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5章道虚之死26
    那道虚笑着说,“陈九,老夫就在这,有本事弄死老夫,只要老夫一死,这天就要变了,不,老夫相信整个玄学界从此不会再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他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洛东川开口了,他说:“道虚,你也一把年纪了,还拿这些玩意吓人不成,哪怕你变成了厉鬼,我有一万种方式让你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道虚一笑,也不再说话,整个场面瞬间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九,这事你别管了,由我来弄死道虚。”那王信有些急了,在边上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洛东川、王木阳、乔秀儿三人同时开口道:“必须由陈九来做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我心中的疑惑更重了,他们三人到底在算计什么。

    顿时,我有种孤立的感觉,就朝蒋爷看了过去,想让他给我出个主意,让我没想到的是,蒋爷直接扭过头。

    我又向洛东川看去,他跟蒋爷一样,直接扭过头,根本不理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那道虚冷笑一声,“陈九,你怕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脚下朝我迈了过来,“你不是要弄死老夫么?老夫现在就在你面前,你却没了这个胆量,当真是讽刺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敢动手,总觉得这一切是一场阴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那道虚陡然大笑起来,他的声音格外诡异,像是无数只蚂蚁朝耳朵内涌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敢动手,那么老夫亲自来。”

    言毕,那道虚走到离我三公分的距离,顺手捞出一把匕,那匕很奇怪,上面布满了符文,匕的尖端泛黑,那种黑不是我们平常见到的黑,而是一种黝黑,隐约有些亮。

    “陈九,老夫在黄泉路上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举起匕朝自己心脏的位置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‘噗’的一声,匕插入心脏,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道虚插了自己一刀后,一脸笑意地看着我,抽出匕,对着自己心脏又插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概插了三四下的样子,在这期间,那道虚一直盯着我笑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那笑格外渗人,特别是他的眼神,恶毒、怨恨、冷冰冰的宛如一块千年寒冰,直入心扉,令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陈…九,等老…夫。”

    那道虚一边说着,一边举起匕,照着自己心脏猛地插了进去,这一次,他力度特别大,插进去还转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听到‘砰’的一声响,道虚的身子直愣愣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他故意的,还是咋回事,他倒下去的时候,眼睛一直盯着我,嘴角依旧挂着那抹渗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蹲了下去,伸手探了一下他鼻息,没气了,又探了一下他脉搏,停止跳动。

    死了,他死了,他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我曾幻想过无数个杀道虚的画面,但至始至终,从未想过他会自杀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自杀?

    不对,应该说,他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自杀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在他身上翻了一下,不翻还好,这一翻,我整个人都愣在原地,满眼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只见,那道虚四肢画满了奇形怪状的符文,就连脖子后面也是如此,最为诡异的是,他后背的位子,用黑狗血画了一个‘卐’的符号,那个‘卐’好似有某种魔力一般,死死地吸住我眼神,再也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,我那时候没想到的是,就在道虚倒地的一瞬间,与之同时,十堰的八仙宫陡然崩塌,当时八仙宫内有十三名八仙,无一例外,都被活生生的压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的是,道虚所在的村子,第二天午夜就迎来了百年难遇的崩山,整个村庄的村民无一幸免,悉数被压在山下。

    这一切,仅仅是因为道虚自杀。

    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一切,还傻愣愣地检查道虚的尸身。

    大概检查了接近半分钟的样子,那蒋爷站了起来,朝那惩罚堂的人挥了挥手,“将尸体拉到火葬场烧掉。”

    说着,蒋爷朝台上走了过来,对我说:“小九,接下来的选举,你没必要参加了,跟我来,我有些话要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没有报仇后的喜悦感,相反,却隐约有一丝担忧,总觉得道虚的死,像是在算计某种事。

    很快,我跟蒋爷朝后台走去,快到门口的时候,蒋爷停了下来,扭头朝礼堂内看了过去,沉声道:“由于邓老已被玄学协会出名,故此,先前的赌约作罢,另外,流云道长,您手中的‘一指天’哪来的?”

    那流云道长被这么一问,原本暗喜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支吾道:“师傅当年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蒋爷一笑,“据玄学协会内部资料显示,令师当年好似没这么一个宝贝吧?”

    “师傅他老人家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,当初并没有将‘一指天’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蒋爷开口了,“长老们的意思是,‘一指天’来路不明,需要上交长老堂钻研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,王木阳的‘褚光’,洛东川的金色鲁班尺,也是来路不明,为什么不把他们的东西上交长老堂。”那流云道长显然不服气,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‘褚光’乃祖上亲传。”王木阳笑呵呵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师傅送的。”洛东川也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们这是合计坑我的‘一指天’。”那流云道长怒吼一声,“我不服,我要找大长老评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长老的意思,另外,长老会觉得你在副会长的位置坐的太久了,打算趁这次机会,给你提升一下。”蒋爷不咸不淡地丢下这话,就领着我朝后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流云道长一听这话,原本愤怒的表情,一下子被喜悦取缔了,满脸笑意地朝蒋爷抱拳,说了好长一段话,大致意思是让蒋爷在长老们面前,替他多美言几句。

    很快,我跟着蒋爷走入后台,这后台是一间约摸三十个方的房间,只有几条简单的椅子,以及一张茶几,上面摆了几个茶杯,茶几边上坐着三名老者,正在泯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