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4章分魂12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诧异地瞥了那女人一眼,她说的基本上是我心里的想法,我的确不太愿意游天鸣去京都,一则是游天鸣跟王信的智商加起来太恐怖,白莲教很有可能会吃亏,甚至会导致乔伊丝出事,二则王相父女对游天鸣有着很明显的抗拒,我怕他们在一起会发生矛盾。

    当下,我问她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“男人永远是口是心非,天男也是这样,我们刚在一起时,他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好似想起某些伤心事,也不愿意再继续说下去,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路步行回旅馆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到旅馆了,陈天男媳妇停了下来,我问她怎么了,她瞥了我一眼,“陈九,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“我不希望你赶走我体内的阳魂,这样做有违天合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!”我惊呼一声,难道她希望双魂同体?

    等等,我一直忽视了双生魂最基本的问题,一般双生魂都是以阳魂为主,以阴魂为次,而陈天男媳妇属于阴魂,这阴魂用玄学界的说法来讲,属于外来魂,也就是说,是陈天男媳妇占了原本主人的魂魄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难怪她会说别赶走阳魂,有违天合,捣鼓老半天,她才是外来魂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没有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说啥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媳妇见我脸色不对,显然是猜到什么了,就说:“陈九,每个人活在这个世间,无论善恶,都有其存在的原因,当年是我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这具身体,才导致原本的主人性格大变,最终变得心理扭曲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倘若你再赶走阳魂,这无异于谋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抬头瞥了天空一眼,好似在回味什么,又好似在仰望什么,足足过了片刻时间,她缓缓开口道:“你相信前生今世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在玄学界的确有前生今世的说法,至于真假,我也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“天男是我前生的男人,我一直在等他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脸上浮现一道名为幸福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他前生是干吗的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前生是走木匠,游走于乡邻之间,专门替人修家具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深问下去,主要是怕问下去,会让她想起某些伤感的事。

    “只是,上辈子我们最大的遗憾是,没留下个一儿半女,现在总算圆了这个梦想。”说着,她摸了摸肚皮,“希望孩子在里面能平平安安长大,不求他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,只愿他一生平安,快乐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会的,天男的孩子差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一脸幸福的表情,又摸了摸肚子,轻声道:“陈九,答应我一个请求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等孩子生下来后,我希望他能认你当干爹,由你来抚养他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眼睛一直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陈天男的双亲还在人世,倘若交给我抚养的话,肯定会招来天男父亲的反对,还有就是,我自己还是屁大的青年,根本没抚养孩子的经验,哪里能照顾他们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愿意?”她说。

    我连忙罢了罢手,“这倒不是愿意与否的问题,而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尚在人世,我怕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孩子的爷爷奶奶已经被白莲教彻底洗脑了,这辈子都会是白莲教最忠实的信徒,对于孙子,他们或许不会过问吧!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就瞥了她一眼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这女人好似在做某个决定,否则,她绝对不会说翻话,毕竟,哪个做母亲的,不希望把自己的孩子带在身边,就问她:“你是不是有啥打算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“我能有什么打算,只是我这身体属于两个人,时而好时而坏,我怕影响孩子的成长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立马同意下来,“那行,天男是我兄弟,他孩子就是我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发誓!”她盯着我,沉声道。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先不说我跟陈天男的关系,就算在路上遇到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都会带回去,更何况我跟陈天男是兄弟,就说:“弟妹,你不信我?”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“这事关系重大,马虎不得,还望你能体谅一下。”

    好吧,她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啥,只好发了一个誓。

    刚发完誓,那女人也不知道咋了,陡然就朝我跪了下去,吓得我连忙去拉她,哪里晓得,她愣是不起来,就这样的跪在马路边上,好在是深夜的缘故,路上没啥行人,否则,别人还以为我对她咋了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你这是干吗呢!”我急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拜,我是替我男人拜得,他能有你这么一个兄弟,是他的福份。”说着,她朝我磕了一个头,我想拉她起来,她冲我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又朝我磕了一个头,“这一拜,我是替孩子拜得,孩子能有你这么一个干爹,是他的福份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足足向我磕了二十个头,前面两个是替孩子跟陈天男磕的,后面的十八个是感谢我抚养她孩子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在原地,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好在那女人磕完二十个头站了起来,“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,“谢啥,这都是应该的,再说,陈天男若不是为了救我,他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女人苦笑一声,“陈九,时至今日,我也不瞒你,天男跟你一起,是有目的,至于目的是什么,为了孩子的安全,我不能告诉你,我只能告诉你,天男跟你在一起时间久了,他被你的坚持打动了,心中满是愧疚,之所以会用生命去救你,或许是他觉得愧疚你,他早些年…”

    不待她说完,我连忙罢了罢手,“够了,天男已死,我不想听到关于他的坏话,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,我只知道他是我兄弟,一辈子的兄弟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