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2章结巴的决意
    那王静儿说:“结巴,你兄弟死了,你还有心情在京都办事?你心得多大才能做这个决定呐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结巴一跃而起,一把拽住王静儿衣领,厉声道:“你…你…你说什么,谁死了?”

    那王静儿估计是被吓着了,脸色一下子就红了,口头上却依旧说,“陈天男不是你兄弟么?陈九哥哥之所以急着回衡阳,是打算替陈天男报仇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结巴愣了好久方才放下王静儿,扭头朝我看了过来,“九哥,她说的真话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结巴跟陈天男感情不是很深厚,但俩人关系倒也还算融洽,就我身边这些人来说,看似每个人跟我关系都不错,实则他们每个人之间又有另一番交情,其中以郭胖子跟陈天男最为要好,俩人属于一泡尿能下一碗饭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结巴声音一下子变得格外阴沉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把陈天男的死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大概是晚上八点样子才说完。

    刚说完,最先开口的不是结巴,而是王信,他皱眉道:“小九,你、陈天男、郭胖子,你们三人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问这个干吗,正准备说话,结巴抢先道:“九哥跟郭胖子是同学,陈天男是在一次抬棺过程中认识的,九哥救了他一命!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!”那王信罢了罢手,“他们三人的关系有点不对劲,总觉得那个陈天男是特意接近小九,至于郭胖子,他跟小九也有些耐人寻味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!”我责备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九,我真没瞎说,你试想一下,抬棺匠这一行倍受外人排挤,看不起,而郭胖子只是因为你一句话,便投身到抬棺匠这一行,这个可以理解为兄弟情,毕竟,年轻人还是有些冲动,有些热血,但,你仔细想想,他父母会怎么看,打个很简单的比方,现在要饭很赚钱,你朋友让你去要饭,你为了兄弟之间的情义跟着你朋友去了,可,你父母会怎么想?”那王信耐着性子对我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在不久前有人跟我说郭胖子有问题,我极度不愿意承认,毕竟,我跟郭胖子的关系是从高中时开始的,但现在王信又这么说,我心里有些忐忑,一方面是不愿意这是事实,另一方面又不相信郭胖子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那王信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小九啊,我以前也有几个不错的兄弟,只是,到后来才发现,那所谓的兄弟,接近我不过是因为师傅的阵法罢了,这残酷的社会现实的很,能心存兄弟情的人少之又少,唯有靠时间去鉴定,旁人多说无益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王信见我脸色不对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也没再继续说下去,倒是结巴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这位大叔说的对,郭胖子真的有问题,我听师傅提过他,师傅让我跟这人少接触一些,之所以会待在你身边,很有可能是受了某人的指使,另外,他父母并不是银行的工作人员,他们真正的身份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不待他话说完,我怒声制止了,整个人都是懵的,就说:“无论他什么身份,无论他有什么目的,我只当他是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当他是兄弟,也得他当你是兄弟啊!”结巴一把拉住我,“无论你承认与否,这都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脑子不由想起与郭胖子的一切,始终无法相信结巴的话,倘若郭胖子真是有目的性的接触我,他不会一而再的救我,更不会为我受那么重的伤,试问一下,人非畜生,谁能无情?

    即便他真是有目的性的接近我,但我只始终相信郭胖子跟我之间的兄弟情。

    这份情,唯有我跟郭胖子知道,外人永远无法理解这份兄弟情。

    遥想当初,我被关进派出所,郭胖子给我送早餐,在路上险些被人用片刀劈死。

    每当有人对我不敬时,郭胖子总会是第一个冲出来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郭胖子,为什么对我这么好。

    他说,兄弟之间不就是这样么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朝结巴看了过去,“就算是事实,我也拿他当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结巴一愣,下意识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兄弟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缓缓起身,抖了抖有些麻木的双腿,继续道:“郭胖子的事就这样了,你们谁也别再说了,我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

    “小九!”

    结巴跟王信同时劝了一句,他们好似还想说什么,我罢了罢手,“这事就此打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王信看了过去,“给我弄几张到长沙的机票,越快越好,另外,结巴留在京都,你到时候帮忙看着他点,别让他受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要跟你回衡阳!”结巴不知道想到什么,猛地起身,“这些年我在师傅身上学了不少本事,能更好的帮助九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直接拒绝他的提议,“你师傅招呼你在京都办事,你便留在京都,别因此给你师傅造成不好的印象,待你出师后,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一把拉住我,跪了下去,“当初若是没有你,我这辈子注定茫茫无为,也不会学的这一身本事,当初拜师时,我便跟师傅说好了,将来要回到你身边,即便师傅不喜,你,永远是我九哥,是我一辈子要跟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求你了,别丢下我!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角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说什么,他又说,“离家2年多时间了,我也想回家看看母亲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还是没说话,边上的王信开口了,他说:“小九,我看你这兄弟是真心实意想跟你回衡阳,带他回去呗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这倒不是我不愿意带他回去,而是考虑他拜师不易,万一惹恼他师傅,将他逐出师门,这不是前功尽弃了么,就劝道:“结巴,我知道你心意,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,待你正式出师后,我一定第一时间去接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