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3章分魂1
    一听我的话,结巴的神色一下子萎缩下去,颤音道:“九哥,师傅身上的本事,我学的差不多了,我已经可以出师了,我想回衡阳,我想跟在九哥身边,我想替九哥出份力,我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在他肩膀上拍了拍,“结巴,还当我是你九哥么?”

    “一辈子都是!”他一字一句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听我的话,留在京都替你师傅把事情办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再次拍了拍他肩膀,掏出烟,点燃,深吸几口,坦诚说,我也想让结巴跟在我身边,只是,现在还不是时候,必须让他将手艺学精,毕竟,道士一行不比其它行业,稍有不甚,便会招来反噬,甚至会招来一些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道士所做的法事,算是违反天合,必须以无上的心境配合自身的修为,再加上严谨的心思,否则,很容易出错,一旦出错,其后果都是由施法者来承认。

    青玄子曾说过,每一场法事,他都是全力以赴,怕的就是做漏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而现在结巴看似学艺不错,但他的心境却远远不及青玄子。

    正是考虑到这点,我打算让结巴再历练一番,就这样跟在我身边,很有可能是害了他。

    但这些不敢对结巴说,作为兄弟,不能在这个时候泼冷水,只能将这番话压在自己心里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忽然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说:“给我半年时间,我一定会正式出师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我等你!”我盯着他说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他又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少抽点烟,对身体不好!”

    言毕,他走到我边上,张开手臂,拥抱了一下,我能感觉到他身子在颤抖,更能感觉到肩膀上有什么液体掉下来,热热的,烫烫的。

    良久,他松开手,“九哥,保重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强忍心头的不舍,将头扭头了过去,淡声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九哥!一定要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结巴扭过头朝沙发看了过去,“馨儿,过来给九哥告别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说话,静静地看着结巴,就听到他朝沙发那边走了几步,伸手做了一个扶人的动作,然后缓步走到我边上,“九哥,馨儿说,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不敢说话,我怕一说话,眼泪会止不住地流出来,刚入行的那票兄弟,现在走的走,死的死,我怕见到这伤感的一面,有道是,今生阖寰兄弟情,渠渠天理境中行,形如鹤瘦困书癖,志不蝇营守笔耕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们走了!”结巴朝我弯了弯腰,一手扶着边上那‘人’,缓缓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时,结巴停了下来,好似想说什么,最终什么也没说,径直朝外面走了过去,在出门的那一瞬间,他顿了顿,抬手一掌拍在门页上。

    瞬间,一个五指印在门页上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是我两年修行的成绩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扶着那‘人’,渐渐地消失在我们视线内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王信立马朝门口凑了过去,嘴里不停地啧啧,“这小家伙有两下,这种木质的门页,愣是被他一掌凹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矣!”他一愣,立马蹲了下去,双眼死死地盯着那门页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本有心上去询问一番,但怕让他们看见我湿润的眼角,强压心中那股冲动,双眼朝窗外看了过去,心里一直在考虑结巴身边的那‘人’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那王信凑了过来,一脸惊愕,不停地夸结巴,说是结巴有两下,又说结巴有本事,说到最后,他干脆直接来了一句,“你那兄弟将来的成就绝对会超过一般的道士,不,应该会成为近五十年以来第一道士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说法,我不敢苟同,毕竟结巴学艺尚浅,就说:“行了,别墨迹了,去弄机票,顺便收拾一下,我们准备回衡阳。”

    那王信打了一个哈哈,便开始订机票,而我跟王相以及王静儿则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大概是晚上九点的时候,我们将一切准备妥当,那王信也定好了机票,我们所有人坐在沙发上,那王相好似想起什么,对我说:“小九,还记得几天前我跟你说的事么?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王相跟我说的事不少,我哪里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件,就问他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刚来京都时,我们家静儿被人非礼了,你不是说找个时间…”他支吾道。

    我明白过来了,刚来京都时,那王静儿好似去找她男朋友了,结果被她男朋友拉了一下手,哭闹着被非礼了,而王相则让我替他女儿报仇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尴尬笑了笑,正准备说话,那王信插话道:“草,师兄,你是不是傻,没见小九要回衡阳了,哪有时间,这样吧,你把那男人的照片跟地址给老子,老子明天去他家光顾一番,保证让他家永无宁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王静儿看了过去,“好侄女,叔叔对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王静儿白了他一眼,也没说话,倒是王相一脸诚恳地说,“师弟,这事就拜托你了,等你回衡阳,师兄定有重酬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客套话,我没钱了,把你的银行卡给我应急。”说话之际,那王信根本不顾王相同意与否,就朝王相口袋掏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特别羡慕这两兄弟,俩人加起来都快九十岁了,却还有这番童心,等我这个年纪时,不知在身边的兄弟还有几人,又还有几人能有这番童心。

    大概是九点半的样子,王信成功抢到王相的银行卡,最终以胜利者的姿态,对王相说道了一番,这件事也算告了一段落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我、王相以及王静儿三人离开酒店,在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,直奔京都机场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凌晨1点样子,我们到达长沙黄花国际机场,没有任何休息,马不停地租了一辆长安汽车,朝衡阳赶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