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1章分魂9
    那王静儿没有说话,倒是她边上的王相开口了,他说:“小九,这绣花布名为鸳鸯谱,是师傅当年送给静儿十八岁的礼物,据师傅说,这东西对煞气有些作用。”

    对煞气有作用?

    我诧异地瞥了鸳鸯谱一眼,这种东西满大街都能买的到,怎么可能对煞气有作用。

    那王相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就说:“小九,你仔细看看这鸳鸯谱的针线,线用的是上好的麻绳,而这麻绳有用最纯正的黑狗血侵泡了七七四十九天,此物本来是师母送给师傅的,后来师傅觉得没什么东西送给静儿,便把这东西送给静儿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不由盯着那鸳鸯谱看了一会儿,就说:“这是王老爷子送给静儿的东西,我怎能夺人所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将这东西,并没有其它意思,只是想告诉你,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,永远是我主子。”那王相一边说着,一边朝我弯腰。

    这吓了我一大跳,都什么年代了,居然还用主子这样词,连忙说,“王大哥,您言重了,这东西我万万不能要,至于你的杀猪刀,我可以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,你就别瞒我们了,师弟都跟我们说了。”那王相一听我不愿意要鸳鸯谱,愣是将鸳鸯谱塞了过来,“师弟说,道虚死亡时,你身上沾惹了煞气,而这东西对煞气有克制作用,虽说不能完全清理你身上的煞气,至少能压制一会儿,从而延长煞气的爆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捣鼓老半天,他们是这个意思,我还以为送鸳鸯谱是定情信物来着,就朝王静儿看了过去,毕竟,这东西的主人是王静儿,王相的话并不能代表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王静儿见我盯着她,好似想到什么,将手中的鸳鸯谱朝我丢了过来,“拿去吧,我不希望你死那么早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鸳鸯谱,入手格外柔,隐约有股香气,真正怪异的是,我左臂那个圆点居然淡了不少,若是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那个圆点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就将鸳鸯谱收了起来,然后在身上摸了摸,打算送他们一点东西,毕竟,礼尚往来一直是中华美德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在身上摸了半天,愣是没摸到什么东西,无奈之下,我只好拿出一张银行卡,这是道虚当时给我的十万块钱,我本来是打算用这笔钱还了杨大龙的钱,而现在看来,杨大龙的钱只能拖后还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十万块钱,你们拿着防身!”我将银行卡朝他们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九,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,这钱就不要了,我们自己有手,能赚钱。”那王相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“行了,给你就拿着,都是男人,非得说这么多话干吗?”我故作生气,将银行卡塞进王相口袋,他们的情况我清楚的很,应该是没啥钱,毕竟,他们这些年一直跟着王老爷子在山上,哪里会有钱。

    “那…”那王相一愣。

    “行了,收起来吧,别作娘们态了。”说着,我又问了一句,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京都,我去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已经替我们定了车票,今天晚上十点的。”那王相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本来想说去送他们,但想到陈天男媳妇还躺在医院,就尴尬的笑了笑,跟他们说了一下今天没时间,那王相表示没事,又跟我扯了几句家常,便扬长而出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喊住他们,就王老爷子死亡的事,跟他们解释一句,但看到他们的背影,我选择沉默,我怕一开口,会惹怒他们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我捧着老英雄的手札继续看了过去,大概是晚上九点的样子,那颜瑜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说是陈天男媳妇出了一点问题,让我尽快赶回医院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放下手札,收拾一番,就准备去医院。

    出门后,我敲了敲王相的门,失望的是,他们已经走了,我也没多想,直接拦了一辆的士去医院。

    刚到医院,就发现颜瑜正站在医院门口,好似在跟什么人打电话,我仔细听了一下,她好似在跟家里人打电话,很多次都会提到一个字,那便是快不行了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她父亲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颜瑜好似看到我了,对着电话说了几句话,直接朝我奔了过来,开口道:“陈八仙,你这边的事还要忙多久,我…我…我父亲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坦诚说,通过十几天的相处,这颜瑜给我的感觉还算不错,对人也挺细心的,美中不足的是,一旦触到她泪点或笑点,她能一个人哭活笑大半天,嘴里会碎碎念地念叨大半天时间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,你先回去,等我处理完天男媳妇的事,去香港找你?”我试探性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必须随我一同去香港,万一你到时候不去,我找谁诉苦去啊!”她一把拽住我,好似生怕我会忽然走掉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既然承诺了会去,便一定会去!”我再次承诺道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问我:“你这边的事还要多久?”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一下,跟她说了一句实话,“若是找到方法,一天之内能解决,若是没找到方法,估计比较漫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信心处理好这事么?”她盯着我,柔声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于我来说,无论有没有办法,这事必须处理好,一旦陈天男媳妇出现问题,我哪里还有颜面见泉下的陈天男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在这边待上一周,到时候还没处理好这事,我便回香港。”那颜瑜好似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,拽住我的那只手臂下意识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又安慰了她几句,便朝医院内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问她,这么急叫我来医院,到底出啥事了,她告诉我,说是晚上9点样子,陈天男媳妇开始呕吐,吐出来的东西,又臭又恶心,还有一些细小的虫子在蠕动。

    我一听,也来不及细问,拔腿就朝住院部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住院部,还没反应过来,就发现整个住院部的病人疯狂地朝外面跑了去,就连一些医生跟护士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我一把拉住其中一人,“帅哥,你们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那人愣了一下,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“大叔,你还不知道?赶紧跑吧,跑迟了就没命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