要她能替天男生下后人,这便足以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拉了那颜瑜一下,她好似害怕的很,一直将头埋在被窝里。

    一连拉了几下,她颤音道:“别闹,让姐姐把这个梦做完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就说:“行了,她已经走了,你还在怕啥!”

    她好似想到什么,一把掀开被子,恍然大悟道:“也对,她都走了,我还在怕啥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踮着脚朝外面瞥了几眼,又立马缩了回来,让我把房门关上,说是她害怕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把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关上房门,那颜瑜就问我:“陈八仙,你说那女人会不会是僵尸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应该不是僵尸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她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以前老秀才在教我风水时,曾说过一句话,说是一些风水地没找好,会变成养尸地,再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,导致死者的尸体产生某种异变,最终变成僵尸。

    而这种僵尸,并不是像电视剧里面那样,一蹦一跳的,而是尸体僵而不化,即便经过千百年,尸体依旧存在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老秀才当初说的。

    我那时就问他,这个世界上有电视上那种僵尸么?

    他当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,说是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也没再细说下去。

    而现在,陈天男媳妇的特性,明显不符合老秀才说的那种僵尸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她没有脉搏、没有体温,她是怎么活下去的,又是怎样让孩子在自己腹内正常成长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于我来说,就是一个谜团。

    那颜瑜见我没说话,用胳膊肘推了我一下,“陈八仙,你发什么愣啊,我问你话勒!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歉意的笑了笑,就说:“今天就到这里,你早点去休息,我还有些私事处理,若是不出意外,这几天应该可以跟你去香港了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喜,忙说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她又说:“你那兄弟的媳妇,不管她了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“她应该有自己的打算,只是不方便让我们知道罢了,她不说,我也不好问,唯有等她主动跟我说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意思是请她出去。

    那颜瑜显然是不想出去,一屁股坐在床上,“你干你的事,我绝对不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也就由她去了,然后径直走向客厅,将地面的污秽清理一番,又在客厅坐了一会儿,脑子则一直在想陈天男媳妇有啥打算,还有就是,她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大概是下午的时候,我正准备起身翻看一些资料,那颜瑜估计是无聊了,从房内走了过来,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然后打开电视,就听到电视里面传来一道女声,“最新报告,我市发生惨绝人寰的凶杀,十八名警察在同一时间被意外杀害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