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2章道虚之死13
    这话一出,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信,他面色一冷,直勾勾地盯着他,沉声道:“徐二狗,别人怕你,老子可不怕你。 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听着这话,我想笑,就朝那徐泽士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徐泽士并没有表现出特别气愤的样子,就听到他说:“行,好小子,等有机会见到大狗,老子非要拔他几颗牙不可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俩人有一句没一句地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我们则在边上一直听着,从他们吵架的语气,我听出一点门道,一个叫大狗,一个二狗,他们俩这是啥关系?

    约摸吵了两分钟的样子,那徐泽士被王信气的不轻,整张脸都憋成猪肝色了,气急败坏地说:“大狗呢,把大狗叫出来,看老子不活撕了他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蒋爷总算开口了,他说:“二位,现在选举之日,你们之间的纠纷,还望日后有时间再争个高低,眼下是怎样安排那些人?”

    说着,蒋爷朝后面瞥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这礼堂原本只安排2左右的座位,而现在入场的目测有8+的人,也就是说,有6多人是没有座位的。

    那徐泽士显然是看出这点,尴尬的笑了笑,“小蒋,老夫当初推算过,能破老夫十字**阵的人,应该为195左右,决计没这么多人能破阵,肯定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也对,虽说这徐泽士跟王老爷子是仇人,但他阵法上造诣应该不低,他说能破阵的人是195人,其破阵人数就算过这个数,也决计不会多出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,很简单呐!那阵眼被老子撒了一泡尿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老子的尿将你那所谓的十字**阵完全捣乱了。”那王信嘿嘿一笑,挑衅地瞥了徐泽士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这畜生。”那徐泽士怒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咋滴,就你小老头,还想跟我师傅媲美。”那王信一脸笑意地看着徐泽士,好似十分乐意看到徐泽士出丑。

    眼瞧他们俩又要吵起来了,我连忙拉了王信一下,让他退到我身后莫说话,我则看向蒋爷,问道:“师兄,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开口道:“人都来了,总不能赶他们出去吧,只能让那些人站着了,对了,小九,你过来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我到边上去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跟着他的脚步就朝边上走了过去,那王信跟王相想跟过来,我朝他们罢了罢手,示意他们先去找座位。

    很快,我跟蒋爷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,还没来得及开口,蒋爷就说:“小九,这次玄学大会,有些特殊,有一些特殊势力掺合进来,我给你的忠告是,可以嚣张,但要把握好分寸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疑惑地看着他,问他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长老堂那些人也隐匿在那八百多人当中,好似想暗中调查一下某些人,还有一点就是,这次会长的内定人选是王木阳,你以前与他有些过节,趁这个机会和解一下,毕竟,你早晚要入会,切莫与王木阳撕破脸,对你将来不好。”

    蒋爷苦口婆心地对我说了这么一番话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估计蒋爷还不知道洛东川、王木阳、乔秀儿商量的结果,就假装哦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那蒋爷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小九,这次你切记一句话,莫乱得罪人,至于重要的一点是,你投票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解释道:“这样吧,你把票数投给道虚,那老东西一夜之间势力尽散,长老堂怜悯那老家伙,特意给了他一个候选人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捣鼓老半天那道虚起先连个候选人的资格都没有?就说:“那道虚不是给了您…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那些钱不是我想要,是长老堂想把道虚以前贪污的钱挤出来,至于让你投票,是打算让你给长老堂一个好的印象,如果有机会,这次玄学大会,我会向长老堂提议,让你入会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连忙罢了罢手,“不用了,对于入会,我没啥兴趣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沉,瞪了我一眼,厉声道:“小九,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,要想进那个组织,这玄学协会必须入,唯有这样,才有机会入选那个组织,否则,师傅他老人家会很不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组织?

    我立马想到洛东川曾跟小老大说过一句话,他说,‘陈九早晚要去那个地方,你若对他不利,其后果你能承担么?’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了一句,“师兄,那个组织是哪个组织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“不该你打听的,别打听,我只能告诉你,一旦入了那个组织,这个世界天高任鸟飞,即便是大洋彼岸,依旧如此。”

    大洋彼岸?

    我有些不懂他意思,就想具体再问问,哪里晓得,蒋爷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,直接说:“行了,大选时期,好好待着,多听听前辈们的经验之谈。”

    说完,蒋爷又招呼了我几句,就朝第一排走了过去,我在后面问了一句,“师兄,选举时间不是8点么?”

    他扭过头,淡声道:“8点是考验时间,选举时间是中午12点。”

    好吧,捣鼓老半天,这玄学协会从一开始就在预谋着考验这事,只是,他们请的阵法大师,好似有点不靠谱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多想,径直朝王信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王信给我们找的位置是第七排,也就是与结巴挨着的,值得一提的是,我跟结巴是挨着坐的,而结巴另一边的座位却是空着的,好些人想过来占座,结果都被结巴一句,“想死就坐这”给吓退了。

    坦诚说,自从见了结巴后,我总感觉结巴好似有些变了,变得比以前更暴戾一些,特别是他说话的神色,有种藐视一切生命的感觉。

    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,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,而结巴给我的感觉正是这样。

    随着我们坐下,那些没座位的人开始吵闹起来,说啥玄学协会凭什么不让他们入座。

    而玄学协会那边只给了一句话,“想要座位,各凭本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