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2章分魂10
    我一听,忙问其原因,那人根本没理我,一把甩开我手臂,说是他还不想死。

    见此,我特么无语了,便领着颜瑜径直朝陈天男媳妇所在的病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没到门口,就闻到一股冲鼻的血腥味,我皱了皱眉头,朝里面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眼,我下意识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只见,整个病房宛如发生过地震一般,遍地狼狈,在床头的位置,陈天男媳妇一手插在床沿边,呈半蹲的姿态,正死死地咬住游天鸣手臂,地面不少血泽。

    而游天鸣则一脸痛苦的表情,任由她咬着。

    在离他们一米的位置,躺着一人,那人一身淡粉色的衣服,好像是这医院的护士,那护士整个脸上血淋淋一片,身上的衣服被扯得衣不遮体,露出一大片肌肤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快步走了过去,就听到游天鸣说,“九哥,她中邪了,快想办法驱邪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游天鸣的声音有股说不出来的悲痛,特别是脸上的表情,简直快扭曲了,估计是痛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一边问着,一边拉了陈天男媳妇几下,失望的是,她力气好似特别大,根本掰不动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又用力拉了一下,还是那样,掰不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让游天鸣先忍一下,我则伸手朝陈天男媳妇额头探了过去,入手特别热,估摸着至少有四十度,又看了看她眼睛,诡异的是,她两颗眼珠呈白色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玛德,怎么会是这样,要知道一般死人的眼神才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难道她死了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连忙朝她鼻子探了过去,有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好像发现我的动作,缓缓抬头,瞥了我一眼,就这一眼,吓得我背后一凉,浑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全部冒了出来,只见,她眨了眨白色的眼珠,而那白色的眼珠内,好似还有个小人。

    “九哥,她现在已经疯了,根本听不见,看不到的,她眼里现在只有鲜血。”

    说着,游天鸣朝边上努了努嘴,继续道:“就在刚才,她抓住那护士的头发,活生生扯了一把头发,又在那护士伤口吸血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脑子闪过一个词,僵尸,这种吸血的场景,电视上经常放。

    难道她成了僵尸。

    很快,我立马否定这个想法,现实中怎么可能有僵尸的存在,再者说,早上的时候,陈天男媳妇还好好的,肯定是某个地方出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未曾开口的颜瑜开口了,她或许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场面,浑身上下不停地颤抖,“陈八仙,…她会不会患了‘六安式缺血综合症’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,就朝她看了过去,问她:“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以前上学时,我们班一个同学就是患上六安式缺血综合症,一见到人就咬,那人每天进食的营养就是鲜血,只是…那人一个月才会出现一次吸血,而她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指了指陈天男媳妇,“她好像比那我同学的情况要严重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虽说不太明白她的意思,不过,她的一句话却是提醒了我,那就是一见人就咬,这好像与老英雄那本手札的一个情况有些相同,具体是什么,我却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对游天鸣说,“天鸣,你想办法留住她,我回去翻翻资料,指不定有办法能彻底救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游天鸣吃痛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,我怕游天鸣一个人搞不定陈天男媳妇,又让颜瑜在边上帮忙,那颜瑜有些害怕,死活要跟我走,说是不敢留在这,怕陈天男媳妇吃了她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带上她,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时候,门口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,扭头一看,是医院的保安,足有十七八人。

    他们一见陈天男媳妇,脸色先是一变,紧接着,领头那人开始吩咐一些保安将陈天男媳妇拉开,又扬言要把陈天男媳妇送到十公里外的一家精神病院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死吗?”

    陡然,那陈天男媳妇也不知道咋回事,竟然松开游天鸣,直挺挺地站了起来,她说话的时候,嘴里不少鲜血溢了出来,看上去格外恐怖,就连领头那保安伫在那,根本不敢动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立马把游天鸣拉了过来,警惕地盯着那女人,沉声道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她一笑,她的笑格外诡异,令人发自内心的恐怖,就说:“陈九,想把我从她体内赶出去,除非以命换命,否则,我定叫这女人生不如死,连带她肚里的孩子一起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我怒骂一句,抬手就朝她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直愣愣地站在那,也不避开,讥笑道:“有本事你来啊,大不了就是一死,反正有他们陪葬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朝边上那些保安看了过去,吓得那些保安尖叫一声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待那些保安离开后,那女人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原本白色的眼珠,一下子就黑了,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刻,也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仅仅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样子,陈天男媳妇宛如变了一个人似得,若说先前那人是来自地狱的魔鬼,此时这人便是一副典型的良家淑女。

    若不是亲眼所见,我绝对不会相信一个人的变化会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陈天男媳妇轻声唤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也不敢冒昧的说话,就在她身上打量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待确定她是陈天男媳妇时,我才开口道:“弟妹,你体内那阳魂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一听,好似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,疲惫地坐在床头,双眼无神地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大概盯了一分钟的样子,她猛地抬起手,在自己脸上煽了几个耳光,吓得我连忙拉住她,问她:“弟妹,你若不说出来,我根本无法帮你,更无法帮助你肚里的孩子,你不替自己想想,也替肚里的孩子想想,这次是吸人血,下次天知道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