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6章道虚之死17
    那王木阳好似察觉到我目光,扭头朝我这边看了过来,微微一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趁这个机会,我看清了他手中的东西,那是一根长约三寸圆形的棍子,四周有微光,像是一些明星演唱会上面的夜光棒,我以前听老秀才提过这东西,好像叫‘褚光’。

    老秀才说,褚光这种东西只会出现在传说中,传闻这东西能令死者的魂魄得到安宁,大凡遇到冤死、枉死之人的鬼魂,只要将这褚光对着死者额头摇上三圈,甭管死者生前有多大的怨恨,立马就散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是褚光最低级的功能,老秀才当初在说褚光时,他的表情格外激动,说要是有人愿意把褚光借给他观摩几天,他愿意拿玄空盘去换。

    我曾问他褚光到底还有啥作用,他笑着说,九伢子,这玩意啊,只会出现在神仙手里,凡人是得不到的。

    我问他,凡人得到了会怎样?

    他说,这说明那凡人具有仙缘,早晚会成为神仙。

    这让当时的我无法信服,就说,您老是不是搞错了,凡人就是凡人,怎么可能拿了这玩意就会变神仙。

    他当时瞪了我一眼,说,九伢子,你不懂莫乱说,就拿天上那些神仙来说,哪一个不是由凡人修炼而成的,这褚光便是凡人修炼成仙的一种渠道。

    我还是不信,都啥社会了,还神仙不神仙的,那不是坑人么。

    可,老秀才又说了,他说,这种说法是在古籍上面看到的,至于有没有这作用,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,他可以肯定,那就是褚光绝对是玄学界的至宝,大凡从事跟玄学跟有关的人,作梦都想得到这玩意。

    说完这事,老秀才笑着对我说,他说,假如某天他死了,让我用纸扎一根褚光烧给他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流云道长在台上眼神都直了,死死地盯着王木阳手中的东西,颤音道:“那…是不是…褚…褚…光?”

    那王木阳点点头,淡声道:“道长说的对,我手中此物正是褚光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那流云道长显然是老奸巨猾,就说:“你凭什么证明那东西就是褚光?”

    那王木阳一笑,“这个简单,这个礼堂内应该布了某种阵法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为了防止外界的人打扰到这次玄学协会,礼堂内的确布置了阵法。”那流云道长一边说着,一边从台上找了一件杂物,朝空中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东西大概抛了不到两米的位置,好似碰到什么阻挡,立马朝下面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让我大为不解,就听到王信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没啥可奇怪的,玄学协会算是脱离现实社会的一种组织,他们的会议,一般都会采用一些手段,为的是防止某些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坦诚说,我不是很明白王信的话,不过,想到玄学协会作为国内第一会,就算有些手段也在正常范畴,毕竟,五千年的文化沉淀都在这些人手里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解惑,那边的王木阳已经开口了,他说:“道长,倘若王某人弹指间破了这阵法,您老应该相信这玩意就是褚光了吧?”

    那流云道长皱了皱眉头,朝一直未曾开口的徐泽士看了过去,好似在询问他意思。

    但见徐泽士点点头,就听到流云道长说,“那行,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王木阳嘴里念了几句奇怪的话,紧接着,他将手中的褚光朝空中一划,随之而来就是一股热量充斥着整个礼堂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流云道长看出什么了,还是咋回事,那流云道长立马说,“行了,老夫信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流云道长目泛贪婪,喜道:“小王,你拿这褚光出来干吗?”

    “陈九输了,这褚光送给你了,他赢了,你手中的一指天归我。”那王木阳淡声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有些懵了,这王木阳是在帮我?还是说,他打算趁这次打赌从流云道长手中获得褚光?

    不行,倘若真是这样,我特么算是白忙活了,好处都让那王木阳捞了去,连忙说,“不行,还得加一条!”

    “加一条?”那流云道长冷哼一声,“你算什么东西,你说加就加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洛东川忽然站了起来,扭头瞥了我一眼,继续说:“作为师兄,师弟要加一条,师兄自然要表示,这样吧,我腰间这把鲁班尺算是赌注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那洛东川在腰间捣鼓了一下,片刻时间,他摸出一把带金光的鲁班尺,笑道:“道长,这玩意你应该认识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鲁班尺吹了吹,随意一抛,那鲁班尺径直朝台上飞了过去,不到三秒钟时间,那鲁班尺直愣愣地插入墙壁,足有几寸深。

    瞬间,那流云道长脸色沉到极致,两撇眉毛都快挤到一块了,“洛东川,别人怕你,老夫可不怕你,希望你自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那洛东川一笑,从容地坐了下去,“我就在这,有本事过来打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那流云道长气的浑身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那洛东川淡声道:“我就喜欢看你这种表情,千万别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洛东川,你信不信老夫弄死你。”那流云道长暴怒一声,眼瞧就要飙了。

    陡然,一道咳嗽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是,这咳嗽声像是催命符一般,吓得那流云道长立马收声,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洛东川,大概盯了三四秒的样子,他朝我看了过来,在他眼神中我看到一丝杀意,要是没猜错,他这是把对洛东川的仇恨全部放在我身上了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玛德,这洛东川害死我了,他倒是潇洒了,罪却要我来背!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纠结,不过看在他拿出金色鲁班尺的份上,我愣是压下这种不满感,不过,那洛东川给我下绊子,我自然也不会让好过,就朝流云道长说,“道长,我师兄曾说过一句,他说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故意停顿了一下,扫视了全场一眼,淡声道:“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