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3章道虚之死24
    整个场面足足闹了半分钟的样子,那邓老也不生气,罢了罢手,缓缓开口道:“这题看似简单,实则是考验个人对玄学的理解,这里面夹杂了‘相’的学问,分别以名相、面相以及个人气运,再加上两位答题者对相的了解,想要猜出名字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眼朝台下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那位小兄弟,要是没猜错,你应该叫刘大为吧?”

    “天呐,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?”那名叫刘大为的人,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这个不难推测,以阁下的面相来说,属于贵相,双眉细柔,主个性平稳,做事细心,善于关心爱侣,此相在五行中属水,百家姓中属水的姓氏,共计19个,分别是王、刘、段…而在这十九个姓氏中,个性平稳又以刘、王二姓为主,再看阁下气运,属于走三六运,六与刘同音,猜出你的姓氏不难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又在那人身上盯了一会儿,继续道:“而你名字后面的两个字,属于外来名,这名是你父母赋予你的,应该寄托了你父母对你的期望,观你双臂之间偶有白,此相在相术中称为父母宫,主父母寿元,你这双鬓表示你父母亡其一,存其一,而亡者父在前,则为大,故此,你名字中的第二个字,应该为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台下响起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对那邓老佩服的五体投地,这倒不是佩服他在面相的表现,而是这不要脸的精神,什么狗屁嘛,哪有通过看面相猜其名字的,据我所知道的《梅花易数》而言,通过面相跟八字结合能猜出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个很简单,就是利用面相看出人一辈子的经历,再将其八字代入这种面相中,最后以数字1到9去推衍其名字,而这推衍名字的过程极其复杂,需要以九宫格逐步演变,个中过程,就好似盗取一张银行卡的六位数密码。

    那邓老之所以说这么多,无非是证明这个题很难,但,不可否定的是,他已经完全偏向黄忠名,甚至可以说,他这是在宣布黄忠名胜利,要是没猜错,那黄忠名绝对知道他名字。

    这让我眉头皱的更深了,倘若真以《梅花易数》去推算那邓老的名字,我是完全做不到,眼下唯一的办法是,祈求先前那一幕再次降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邓老又开口了,他说:“行了,先给大家说这么多,下面正式答题,请问我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邓小兵!”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下意识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黄忠名也开口了,他说:“邓皓。”

    两个完全不同的名字,在礼堂内响起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朝邓老看了过去,好似在询问他的名字,而那邓老整张脸都憋成了甘紫色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四秒的样子,那邓老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,淡声道:“敝人姓邓,单名一个皓,取自皓月千里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!”我嘀咕一句,就在刚才他出题的一瞬间,我脑子闪过邓小兵三个字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有人在帮我,继续道:“邓老,空口无凭,要不,您老把身份证亮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邓老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厉声道:“我这年纪哪有什么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冷笑一声,“作为玄学协会长老堂的人,会没有身份证?您老把在场这么多人当傻币吗?”

    那邓老笑了笑,朝蒋爷看了过去,“小蒋,你告诉他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!”蒋爷站起身,朝我看了过来,摇头道:“邓老的确叫邓皓,整个长老堂的人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绝对叫邓小兵!”我下意识喊了一声,眼睛一直盯着那邓老来看,从面相来看,此人名字应该是两个字,至于原因很简单,《梅花易数》中有句话叫,福而不行其双,祸而不行其单,贵其双而穷其之也,观眉曲而弯且散行双,反之行单。

    从那邓老的面相来看,他名字无疑是三个字,虽说猜不出具体的名字,但几个数字还是能猜出来的。

    令我气愤的是,那邓老死活不承认不他叫邓小兵,这让整个场面陷入两难之地,这也是没办法的是,一旦他承认他叫邓小兵,就等于黄忠名输了这场赌约,而后果是,不但道虚要死,就连那流云道长的一指天也要交出来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场赌约关乎重大,无论是玄学协会,还是我,谁都输不起这一场赌约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既然陈九接受不了输,而玄学协会一直秉承锄强扶弱的传统,今日,便网开一面,这赌约作废罢了。”那邓老想了一下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三个声音同时响起,第一句不行是王木阳说的,第二句不行是洛东川说的,而最后一句不行是我说的。

    玛德,这邓老好算计,明显是我赢了,非要扯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,以胜利者的姿态原谅我,一个人不要脸到这种地步,也算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“哦!”那邓老脸色一横,淡声道:“莫非你们几个认为这场赌约应该继续下去?”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自然要继续下去,倒不如请邓老拿出身份证,以此证明第三题的输赢,输了,我陈九即便是死,也会承认这个赌约,倘若赢了,谁也别想赖账。”我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堂堂玄学协会,就这样欺负晚辈,说出去不怕招人笑话?”那王木阳站起身,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们…”那邓老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在场那些人好似看出一些端倪,齐声喊了起来,“请邓老出示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“请邓老出示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一时之间,在场数百人齐声喊了起来,其声势之大,用‘震天’二字来形容,也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“废话那么多干吗,直接找他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陡然,那洛东川不动声息地站了起来,一个箭步,径直朝台上奔了过去,度之快,简直是人生罕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