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9章分魂7
    那女人一听我的话,瞪了我一眼,“果然如你小姨说的那般,是头犟驴!”

    我傻笑一声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那女人跟我唠唠叨叨一大堆话,大致上是我小姨在香港那边有多么思念我母亲,又说我能有小姨这样的亲戚,当真是福气。

    对此,我一直笑着,偶尔会答几句。

    大概说了接近十五分钟的样子,那女人总算恢复正常了,“陈八仙,怎样?要不要随我去香港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兴趣。

    “别介啊!只要你去了香港,我保证带你吃遍香港美食,你想要啥只要开口,我立马给你买来。”那女人不停地诱惑我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,俗话说的好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就说:“不去了,我朋友的媳妇还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医院会照顾好你朋友媳妇的,这样吧,你朋友媳妇的医药费用我全包了,只要你随我去香港就行了。”那女人掏出一张银行卡,朝我递了过来,“这里面有十万块钱,让先前那人替你在医院守着,剩下的钱,算是给那人的辛苦费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一声,“钱是好东西,却不是万能的,再者说,香港那么大,您没必要非得我去办丧事,在那边随便找个人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冲她歉意的笑了笑,继续道“抱歉了,我最近实在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我刚才还帮过你,怎么转眼就不认人了。”那女人好似气急了,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我为之语塞。

    那女人沉默了一下,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对着电话说了几句话,又将手机朝我递了过来,“喏,你小姨要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接过手机,就听到手机里面传出一道声音,“小九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我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妈最近还好吗?”那声音问。

    “嗯,过的还可以。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概说了五分钟的样子,都是小姨在问我的家庭情况,说到最后,那声音说,“小九啊,这次瑜儿去找你,实在是迫不得己,你要是能帮忙就帮忙,实在不行也就算了吧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事,非得找我去?”我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边叹了一口气,“那女娃是个苦命娃,她父亲才不到五十的年龄,眼瞧就要仙逝了,而听一些算命先生说,她父亲的命理有些不正常,一旦仙逝,会连同她母亲一起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!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总之,你能帮她就帮帮她,她也是迫于无奈才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既没同意,也没不同意,又跟小姨扯了几句,最后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挂断电话,那女人就凑了过来,“怎样?跟我去香港不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从小姨的语气我可以听出来,她父亲应该还没仙逝,不过,离仙逝应该不远了,而这女人来找我,估计是打算利用丧事救她母亲,就说:“容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要考虑多久?”她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等我朋友的媳妇好了吧!”我支吾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女人直接朝医院内走了进去,连车门都忘了关,我估摸着她是去问医生了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,我们几人一直待在医院,在这期间,我知道那女人的名字,叫颜瑜,比我大一岁,令我郁闷的是,那颜瑜知道我比她小时,盯着我看了老半天,一而再的问,你今年真的只有21岁,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像我叔,特别那脑白发,格外扎眼。

    对此,我直接选择无视她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做我们这一行,劳心劳力,整个人看上去比同龄人的确要老成一些,再加上我头发的颜色,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大叔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或许这就是职业赐予我的吧!

    在第四天的时候,一名医生找到我,说是陈天男媳妇脱离安全期了,但要留院观察,我问医生,要住多久,他伸出一根指头,说,十天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们三人又在医院过了十天,总算熬到出院那天。

    本以为出院是件好事,偏偏在出院的时候出问题了,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是07年6月8号,那天一大清早,我跟游天鸣早早的收拾东西准备出院,而那颜瑜正在给陈天男媳妇喂稀饭。

    忽然,陈天男媳妇毫无征兆地来了一句,“陈九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们所有人都愣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就发现那女人一脸笑意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她的笑有股子邪气,像是在讽刺,又像是讥笑。

    更为诡异的是,随着她这句话落音,病房内的灯泡同时熄灭了,好在是清早,窗外透进来一丝阳光,这才勉强看清房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我朝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疑惑地看着我,好似并不知道她自己刚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们所有人心头都升出一丝疑惑,不过,考虑到她今天出院,我们都没有说破。

    “陈九,我诅咒你生儿子没****就在这时,陈天2017年3月8日11点48分50秒男媳妇又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次,我们所有人都听的真切,特别是颜瑜,想也没想直接来了一句,“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啊,陈九这近半个月以来,对你可以说是仁至义尽,你怎么一出院就骂人呐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骂他吖,我怎么可能骂他,他是我男人的兄弟,也就是我哥哥,我感恩他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骂他,你是不是听错了。”陈天男媳妇一脸疑惑地看着颜瑜。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陈天男媳妇又补充了一句,“陈九,你下辈子肯定是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是这种人。”那颜瑜回了一句,一把将手中的碗放在边上,厉声道:“早知道你是这种人,当初就不应该车你,让你死在马路边上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,那游天鸣显然也是感觉到这点,走到我边上,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九哥,这段日子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沉声道:“双生魂!”

    ps:晚上还有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