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7章密谈
    那五长老听我这么一问,苦笑道:“小家伙,个中原因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,当年道虚之所以当选会长,他只做了一个动作,令我们不得不由他当这个会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动作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当年拿着一把匕找到我们,扬言不当会长,便在我们面前自杀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五长老脸上尽是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这让我更为好奇了,还有这回事,以自杀威胁?就问他:“你们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嗯!我们必须同意,否则,我们长老堂十人,将会无一幸免,整个玄学协会将会就此瓦解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我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说来话长,简单的跟你说吧,大凡天煞之身,一旦活过六十岁,其身体所蕴含的煞气达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,若是正常死亡,其自身的煞气将会随着时间的流失,渐渐消失在天地之间,若是自杀,其煞气将会变成怨气,活人触碰到这种气体,不出三年必定毙命,甚至会殃及子孙,若是他杀的话,其后果更重了。”

    那五长老苦笑脸,说了这么一段话。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先前那道虚可是自杀的啊,而我当时正好在道虚边上,毫无疑问,肯定触碰到那种气体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我只有三年的寿命了?

    不对啊,先前那道虚自杀的时候,并没有奇怪的气味啊,就连气温都没变。

    那五长老显然是看出我的疑惑,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,淡声道:“这些年以来,我们之所以没动道虚,就是考虑到他是天煞之身,这才一直留着他,否则,以道虚所犯之事,协会早已将其诛杀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说:“道虚这些年没有用自杀再威胁过你们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“也不知是何故,道虚这些年一直没再威胁过我们,也正是这样,我们才一点点的将其架空。”

    不可能啊,以道虚的性格,绝对会多次威胁,例如,想要某个东西就说,给不给,不给老子在面前自杀了。

    可,奇怪的是,这么多年,道虚居然没威胁过,这特么不对劲啊!

    我问五长老原因,他摇头说,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几个人谁也没有说话,都在考虑道虚的算计。

    大概想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那五长老忽然开口了,他说:“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,眼下摆在你面前有两个问题,一是,道虚的死,可以说是由你一手造成的,所以,他这种情况应该属于他杀,而天煞之身,一旦遭遇他杀,其后果我们谁也不知道,不过,有一点敢肯定,那便是他的死,只会针对你一个人,换而言之,你救了整个玄学协会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这特么什么逻辑,那道虚明显是自杀的好吧,我只是打了他几拳。

    等等,我救了整个玄学协会?

    这话怎么有点像,我被坑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脸色沉了下去,厉声道:“您意思是,就连道虚的死,也是你们一手促成的?”

    他冲我歉意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小家伙啊,这也是无奈之举,我们不敢拿玄学协会的未来去赌道虚的死,只好由你去做了,不过,你放心,协会绝对会补充你,只要你说的出口的,协会想尽一切办法也给你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草拟大爷!”我怒骂一句,直接无视那五长老,朝蒋爷看了过去,“师兄,你知道这事不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“知道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草,你就这样任由玄学协会坑我?”我怒骂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九,你先别激动!”蒋爷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哪里还会听他的话,我一直想杀道虚不假,但如果被人当棋子使了,或多或少心里有些不舒服,更为关键的一点,听他们的语气,弄死道虚会引来一系列后果,就说:“师兄,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呐!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“小九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不堪,你先听五长老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强忍心头的气愤,也不再说话,就听到徐徐开口道:“协会之所以会选择由你找道虚报仇,也是出于多方面考虑,毕竟,跟道虚有仇的人,不单单你一个,协会内不少人或多或少都与道虚有仇,之所以会选择是,原因在于你的职业。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“跟我职业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关系大了去,传闻抬棺匠身上有股气,这股气在煞气方面颇具克制作用,以前年轻时,我曾经遇到过一名抬棺匠,听你师傅说,那人身上的气已经达到凡脱俗的境界,大凡触碰过的死者,无论生前多大的怨恨,都会在这一瞬间散尽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就问他,“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抬棺匠,哪有什么气,你们这不是坑我么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“你现在肯定没有这股气,但,我们给你争取了三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王木阳手中的‘褚光’么,当初之所以让王木阳拿出这东西,目的就是暂时压制道虚身上的天煞,以图日后找办法彻底消灭道虚身上的天煞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瞥了我几眼,继续道:“还是那句话,你帮我们玄学协会灭了一颗毒瘤,玄学协会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立马问,“那王木阳不是抬棺匠么,他手中还有‘褚光’,由他弄死道虚,不是最合适的人选么?”

    “不!”那五长老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从广泛的意义来说,王木阳属于抬棺匠一行,但却不是实打实的抬棺匠,相反,我更愿意承认他是玄学人士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他入行以来,很少抬棺,即便抬棺,抬的也是空棺,棺材里面根本没有尸体,有得只是骨灰盒,这与南方那边大不相同,正这个原因,才让我们选你,你跟王木阳大不同,你属于干实业的,抬的也是死者,算是真正的抬棺匠。”

    那五长老朝我解释一句,又朝蒋爷招了招手,淡声道:“小蒋,把那东西送给小九吧,算是我们协会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您真要把它送给小九?”蒋爷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看着五长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