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0章分魂8
    一想到双生魂的问题,我没有急着收拾东西,而是让颜瑜帮忙照看一下陈天男媳妇。

    那颜瑜显然是不太愿意,不过,在看到我脸色不对后,她点点头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这颜瑜之所以这么听我话,是因为在这十几天时间内,我答应她,等处理完手头上的事,就随她去香港。

    很快,我跟游天鸣两人从病房内走了出来,然后找了一个抽烟的地方,给他递了一根,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,深吸一口,沉声道:“天鸣,这事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弹了弹烟灰,摇头道:“这是个麻烦事,唯有将天男媳妇体内的阳魂赶走,实在不行,弄死阳魂,否则,长久下去,不单天男媳妇会出事,就连腹内的孩子的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陈天男已死,若是我们再保不住他的孩子,当真是罪人了,就说:“有什么办法能赶走阳魂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一个劲地抽烟,脑子则一直在想有什么办法将陈天男媳妇体内的阳魂赶走。

    想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实在是没办法了,我只好让游天鸣先在医院待着,我则打算回去翻翻书籍,想从书籍上找到办法,那游天鸣问我,出院的事咋办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现在出院的话,把陈天男媳妇安排在哪?

    我想过送她回陈天男家,但现在白莲教活跃的很,一旦送回去,万一让白莲教的人看到了,估摸着又会抓回去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说,“先让她在医院住着,等彻底解决这事后,我去找乔伊丝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留游天鸣在医院,我则直接拦了一辆的士回旅馆,值得一提的是,我在医院这段时间,王相跟王静儿一直住在那旅馆,从未主动给我打过电话,应该是因为王老爷子的事,记恨着我。

    回到旅馆,我先是去了一趟王相的房间,失望的是,那王相没在,又去了一趟王静儿的房间,她也没在。

    这让我皱了皱眉头,这父女俩干吗去了。

    也没多想,直接走进我所住的房间,翻出一些书籍,开始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看,就是大半天,直到下午四点的时候,才查到一点眉目,这是当初在曲阳时,老英雄给我的一本手札,这上面说用土禁的办法,可以将人体的魂魄抽离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上面说的是,遇到诈尸的情况采用这种办法,而现在陈天男媳妇明显没死,只是体内多了一个魂魄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不敢采用这种办法,又继续翻阅了一会儿,失望的是,除了这个办法有提到魂魄之类的话,其它内容都是一些风水知识、以及丧事风俗,我又翻出蒋爷给的那本手册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结果跟先前一样,对魂魄二字连提都没提。

    难道只能用土禁的办法?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想给蒋爷打个电话,他见多识广,应该知道一些事,然而,蒋爷的电话一直忙音,根本打不通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大概是下午六点的样子,我实在是没办法了,只好拿起手札,仔细看了一下土禁的办法,这上面的办法很笼统,写的是,春亥夏寅秋己冬申,拍子仁一百颗散坟顶。

    再下面一点是一些禁忌,写的是土忌,正寅二已三申四亥五卯六午七酉八子九辰十未科成腊丑;土瘟,正辰二已三午四未五申六酉七戊八亥九子十丑冬寅腊卯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一脑子雾水,这土忌跟土瘟,倒是知道一些的,说的是下土所忌讳的时辰,初一的寅时等等,令我郁闷的是,最前面那十几个字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句拍子仁一百颗散坟顶,若说这次是死者倒也好弄,现在那陈天男媳妇并没有死,这该怎么捣鼓?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好久,愣是没想明白过来,直到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,我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小九,是你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我一听,是王相的声音,站起身,打开门一看,正是王相父女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?”我微微一怔,在他们身上打量了许久,就发现这对父女眉目之间好似有啥心思,特别是那王静儿,根本没拿正眼看我。

    “小九,我们父女通过深思熟虑后,感觉跟在你身边或许帮不上忙,便想着去京都发展,一来王信在那,二来京都是大城市,在那边可能机会多点,不过,你放心,我们定会尊重师傅当初的决定,无论何时何地,只要你一个电话,我们师兄妹三人,绝对会第一时间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那王相一边说着,一边朝我歉意的弯了弯腰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算是明白过来了,要是没猜错,那王相跟王静儿应该是接受不了游天鸣,至于原因很简单,他们认为游天鸣害死了王老爷子,而现在游天鸣跟在我身边,他们若是继续跟在我身边,势必跟游天鸣朝夕相处。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决定了?”我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我们已经跟师弟商量过了,他也认为我们去京都发展好,毕竟,我们也得替我们以后考虑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他说的颇对,就算他们跟在我身边,也没啥事做,“那行,既然你们决定了,我也不阻拦你,希望你们在京都能有好的发展,若是在外面累了,就回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那王相朝我鞠了一躬,又在身上摸索了一下,掏出一把杀猪刀朝我递了过来,“这把刀是我刚入行时打造的,这些年一直跟在我身边,多多少少有点灵气,你办丧事时,应该能用的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朝王静儿使了一个眼色,那王静儿好似不太情愿,直到王相说,静儿,把那东西送给小九。

    她才缓缓地从身上掏出一块布,严格来说,是一块绣了一对鸳鸯的花布。

    看着这布,我疑惑了,这鸳鸯花布,一般都是送给结婚的新人,她送我这东西是意思?

    我没有接布,而是疑惑地看着王静儿,问道:“你这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