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6章分魂14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皱了皱眉头,好像是颜瑜的声音,而她说的大事应该是她父亲快死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起身,一开门就见到颜瑜一副火急火燎的表情,拉着我就跑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你父亲走了?”

    她一愣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怒骂道:“陈八仙,你几个意思,平白无故诅咒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我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是医院那个护士死了。”她白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就在半小时前,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,一直打不通,现在警察已经快过来了,说是要抓你兄弟媳妇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有些懵了,那护士死了?不可能啊,我昨天特意检查过那护士,除了扯掉一些头皮以及流血过多,身体其它方面根本没问题啊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死了,就问她:“你确定你没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都啥时候了,哪有心情跟你开玩笑,你赶紧带着你兄弟媳妇跑吧,要是被抓进去,这辈子算是完蛋了。”那颜瑜好似比较急,一边说着,一边从口袋掏出一大把钞票塞在我手里,又招呼我,遇到难处给她偷偷摸摸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这翻动作弄得我哭笑不得,就说:“没事,应该没啥大问题,只是咬掉一些头皮,怎么可能会死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实在无法相信她所说的话,还以为她在玩笑。

    而那颜瑜估计是真急了,一把拽住我手臂,“陈八仙,我真没跟你开玩笑,那护士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死了?”我隐约有些信了,主要是她那脸上的表情太真了。

    “真死了!”她点点头,朝房内看了过去,又说:“那谁,你赶紧跟陈八仙逃吧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脸色沉了下来,总觉得这事好似透露着一股邪气,那护士怎么会莫名其妙死亡,就问颜瑜,“医院方面怎么说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“听医院那边说,好像是狂犬病,属于细菌严重感染,导致整个大脑休克,最终造成了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狂犬病?”我有些懵了,陈天男媳妇咬过那护士不错,可,这狂犬病跟陈天男媳妇没关系吧?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跟颜瑜说了出来,就听到她说,“起先医院以为这事跟你兄弟媳妇没关系,但,就在前段时间,你兄弟媳妇抽血化验了,今天正好是出结果的日子,她…她…她的鲜血与那护士身上的细菌,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颜瑜缠着手,指向陈天男媳妇。

    “你意思是,她的鲜血是细菌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医院那边也是这样说。别说了,赶紧带着她跑!”那颜瑜一边说着,一边催了我几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直觉告诉我,这事应该有问题,试问一下,一个活人的鲜血怎么可能是细菌,倘若真是这样,那人不是毒人了么?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立马朝陈天男媳妇边上走了过去,厉声道:“外面的话,你听见了吧?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“听到了,陈九,你把我交出去吧!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这语气好像不是阳魂,而是陈天男媳妇,就说:“你是弟妹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陈九,别说了,把我交出去吧,我相信在监狱里面,他们不会为难一个孕妇,孩子也能平安的出生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浑身一怔,听她这语气,她是承认那护士是被她咬死的?

    那女人见我没说话,淡声道:“陈九,对不起了,我忘了告诉你,由于双生魂的缘故,这具身体成了细菌的养料,在白莲教时,这具身体就…就…就失去了生机,天鸣救回来的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呼一声,连忙伸手探了探她额头,又探了探她脉搏,跟正常人无异啊,就说:“弟妹,都啥时候了,你就别开玩笑了,你这不是活的好好的么,怎么可能十几天前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干笑了几声,主要是她说的这一切太不现实了,就连颜瑜都在边上说,“大姐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那女人笑了笑,也不说话,嘴里默默地念了几句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从她嘴里念出来的话,好似有某种魔力一般,令人精神会变得恍恍惚惚,就好似有无数人在耳边窃窃私语一般。

    待我回过神来时,她一把抓住我手臂朝她额头探了过去,入手的第一感觉是冷,宛如冰窟里面的冰块一般,紧接着,她把手臂伸到我面前,“你再探探脉搏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瞥了她一眼,缠着手朝她手臂伸了过去,刚碰到她手臂,我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,一股凉气冲脚底直冲脑门,她…她…没脉搏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”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那颜瑜见我不对劲,一把摁住陈天男媳妇的脉搏。

    瞬间,那颜瑜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脚下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过去,“你…你…你怎么没脉搏。”

    陈天男媳妇好似很满意我们的反应,笑道:“没啥,这是双生魂的原因,即便是**死亡,双生魂依旧能控制这具身体,直到这具身体的阳寿到达终点。”

    我被她这番话惊得说不话来,颤音道:“你们这是行尸走肉?”

    她一笑,“可以走这么说,但,我们这种情况,不同于一般行尸走肉,我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,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儿育女,唯一的差别在于,这具**再也无法进食,唯有吸食鲜血,才能维持这具身体的日常运作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在胸口捶了几下,开始哇哇的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吐出来的东西,正是早上吃的早餐,怪异的是,她呕吐出来的东西,与早餐一模一样,毫无任何消化迹象。

    我被眼前这一切惊得说不出来,嘴唇都开始打颤了,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,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倘若按照电视上面的说法,她这是僵尸啊,专食鲜血。

    就在我震惊这会功夫,门口传来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警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