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4章道虚之死25
    眼瞧那洛东川就要出现在邓老面前,也不知道那道虚在想什么,唰的一声拦在洛东川身前,厉声道:“姓洛的,别人怕你师傅,老夫可不怕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那洛东川冷笑一声,扭头朝我看了过来,淡笑道:“陈九,别说师兄没给你机会,这人交给你了。 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怕我忘记什么,提醒道:“别忘了昨天跟你说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他意思是让我亲手杀了道虚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有些害怕,主要是杀人呐,我哪有这个胆子,就颤音道:“真要我亲手杀了他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沉声道:“你觉得呢!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那王木阳跟乔秀儿也跳到台上了,他们三人站成一派,齐刷刷地盯着邓老,令我疑惑的是,台下那些人居然没反应,一个个盯着台上,愣是没一个人上来,就连蒋爷跟流云道长也站在台下,没任何一个人上来。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按说那邓老与道虚也算是玄学协会的人,而现在洛东川等人明显要围攻邓老,玄学协会居然没反应。

    这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蒋爷与他边上那些人交流了一会儿,就听到蒋爷缓缓开口道:“台上之事乃邓老、道虚与王木阳、洛东川、乔秀儿以及陈九的私事,协会不与理会,另外,还有五分钟就是大选的吉日,还望几位在这五分钟内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邓老跟道虚脸色巨变,特别是邓老,满脸狰狞地盯着蒋爷,“你什么意思,老子是协会长老堂的人,你们…”

    蒋爷一笑,朝邓老弯了弯腰,沉声道:“邓老,您老这些年在协会贪污了多少钱,您老心里清楚,协会本意是这次选举之后再对您老进行调查,如今看来,没这个必要了,您老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那邓老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“老子将一生都奉献给协会了,到头来却换得如此下场,你…你们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,扭头一看,来人估计有一百人左右,清一色的淡蓝色衣服,每个人衣领的位置都秀了一个‘玄’字,领头那人约摸四十来岁,一脸正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邓老一见这些人,原本狰狞的脸庞,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,颤音道:“蒋天生,算你狠,连惩罚堂的人都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了,您老对协会的所作所为,已经出了协会的底线,即便您老是长老堂的人,对于违反纪律之人,协会绝不会手软。”蒋爷说这话的时候,一直挂着微笑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隐约觉得上当了,按说玄学协会早已开始调查邓老,应该将其软禁起来才对,为什么偏偏把邓老放出来?

    倘若邓老是协会故意放出来的,也就是说,这一切很有可能是玄学协会在背后操作,甚至连赌约都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玄学协会一直在坐山观虎斗,倘若黄忠名赢了,玄学协会多了两样宝贝,倘若黄忠名输了,玄学协会便以违纪的罪名,将邓老给抓了。

    一旦邓老被抓了,玄学协会绝对会说,这次赌约作废。

    玛德,好深的算计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不敢再停留,一旦玄学协会真这样做了,丢失宝贝算事小,杀不了道虚才是大事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朝台下喊了一声,“王相、王信、结巴,你们三人上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猛地朝道虚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木阳等人应该是看出我的打算,立马让开一条道,而此时的邓老哪里还有心思搭理道虚的事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跟道虚四目相对,边上的王木阳等人则看着我们几人,至于台下那些人,非常默契地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“道虚,你我之间的恩怨,是时候做个了断了。”盯着道虚,我冷笑一声,手头上的拳头不由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道虚冷笑一声,“陈九,好一招釜底抽薪,表面上支持老夫连任,暗地下却勾结王木阳、洛东川、乔秀儿,别以为人多就有胜算,需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主要是懒得跟他废话,倒不如直接弄死他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只是,当着这么多人弄死他,我会不会招来官司?

    我朝洛东川看了过去,就听到他说:“放心,这礼堂在阵法之内,这里所生的一切,都与外界无关,即便是杀人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相信他,就觉得这家伙不是啥好东西,太阴险了,就朝蒋爷看了过去,他点点头,淡声道:“他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总算放下心来,但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,让我杀人,心里还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那道虚见我不动手,冷笑道:“怎么?陈九,你怕了?”

    “怕你大爷!”我怒骂一声,扬起拳头就朝道虚额头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度不是很快,本以为那道虚能避开,哪里晓得,他根本没避开,而是任由我拳头砸在他额头上。

    更为奇怪的事还在后面,那道虚挨了一拳后,不怒反笑,一脸微笑地看着我,只是他的眼神却分外恶毒,好似恨不得活生生地撕了我。

    “看你妹!”我再次扬起拳头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,道虚还是不还手,还是跟先前一样,一脸微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不解,特么的,他到底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小九,让我来!”这时,那王信走到我边上,在那道虚瞥了一眼,又瞥了瞥我,皱眉道:“这老东西好像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好似在算计什么。”那王相也走了过来,皱眉道。

    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,就朝道虚看了过去,他脸部除了微笑,还是微笑,再无任何表情,我以为在老东西在耍深沉,就举起拳头在他面前扬了扬,由于有了上两次的经验,这次,我根本没敢砸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那道虚的一句话,却令我们所有人都懵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