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2章道虚之死23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里顾得上台下数百人,立马翻脸了,“赌你妈,你赌么?”

    那黄忠名估计没想到我反应会如此激烈,笑道:“大庭广众之下,注意下你的素质。? ”

    我懒得跟这种人说话,直接朝邓老看了过去,“你们协会,就任由这种人当高层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作口舌之争,赶紧答题。”那邓老瞪了黄忠名一眼。

    那黄忠名好似有些不甘心,眼神又朝王静儿看了过去,眼神中满是贪婪之色,下意识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就朝王信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,待玄学协会大会结束后,教训那黄忠名一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黄忠名极不情愿地开始答题,他说:“佛教教义中的玄,相当于佛,佛乃大义、大仁之化身,自佛祖起,而万殊之大宗也,因此,玄是生成宇宙和万物的本体,与佛相通,正所谓,一物通万物,一判一合,天地备矣,天日回行,刚柔接矣,还复其所,终始定矣,一生一死,性命莹矣,以其阵,还其玄,以其法,通其灵。”

    “俗世中一花一物皆为尘埃,阵法中一阴一阳皆为玄门,而玄通宇宙之奇妙,达末端之玄法,以玄立阵,以玄立法,以玄立眼,以玄立根,故此,黄某人认为,玄乃阵法之大成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如雷般的掌声铺天盖地席卷而来,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听不懂他的话,不过,又觉得他说的的确是精彩,我相信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这话意思,看着别人鼓掌,这才拼命鼓掌。

    “陈九,到你了。”待掌声停止后,那邓老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脑子死劲在回想王老爷子教我阵法时所说的话,或许是太急的原因,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邓老见我没说话,又问了一句,“陈九到你答题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没说话,而台下已经闹翻了天,都在喊叫我滚下去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急了,就说:“我用一个‘阵’字概括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理论。”那邓老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根本不知道怎样将心中的理论讲出来,就知道在那一瞬间,我脑子闪过一个很奇怪的阵法,那阵法格外繁琐,到最后却衍变成一个阵字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我好似抓到什么,连忙跑下台,找王信拿了一支粉笔,开始在台面画了起来,我画出来的东西很简单,是一个‘阵’字。

    看着这阵字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脑子忽然有些沉重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闪现,就是抓不住,而那邓老催了好几次,到最后直接来了一句,“陈九,最后三个数,答不上来,这场赌约算是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!”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“不用数了,老子今天给你们弄一手。”我当时太激动了,直接爆了一句粗口,主要在这一瞬间,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像是某样东西忽然钻入我脑子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我准备回答的一瞬间,整个人都懵了,没错,就是懵了,原因在于,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四肢,就连说话也成了一种奢望,好几次想张口说话,却现始终无法张嘴。

    我急了,怎么回事,身体怎么会忽然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,坐立难安,但是,身子就是始终不听我的指挥。

    陡然,我浑身一怔,彻底的失去知觉了,就觉得整个身子根本不是自己的了,可,嘴巴却不停地在动,好似在说话。

    待我恢复知觉时,台下是如雷般的掌声,一波高过一波,彼此起伏,所有人恨不得把自己手掌拍烂一般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都还没回答问题,他们为什么就鼓掌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邓老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陈九,这题算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我彻底懵了,我赢了一题?这…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我将疑惑的眼光抛向正在鼓掌的蒋爷,就现他正对我竖着大拇指,而洛东川跟王木阳则饶有深意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刚才被鬼附体了?”我嘀咕一句,主要是刚才那一切太邪乎了,而且来的毫无征兆,即便是现在,我依旧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直到事后,蒋爷告诉我,他说,在回答第二题的时候,我整个人宛如被太上老君附体了一般,对阵法的理解,简直是达到了一种骇人的地步,就连黄忠名都忍不住赞了一句好。

    我问他,我到底说了啥,他想了一下,告诉我,他只知道那番理解很精彩,但就是记不住。

    我又问了另外几个人,他们给我的说法差不多,都说那番理解很精彩,就是记不住内容。

    这令我愈疑惑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,莫不成真被鬼魂附体了?不对啊,在场那些人对玄学都是颇有研究,倘若真是鬼魂附体,他们应该能看出来才对,特别是邓老,我当时离他特别近,倘若真有鬼魂,他绝对会第一时间现。

    可,事实是,他并没有现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之所以会抢黄忠名的座位,并不是说在某些方面能胜过他,实则是赶鸭子上架,说穿了就是看不惯玄学协会的行为,想找个人撒气,至于打赌的内容,我是完完全全的打算碰运气。

    于我来说,这样做是出于两个考虑,倘若侥幸的赢了,能狠狠地煽玄学协会一记响亮的耳光,倘若输了,我可以趁机离开这个选举,然后找机会弄死道虚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台下已经静了下来,大家眼睁睁地盯着邓老,都在等他的第三题。

    而那邓老好似想到什么,皱了皱眉头,将手中的纸张揉成一个团,淡声道:“第三题最为简单,是个抢答题,谁第一个说出答案,便是这场赌约的胜利者。”

    我不敢松弛,双眼死死地盯着邓老,就听到他说,“请问我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懵了,这特么也叫题,我哪里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这不是摆明了要坑我,而台下那些人显然也不接受这个提问,纷纷吵闹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