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4章道虚之死15
    一听那黄忠名的话,我想了一下,文斗的话,以那人的年龄,他吃过的盐比我吃过饭还要多,想要赢他,几率极低,而武斗的话,凭借我身手胜算应该大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,玄学协会以玄立会,若是选择武斗,就算胜了,估计不会造成多大的反应,毕竟,玄学协会内,都是一些懂玄学的人,用他们的话来说,比武是莽夫所为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,我决定文斗,入行接近三年了,一些见识也算广阔,更为关键的一点,我身兼好几门学问,就如老英雄曾经给过我一本阴宅手札,而蒋爷也给过我一本风水秘笈,再加上游天鸣师傅教我的梅花易数以及王老爷子教我的阵法,也算是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笑道,“您老希望文斗还是武斗?”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是因为,无论我怎么回答,都会遭人话柄,打个简单的比方,我说武斗,外人肯定以为我手头上的功夫了得,若是选择文斗,外人又会以为我知识丰富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人心就这样,总会下意识认为别人选的都是自己强项。

    那黄忠名应该是看出我意思,笑了笑,就说:“你是晚辈,由你来选最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,您老是长辈,尊老爱幼是中华数千年的美德,不能在小子手里丢了,由您选才对,当然,您要是实在不选的话,可以由在场的人决定。”

    我不卑不亢地说了这么一段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那黄忠名争持了好长一会儿,谁也不肯选,说穿了,我们都怕自己的选择会遭人话柄,直到那流云道长说,“这样争下去也不是个尽头,这样吧,作为副会长,老夫给你们提个意见,玄学协会以玄立会,不能以拳脚辩雌雄,便采用文斗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得到在场99%的人赞同,至于不赞同的那1%是王信以及结巴他们。

    那王信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小九,那老东西足足比你大了几圈,他的经历比你丰富多了,文斗的话,你会吃亏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“没事,就跟他文斗,大不了就是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那王信瞪了我一眼,沉声道:“小九,你现在代表的是我师傅,一旦你输了,那徐二狗铁定会笑话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给他抛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让他安心。

    那王信显然是不相信我,就说:“这样吧,小九,你要是这次赢了,我把侄女许配给你!”

    “滚!那是我女儿,你有啥资格!”那王相一听这话,立马不乐意了,就说:“王信,你特么要给好处,就给自己能给的,别拿老子闺女往外送。”

    那王信一听,想了想,就说:“那行,小九,只要你这次赢了,老子这辈子就跟你了,别的本事没有,这算计人以及手头上的功夫,还是能帮上你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这王信没事吧?我跟黄忠名打赌,他来添什么乱,正准备说话,那王相说,“小九,那王信与徐二狗之间有仇恨,你这次能斗赢黄忠名,也算是给王信长脸了,他这是豁出去了,你可千万别输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怪异地盯着王信瞥了几眼,这家伙给我的感觉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,不过,他既然提出这事,我自然不能拒绝,也没再说话,就把眼神朝黄忠名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黄忠名见我看着他,冲我笑了笑,嘴唇动了动,我能读懂他的意思,他骂我是杂种。

    玛德,我丝毫不让他,同样动了动嘴唇,我骂他是挨枪子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不动声息地骂了好几句,直到那流云道长拍了拍掌,说:“大家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流云道长径直朝礼堂的台子上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接过一名女人递过来的话筒。

    来到台上,那流云道长吹了吹话筒,又说了一句喂,然后怔了怔神色,缓缓开口道:“经过我们玄学协会高层的决定,由于陈九不是我们玄学协会的会员,他不具备资格挑战黄忠名,所以,刚才的决定取消了,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台下打了一个眼色,继续道:“来人,把陈九一干人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突兀的变化,令我有些不知所措,玛德,咋回事,刚才还说文斗来着,咋一下子就取消了,还特么要赶我们出去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沉声道:“我有入场卷,又通过十字**阵,你有什么资格赶我出去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冷笑一声,“凭老夫是副会长,老夫说你没资格,便是没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草,你们欺人太甚!”人群中,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,“陈九既然能收到入场券,又能通过十字**阵,说明他足以参加这次的选举。”

    由于人数实在是太多,根本不知道是谁说的这话。

    不过,我还是眼尖的看到,说话那人好像是受王木阳指使,原因在于,那王木阳一直盯着东边看,而先前那声音正是从东边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在帮我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立马否定这个想法,那王木阳应该不是想帮我,很有可能是打算利用我教训一下玄学协会的某些高层。

    这不,那话一出,王木阳立马站起身,先是朝流云道长弯了弯腰,缓缓开口道:“道长,王某人倒觉得那位兄弟说的颇有几分道理,陈九已经通过考验,若是就这样将其赶出去,恐怕外人会觉得我们玄学协会排外,从而导致某些人不愿入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那流云道长显然是想到王木阳会第一个反对他,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伫在那,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木阳兄说的有道理。”那洛东川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玄学协会作为第一会,理应海纳百川,我认为小王说的有挺对,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。”那乔秀儿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一开口,在场不少人开始嘀咕起来,大致上是说,玄学协会这事干的不厚道。

    那流云道长站在台上,一张老脸憋成了猪肝色,到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下面的言语,只好轻咳几声,淡声道:“既然这么多人认为陈九有这个资格,老夫便破例让陈九挑战黄忠名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