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9章道虚之死20
    台下的议论声,一字不漏地传入我耳,宛如一把锋利的匕,一刀又一刀地割裂我的心肝脾肺,令我眉头越皱越深,那王木阳的反应跟我差不多。 ?

    足足议论了接近五分钟的样子,那老人并未阻止,而是笑呵呵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对此,我选择无视,要是没猜错,这老东西是打算利用那些言论令我失去冷静。

    大概议论了十分钟的样子,那王木阳赫然起身,扫视了全场一眼,淡声道:“既然诸位如此看不起抬棺匠,以后谁家死人了,别找我们,自己送火葬场去,实在不行,自己抬上山也行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眼神盯在第三排几个人身上,淡声道:“何长安、徐世铎、古计生,要是没记错,你们三人家里的长辈应该病入膏肓了吧,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要与世长辞,今天,我王木阳把话摞在这,大凡八大金刚,谁敢掺合这三人的丧事,我王木阳第一个不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三人,继续道:“无论百万、千万,你们家的丧事,我八大金刚一概不接,若有违之,就如此椅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王木阳一掌拍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巨响,那椅子应声而散。

    这番动作一出,在场那些人立马静了下来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王,你这是干吗,还想控制别人的言论自由不可?”那老人皱了皱眉头,言语之间,颇有几分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此事关系到抬棺匠一行的声誉,外人少插嘴。”那王木阳估计是气急了,压根没给老人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,找死不成?”那老人面色一沉,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找死?”那王木阳冷笑一声,“老东西,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

    说着,那王木阳朝边上那名中年男子看了过去,吓得那中年男子立马起身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微微一笑,顺着那位子坐了下去,然后翘起二郎腿,笑道:“抱歉了,一时口快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老人脸色沉得更深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木阳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隐约有些王木阳的意思了,看他这动作,他这是打算离开玄学协会了,否则,以他的心性,绝对不会选择在这时候跟那老人翻脸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朝王木阳看了过去,就现他正盯着我,张了张嘴,好似在说,加油!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眼神扫视了台下一眼,心中宛如打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俱在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整个场面静了好长一会儿,直到那老人缓缓开口道,“我宣布一下赌约的规定,由玄学协会出题,一共三题,谁的答案能令在场所有人认同,便胜出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玛德,这什么赌约,在场这些人都是玄学协会的人,就算答得好,那些人看在玄学协会的份子上,绝对会认同黄忠名的答案,甚至可以说,还没开始赌,我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!”我朝那老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“这世上本无公平之事,有的人一出生便含着金勺勺,有的人一出生便为生计奔波,请问一句,这公平吗?然而,多年后,含着金勺勺出生的人,却替为生计奔波的人打工,请问一句,这公平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盯着我一字一句继续道:“世间万物,阴阳对立,孰阴孰阳,全凭造化,并不是一句不公平就能替自己找到借口,即便是不公平,想要脱颖而出,便依靠自己的努力,一倍不行,就双倍,双倍不行,就十倍,直到能行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台下响起如雷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皱了皱眉头,玛德,这老东西不去搞传销简直是浪费人才,一番话说的人热血沸腾,只是,他这话看似在教育人努力,实则是打算利用这番话,掩盖其不公平的势头。

    倘若我这时候再说不公平,台下那些人绝对会纷纷讨伐我,会说我不努力,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玛德,好阴险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只能打落牙往嘴里吞,直勾勾地盯着那老人,心中隐约有些不安,先前那老人的偏袒还算隐晦,自从王木阳说了那话后,他已经是非常直白的偏袒了,大有一股,‘老子就偏袒他了,你能咋滴。’

    我有心想说几句,但看到那老人充满奸笑的面庞,我愣是将说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王木阳再次站了起来,他先是鼓了鼓掌,笑道:“邓老的口才还是一如既往的好,只是,小子想趁这个机会表明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那老人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王木阳退出玄学协会。”那王木阳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一石惊起千层浪,他这话在礼堂内掀起轩然大波,不少人纷纷朝王木阳看了过去,眼神中尽是疑惑。

    自玄学协会立会以来,入会人数不计其数,退会的却是少之又少,据蒋爷所说,近五十年以来,退会的仅仅是三人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想要进入玄学协会,其要求之高,令大部分人叹为观止,就如刚入行的我,一心想入玄学协会,又如老王,再如高佬他们,他们每一个人都以入玄学协会为荣,而现在王木阳居然要退会。

    虽说我先前就猜到王木阳会退会,但从他嘴里说出来,还是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“王木阳,玄学协会岂是你想来就来,就想走就走的地方?”那老人脸色沉得十分难看,甚至可以用狰狞来说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一是王木阳是他们内定的下一任会长,现在王木阳退出,着实是在他们脸上狠狠地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,二是,现在是玄学协会选举之日,王木阳在这节骨眼上选择退会,其意思非常明显,那就是老子看不起玄学协会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一点是,以前的王木阳在玄学协会颇受重视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,他的退会,无疑在暗示一些人,这玄学协会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好,这会令玄学协会形象大跌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没想到的事,还在后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