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9章内部矛盾
    我一听,《北次三经》?这好像是山海经中的第三卷,北山经,而北山经里面记载的都是一些洪荒时期的动物,难道这小东西真是洪荒时期的动物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连忙摇头,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现在都啥社会了,怎么可能会有那个时期的动物,就对五长老说,“您老确定《北次三经》中提到过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淡声道:“那上面的确有记载,只是,你师傅曾经说,这小东西能遗留下来,应该出于某种机缘,具体怎么回事,我们都是一脑雾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又说:“对了,你师傅将这小东西交给我时,说过一句话,说是,年年河有水,明年河干枯,蛇峪本一家,只待续前缘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,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句,蛇峪本一家,要是没猜错,这所谓的‘峪’,根本不是玄学协会给我的,而是我师傅给我的,他老人家给我‘峪’的本意并不是让我抬棺材轻松一些,而是利用‘峪’到遛马村那个地下深渊去救老王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很简单,那地下深渊有无穷无尽的青蛇,当年在深渊里面,我险些丧生了,浑身更是被青蛇咬的遍体鳞伤,现在一想起那感觉,至今仍如青蛇绕脖,令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师傅最后那句,只待续前缘,应该是暗示我,去了地下深渊,‘峪’必须留在深渊里,让它跟青蛇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看向五长老的眼神变了,草,堂堂玄学协会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抠门了,也不怕招人闲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会给他们面子,讽刺道:“五长老,捣鼓老半天,你们所谓好处,不过是我师傅的东西,而你们玄学协会却是一毛不拔呐!”

    他干笑两声,“话也不是这样说,倘若我们不将这东西给你,你也奈我们不何,而将这东西给你,也算是给了你好处,人呐,活着就要懂得知足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五长老站起身,抖了抖腿,“时间差不多了,小蒋,你带这小家伙从后门出去,我们也该出去解决协会内部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还想说几句,不过,蒋爷拉了我几下,示意我不要说话,无奈之下,我只好捧着‘峪’,跟在蒋爷身后,朝后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们出来的位置是一条大马路,马路的对面是一片广场,值得一提的是,那广场正是我先前进入礼堂的入口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,“师兄,玄学协会跟师傅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师傅曾经于玄学协会有恩,长老堂不少人都受过师傅的恩惠,也正是这样,我在玄学协会的地位才会显得特殊,只是啊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叹了一口气,“当某些东西跟利益挂钩时,多大的恩惠在有些人眼里,不过是一时说辞罢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蒋爷死劲揉了揉脸蛋,从我手中拿过‘峪’,捧在手心看了看,继续道:“就拿这‘峪’来说,师傅本意是将它送给你,一来能让你下到深渊救老王,二来是看你抬棺经常碰到诡事,打算用这东西替你减轻点负担,谁曾料想,长老堂竟然会将假峪送给你,真的却永久的留在长老堂了。”

    “假的?”我浑身一滞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朝不远处瞥了一眼,快步跑了过去,买了一瓶矿泉水,直接倒在‘峪’身上,又在‘峪’身上死劲搓了搓。

    瞬间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,那‘峪’竟然急速变小。

    我以为看花眼了,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哪里还有什么‘峪’啊,只见,蒋爷手心是一道泛湿的符箓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是咋回事?”我呼吸不由急促起来,刚才‘峪’还在蒋爷手里,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一道符箓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“这不过是长老堂的障眼法罢了。”

    玛德。

    我怒骂一句,这长老堂什么意思,居然连师傅的东西也贪污,难道他们不怕我师傅找上门么?

    我把这一问题对蒋爷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解释道:“玄学协会如今是内忧外患,长老堂也分成了两大派系,一派以大长老为首,他们认为协会内部要改革,不能因某些人的恩惠而固步不止,需要将协会重新洗牌,另一派以二长老为首,他们认为知恩图报方为正统,不能因为羡慕外人,而忘了为人最基本的准则。”

    “五长老他们是哪个派系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长老都是创新派的,紧跟大长老步伐,九、十长老为人较为传统,他们跟二长老是一派,算是守旧派吧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蒋爷瞥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王木阳跟大长老走的较近,乔秀儿跟二长老走的较近,至于洛东川,他行事从来不受拘束,所以,根本没站队,不过,他有一点说的对,那便是第八办跟玄学协会的矛盾逐渐升级了,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会有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艾!好好的协会,却因为某些的私欲,变成如此,当真是令人痛心疾首。”

    说完,蒋爷一脸疲惫之色,在我肩膀上重重地拍了几下,“师弟,协会是一个大染缸,师兄希望你远离这个染缸,待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,打算退出协会了,免得到时候让师傅难做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师弟,这假‘峪’别说出去了,一旦让玄学协会知道,他们害怕师傅找上门,很有可能会杀人灭口。”蒋爷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怕师傅?”我把先前的问题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怕,但也仅仅是个人怕,并不代表整个协会怕师傅,而师傅考虑到协会的地位,也不敢拿整个玄学协会出气,所以啊,我们这些做弟子的,尽量少麻烦师傅,毕竟,师傅他老人家所承担的够重了,只待你日后出息了,能接下师傅的重担。”

    言毕,蒋爷直勾勾地盯着广场那个方向,脸上挂上一丝与其年纪不相符的沧桑,宛如**十岁的老头一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