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8章峪
    听蒋爷这么一说,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,连忙朝五长老看了过去,问了一句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淡声道:“也没什么,只是一个小玩意,对于抬棺匠这一行,或多或少有点帮助。”

    言毕,五长老再次催了蒋爷一句,“小蒋,快去将那东西取来。”

    那蒋爷愣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连忙朝另一边的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蒋爷走后,整个房间静了下来,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说啥,反倒是一直未曾开口的九长老皱了皱眉头,好似有啥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朝九长老看了过去,这人生的颇为面善,算得上慈眉善目,上身是一件泛黄的白衬衣,袖口的位置微微卷起,我问他:“九长老,您老是不是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也没理我,而是朝五长老看了过去,好似在请示什么。

    这让我好奇心大起,又问了一句,那九长老还是没说话,这把我给急的啊,就说:“九长老,您有啥直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眉头皱的更甚,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沉声道:“小九,你我名字差不多,我也不瞒你,五哥要给你的那东西,对于抬棺匠而言,的确是难得的宝贝,只是,那宝贝有个缺点,就怕你以后在使用的过程中,会…”

    “会什么?”我见那九长老没有继续说下去,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会触碰到一些禁忌,从而引来祸事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睛一直盯着五长老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脸色顿时就沉下去了,什么意思?先是坑我弄死道虚,现在送我一个东西,又特么有缺点,玛德,这所谓的玄学协会不是拿我当猴耍。

    那九长老一见我脸色不对,好似还想说什么,不待他开口,边上的五长老抬手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不过,你放心,这宝贝虽说有缺点,但,于你们抬棺匠而言,有了这宝贝,以后抬棺匠会轻松不少,这么跟你说吧,只要有了这玩意,四百斤重的棺材立马变得四十斤重,就连煞气什么的,那都是小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小家伙,那宝贝有缺点不假,但那个缺点你这辈子应该都不会触及!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缺点?”我直接那玩意的好处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能抬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,也不能抬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仙逝的人。”那五长老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一听,这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少之又少,至于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仙逝的人,更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我入行三年了,从未遇到这种情况,这倒不是我抬的棺材少,而是这种时辰出生或死亡,都与某种命理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无论是出生,还是死亡,只要是这种时辰的人,一生的命运坎坷异常,大多数情况都是客死异乡,鲜少有下葬的,其尸身一般都是摆在深山老林任由岁月的侵蚀,最后腐烂,化作花草树木的养料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连忙笑了一下,“这个没事,应该遇不到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那九长老好似颇为担心,“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以后抬棺时,你还是尽量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就问他:“说了这么多,还不知道那宝贝叫啥名勒!”

    不待九长老说话,五长老抢先道:“此宝,单名一个‘峪’(),早年间,这‘峪’一直跟在你师傅身边,今天,将它赠送给你,希望这东西能在你手里,发挥其该有辉煌,让死者少受几分罪,更让阳人好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坦诚说,我有些不明白他意思,特别那句,让死者少受几分罪,让阳人好好活下去,我是完全不懂其意思,不过,一想到那‘峪’以前一直跟在师傅身边,我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师傅离我如此之近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说话之间,一道脚步声传了过来,扭头一看,是蒋爷,奇怪的是,他手里并没有拿什么东西,反倒是他身后好似跟着什么,定晴一看,那是一个拳头大的圆型东西,浑身毛茸茸的且通红,若是不仔细看,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个红皮球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眼神一下子就被那东西吸住了,再也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,那小东西居然缓缓朝前走,它走路的样子有股说不出喜感,咋说勒,有点像是超肥的老鼠在行走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峪!”五长老回了一句,将那小东西从地面抱了起来,继续道:“它通灵性,其灵觉比狗要强上千倍,大凡遇到煞气过重,或死者尸气过重时,这小东西都会给人警示,只需用食指在其头上敲三下,然后说,‘峪啊峪,你本是天上灵兽,引渡死者是你的活’,这小东西便会在死者身上待上一天,次日,你便会发现死者身上的煞气、尸气悉数散尽,待出殡时,只需将这小东西放在棺材前端,棺材的重量便会减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那小东西朝我递了过来,继续道:“这东西每天吃食的东西,只需三勺糯米即可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结果那东西,入手感觉格外柔软,异常舒服,它眼睛只有玉米粒那么大,鼻子跟嘴巴像极了仓鼠,至于四肢生的却是奇怪的很,只有一公分长,是白色,与浑身的红发相比,格外刺眼。

    “这小东西能消煞气?”我朝五长老问了一句,心中疑惑的很,这玩意不像什么宝贝啊,反倒有点像一些女人养的宠物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别被它外观给迷惑了,我年轻时,它是这般大小,现在依旧这般大小,好似时间在它身上根本没用,我们协会曾经查过它的来源,结果令我们大吃一惊,就连你师傅当时也震惊了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这小东西莫非有啥大出身不成,疑惑地看着他,就听到他说:“《北次三经》中提到过这种小东西,说是,观南三百里,其上多峪而无物,教水出焉,西流注于河,是水冬而夏流,广员三百步,其名曰发丸之山,莫其气,煞其形,是为诡,忌也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