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5章道虚之死16
    那流云道长说完这话,也不知道是我眼花了,还是咋回事,他忽然笑了一下,那笑容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。 ?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不解,他到底在打什么算盘,选择文斗的是他,现在说我没资格的又是他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流云道长又开口了,他说:“众所周知,今日是玄学协会选举之日,是个喜庆的日子,倒不如利用黄忠名与陈九之间的争斗,博个好彩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笑了笑,继续道:“这样,老夫赌陈九输,赌资是老夫手中这把桃木剑,由上乘的金丝楠木雕刻而成,当年家师将其赠送给老夫时,曾将此剑祭奠过神明,这些年以来,此剑一直佩戴在老夫身边,或多或少有些灵气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全场一片滑燃。

    “天呐,流云道长那桃木剑拿出来赌。”

    “道兄,此剑看上去平凡至极,没啥大不了啊?”

    “道兄,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,肯定会有此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哦,莫不成这剑有啥来历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来历,这么跟你说吧!大概是民国时期,玄学界有三宝,一为玄空盘、二为焚香经,三则是这桃木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那玄空盘已经消失几十年,曾有人耗资三千万,打算目睹玄空盘,最终都无缘得见,至于那焚香经更是玄学界难得的瑰宝,只闻其名,未见其身,没想到那把普普通通的桃木剑竟然能跟这两样东西其名。”

    “道兄有所不知,那桃木剑并不是普通的桃木剑,它剑名,一指天,传闻这一指天,能划破阴阳两界,令人自由穿梭阴阳两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草,不待这么吹牛逼的吧,人哪能在阴间穿梭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是猜的,不过,那一指天绝对是个宝物,其功能只有使用者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我眉头皱的更深了,这流云道长到底打算干吗,怎么会拿出如此重宝作赌注。

    而那流云道长听着台下的窃窃私语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就朝我看了过去,缓缓开口道:“陈九,我这赌注,你可敢接?”

    我连忙摇了摇头,“不敢,小子没那么贵重的东西赔给您。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笑道:“不,你有!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我什么时候有那种宝贝了?要是真有,我早就卖了,就说:“您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大概是上个月,老夫听人说,你身上有一枚罗盘,名为玄空盘,几十年前与老夫手中一指天并列玄学界三宝,不知,你可舍得拿出来?当然,你若认输,这赌约便作罢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眉头皱的更深了,我以前的确有玄空盘,当初是父亲给我的,后来老秀才看中玄空盘,让我把玄空盘给他,我当时没舍得,直到老秀才仙逝后,我不忍让老秀才留有遗憾,便把玄空盘放入老秀才的棺材内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这流云道长居然把注意打到玄空盘上面了。

    别说那玄空盘给老秀才陪葬了,就算真在我身上,我也绝对不会打这个赌,就说:“您老弄错了,小子并没有什么玄空盘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那流云道长冷笑一笑,掏出一个手机,嗯了一下播放键,从里面传出一道声音,“道长,我已经打听到,那玄空盘目前应该在陈九身上,几年前,有人见陈九在李村用玄空盘替人寻觅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静!

    死一般一般的寂静!

    过了三四秒的样子,所有人朝我看了过去,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呐,那小子什么来历,怎么会有玄空盘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玄空盘当年在玄学界掀起了轩然大波,甚至有人说,得了玄空盘,就意味着自己子孙后代必出富贵之人,更有甚者说,有了玄空盘,子孙代代出高官也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道兄,你说的不对,那玄空盘可不止这点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有何见解?”

    “听家父说,明朝那个皇帝,之所以能从乞丐混成皇帝,其根本原因就是,他祖上曾出过风水师,而那名风水师正好拥有玄空盘,他替自己找好龙穴,将其身子埋入龙穴之中,这才出了那个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你意思是,只要有了玄空盘,就算…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是这样吧,只是不知何故,自从明朝后,玄空盘便消失了,直到民国时期才再次现世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说法,那玄空盘比一指天更具价值?”

    “不,那玄空盘对使用者要求极高,一般风水师根本用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它对使用者有啥要求?”

    “抱歉,贫道不会看风水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整个人都是懵的,那玄空盘这么牛掰?不是吧?我当初用那玄空盘没啥感觉,只是觉得玄空盘对地磁的感应,比普通的三元盘要强上几分,至于其它作用,还真没现。

    等等,倘若玄空盘当真这么厉害,把它放在老秀才坟墓内,不是打扰老秀才安宁么,万一让某些盗墓贼给挖了去,盗走玄空盘事少,一旦打扰到老秀才的安宁,我当真是罪该万死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连忙咳嗽几声,对那流云道长说,“您老肯定弄错了,小子并没有玄空盘,倘若您老真要赌的话,小子手中有一把火龙纯阳剑,乃祖师爷吕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流云道长皱眉道:“小子,你是不是分不清场合,那什么火龙纯阳剑对于你们抬棺匠才说是珍宝,在老夫眼里却是分文不值,老夫还是那句话,想要挑战黄忠名,必须下赌注,赌注必须是玄空盘,否则,你立马走人。”

    羞辱,赤果果的羞辱。

    但,我不能跟他斗,先不论输赢,一旦应下这个赌注,就等于承认我身上有玄空盘,须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就我这种**丝,拿了玄空盘,绝对会让人抢了去。

    更为关键的一点,一旦让人知道玄空盘在我这,恐怕老秀才的坟墓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而老秀才于我有救命之恩,更有教育之恩,我哪能让他老人家死后还得不到安宁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强忍心头的愤怒,朝王信他们说了一句,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说着,我领着他们就准备离开礼堂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势必人强,除了离开,还能怎么办?总不能把老秀才的坟挖了吧?

    于我而言,别说这种侮辱,即便是死,也坚决不会动老秀才的坟,这是我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就在我们快到礼堂门口的时候,那王木阳再次站了起来,冲我笑了笑,“陈九,你先等等!”

    言毕,他扭头朝流云道长看去,笑道:“道长,你看此物的价值,可与你手中的一指天媲美?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王木阳掏出一根棍状的东西,由于距离有些远,我看的不是很清楚,不过,整个礼堂却在这一刻沸腾了,人人脸上激动的通红,甚至有人死劲捶打胸口,嘴里碎碎念,“天呐,我有生之年,居然能见识到此等宝物,不枉此生在世上活了一遭。”

    这让我更为好奇,那王木阳到底掏出了啥,怎么会令人出这种感叹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下意识朝王木阳那边走了几步,定晴一看,整个人懵了,浑身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,是它,是它,它真的存在于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