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6章分魂4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一把摁住游天鸣手臂,“天鸣,别激动,有事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我一边点燃一支烟朝他递了过去,“先抽口烟,平缓一下心情再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他朝我说了一句谢谢,接过烟,深吸好几口,眼圈从他嘴里缓缓吐出。

    一支烟过后,他心情好似平复了不少,继续道:“令我没想到的是,他们除了殴打我,竟然…竟然牵来几十条狼狗,据那小头目说,这些狼狗好些天没进食了,为的就是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次找我要了一支烟,一个劲抽烟,也不说话,足足抽了三四根烟后,他才开口道:“我当时以为自己的死期的到了,就打算跟他们拼了,就在这时,王老爷子冒了出来,他当时沉着脸问了我一句,是不是认识陈九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一想,要是没猜错,王老爷子之所以会选择救游天鸣,很大程度是因为我的原因,还有就是我跟王老爷子分别之时,他老人家的话,好似像在告别,更多的却像是说遗言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掐指算了一下王老爷子的八字。

    这一算,我立马发现王老爷子的八字属于寿归正寝,他真正的寿元应该是在三天后,而他为了救游天鸣,愣是将自己的生命提前了几天,也就是说,王老爷子用仅剩的几天生命救了游天鸣一条命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,我把这个告诉游天鸣。

    他听后,久久不语,直到我再次问了一句,他才开口道:“九哥,无论如何,王老爷子救过我的命,他的后人就是我的恩人,这份恩情,这辈子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知恩图报是好事,更何况是这种救命之恩,就问他,“王老爷子来了后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他老人家的本事当真是厉害,刚出现便利用一个什么阵法,将那几十条狼狗给困住了,只是…他老人家上了年纪,再加上对方人多势众,不到半小时的样子,王老爷子再也坚持不住了,便将我们死死护在身后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两行清泪从游天鸣眼角溢出,“在那一刻,王老爷子的身材是那样伟岸,即便到临终前的一刻,他双手依旧反着护住我们,生怕别人伤着我们,只是,白莲教那群畜生当时已经完全疯了,不停地命人疯狂攻击王老爷子,到最后不那群畜生更是拿出了手枪,对着王老爷子的眉心就是一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再也忍不住了,嚎啕大哭起来,不停地煽自己耳光,“都怪我,都怪我没本事,否则王老爷子不会死的,他不会死的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把抓住我手臂,哭道:“九哥,你知道吗?我真的很没用,连一名老人都不如,还要老人护着,九哥,九哥,我…我真的没用啊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那游天鸣宛如小孩一般坐在地面,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整颗心都纠了起来,我能听出游天鸣内心的痛苦,他作为一方地方的黑老大,何曾遭遇过这样的场面,无论走到哪里,身边都是数十人拥戴着,在面临白莲教的攻击时,我相信游天鸣整个人都是懵的,特别是王老爷子倒下的一瞬间,他或许感觉自己连呼吸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天鸣!”我走到他边上,一只手静静地搭在他肩膀上,“人死不能复生,我相信王老爷子救下你,是想让你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一个劲地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是一分钟,又或许是一个小时,直到游天鸣的声音沙哑了,他才缓过神来,缓缓抬头瞥了我一眼,“九哥,答应我,一定要让我亲手替王老爷子报仇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你放心,王老爷子是我半个恩师,即便你不说,这个仇一定要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他起身,猛地朝我跪了下去,“九哥,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我一愣,茫然失措,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谢我。

    他擦了擦眼泪,冲我一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那笑在我看来,却是苦涩的很,特别是他脸上那道刀疤无一不再刺激我的视觉神经,便掏出烟,给他派了一根烟,又给自己点上一根,我们俩坐在地面,抽起烟来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抽了五六根烟,整个房内烟雾缭绕的,就连房内的空气也变得充斥着香烟味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游天鸣忽然喊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轻嗯一句,疑惑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我把火龙纯阳剑弄丢了。”他歉意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听,罢了罢手,“没事,那东西是身外之物,人活着就好,对了,陈天男媳妇后来怎样?”

    他死劲揉了揉有些疲惫的脸色,解释道:“本来王老爷子死后,我们也会死,只是,听那些教徒说,白莲教某个高层在京都遇刺了,整个白莲教的教徒都需要前往阿尔嘎斯山,我趁他们愣神这会功夫,背着天男媳妇逃了出来,在逃跑过程中,火龙纯阳剑不慎丢失,我身上的这身伤,也是在逃跑过程弄得,好在最终还是跑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次看向我,“九哥,火龙纯阳剑是我丢失的,我一定会替你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那火龙纯阳剑的确是我们八仙宫的宝贝,但与游天鸣的性命相比,宝贝又算得了什么,毕竟,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拍了他肩膀一下,“那火龙纯阳剑前前后后丢了几次,或许是我跟那东西无缘吧,也无需强求,只要你平安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会替你找回火龙纯阳剑,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。”他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就说:“咱们先不说这事,陈天男媳妇呢?她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想到什么,一掌拍在自己大腿上,“遭了,我只顾着来找你,居然把她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哪?”我心里隐约升起一丝不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