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1章道虚之死12
    瞬间,我眼角湿了,眼泪不争气地挤了出来,颤音道:“结巴,是你么?”

    “九…哥!”,他赫然起身,猛地朝我这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见过跑步很快的人,但,这一刻,我却现结巴的跑步是最快,三十几米的距离,他仅仅用了不到三秒的时间,便出现在我身前。

    他一身金丝银线的道袍,头戴八卦帽,脚踏黑色八卦鞋,斜背着一个八卦乾坤袋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我们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他哭的像个孩子,“九…九…九…九哥,终于…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张开手臂,紧紧地抱着他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跟他说什么,也不知道怎样表达内心的情感,就知道这一刻,我眼里只有结巴这么一个兄弟,什么玄学协会,什么道虚,在这一刻,早已被我抛到脑宵云外。

    良久,结巴松开我,朝我跪了下来,我连忙拉起他。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是,他并没有起来,而是朝边上说了一句,“馨儿,快见过九哥,如果不是九哥,我这辈子注定茫茫无为,更不会遇到你。”(注:方便阅读,结巴的话不用省略号。)

    我一愣,朝他边上看了过去,空无一人,就问他:“结巴,你这是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“九哥,这是我女朋友馨儿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他边上明显没人,他这是怎么了?就问了一句,“你确定这是你女朋友?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他边上指了指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一脸柔情地看着边上,“师傅让我在深山习道,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馨儿,我们…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结巴的脸上闪过一丝绯红。

    这令我愈疑惑了,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的确没人,就朝王信他们看了过去,他们冲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?莫不成结巴找了鬼新娘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背后一凉,微微闭眼,伸手朝结巴边上探了过去,就现那处地方,毫无感觉,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结巴,你女朋友干吗的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柔情地看向边上,轻声道:“以前在家务农,现在跟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继续道:“九哥,我下个月想娶她,你能不能帮我们主持婚礼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说这话的时候,我背后惊出一身冷汗,本来想说他边上没人,但看到结巴那表情,我有些不忍心,就点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再次朝他边上盯了一会儿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难道结巴真的找了一个鬼新娘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拉了王信一下,压低声音问了一句,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遇到脏东西了,只是,你这兄弟看上去道行挺深的,怎么会被缠上脏东西?”他朝我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就准备找结巴问清楚,偏偏在这时,那蒋爷走了过来,一把拍在我肩膀上,“小九,过来,我向你介绍一些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根本不顾我同意与否,拉着我就走,在经过结巴身边时,蒋爷顿了顿,在结巴身上盯了一会儿,淡声道:“道友,其心要正,莫动歪念。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意思,就问蒋爷原因。

    他一笑,“你这兄弟眉目之间有些许阴沉,或许是经历了人生大悲大喜,长久下去,整个人会变得阴毒、狠辣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继续问下去,但蒋爷没给我这个机会,就说:“行了,你别问了,今天是玄学大会,等有机会再跟你说这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将我拉到第一排,向我介绍了一些人,都是玄学协会的一些骨干,至于那所谓长老堂的长老们,却是一个不见。

    而这些玄学协会的骨干,在曲阳时,我曾见过一些,剩下那些人,或多或少都听过一些名头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介绍第十个人时,蒋爷的语气有些浓重,沉声道:“小九,这位就是徐泽士,是个阵法大师,你们进入礼堂时所遇到的十字**阵,真是出自他老人家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捣鼓老半天,就是这小老头在捣乱,不由多看了那人几眼,这人约摸八十左右的年龄,全身上下一片白,白色的长袍,白色的头,白色的胡须,白色的鞋子,给人一种风仙道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错,老夫这十字**阵,你是第二个走出来的,孺子可教也。”那徐泽士满意地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谦虚一番,一想到洛东川让我参加玄学大会时要嚣张一些,脸色立马就变了,一掌拍在那徐泽士肩膀上,笑道:“小老头,这什么狗屁十字**阵,小爷随随便便就破了,倒是你,一把年纪了,就不会弄个牛叉一点的阵法?莫不成这阵法就是你的最高造诣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,唯独蒋爷跟洛东川笑呵呵地看着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那蒋爷笑就笑吧,非要装得一本正经,低声呵斥道:“小九,别胡闹,徐大师平日里倍受尊重,你这晚辈见到他老人家,应该行礼,哪能这么胡闹。”

    我咧嘴一笑,“有我师傅受尊重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夫岂敢与令师作比较,令师乃神人也。”那徐泽士歉意的笑了笑,又说:“方才小九说,老夫的十字**阵随随便便就破了,老夫这还有一阵,不知小九可否指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他这话是在向我传达一个意思,他不满我刚才的态度,想要借阵法教训我一番。

    我哪里会上这个当,要知道先前那十字**阵,看似简单,实则却是复杂的很,倘若那徐泽士在阵眼上做一番手脚,我根本找不出阵眼,更别谈破阵了,所以,我立马回了一句,“既然你虚心向我请教,我自然不能拒绝,毕竟,你一把年纪了,拒绝你的话,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,只是,眼下是玄学协会选举之日,恐怕有些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他一听,忙说:“没事,我可以向长老堂申请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为难了,倘若真是这样,等会破不了那什么阵法,那不是丢脸了,正准备说话,忽然,一道噪杂的脚步声传了过来,扭头一看,好几百人朝这边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徐泽士一见情况,脸色巨变,“不可能,不可能有这么多人能破除老夫的十字**阵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明白他意思,估摸着是玄学协会委托这小老头布个什么阵法,用以考验前来参加选举的人,而从礼堂的这些座位来看,预计的人数应该是二百人左右,也就是说,这小老头预测2人能破阵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讥笑一声,“徐大师,您老的阵法过时了,早知是这样,应该让王老爷子来布阵才对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徐泽士面色一凝,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厉声道:“你说的王老爷子是不是王大天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头朝我身后看了过去,双眼一紧,直勾勾地盯着王信他们,声音不由高了几个分贝,狰狞道:“你们三个畜生也来了,老子今天非要弄死你们不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