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0章道虚之死11
    这破坏‘地’,并不说破坏地面,而是破坏阵法中的地眼,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,就是阵眼。? 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又在地面勾画出一副图形,这副图形是由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组成,再加上阴阳五行,大致上有点像五角星,而在五角星的四周,写满了十天干与十二地支。

    以前王老先生在教我破阵时,曾说过,世间万物难逃五行相生相克,而阵法也不另外。

    我画这种图是打算将其代入到乾坤八卦中,以此找出阵法的阵眼。

    当然,用这种方法找阵眼,就如初中时期学的那种代数,用某一个公式代入到整副图形中,然后在图形中找突破点。

    至于这公式的方法有些复杂,简单一点来说,就是用乾坤八卦中的兑+数字7再减出十天干与十二地支所代表的数字的总合,值得一提的是,两者相加,只取其尾数,例如,7+8,取尾数5。

    最后得出来的数字,在阵法上叫,莨,再用莨乘以五行中的土,而土一般代表的数字是3,也不知道为什么,根据那公式的计算方式,得出的答案,需要+1。

    我曾问王老爷子原因,他说,这是定律,就像一些挂历,每隔一段时间需要润一个月,以此来保证阴历与阳历的平衡,而得出答案加一,也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我对他的解释不是很懂,不过,他说的那个公式,我却是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用这种公式算出一个数字,为72,加1的话,就是73。

    算出这个数字,我想了一下,王老爷子曾说过,这73需要用拆除法来定位,而这所谓拆除法很简单,就是将7跟3分开,再以乾坤八卦代入进去。

    我算了一下,7在八卦中代表艮,3在八卦中代表震,而艮在八大方向中的东北方,震在八大方向中的正东方,也就是说,这迷阵的阵眼应该是东方与东北方之间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将地面的图形弄乱,抬眼朝东方看了过去,那个方向是几颗柳树,倒也没有奇特的地方,反倒是介于东方与东北方有一样东西吸引我眼神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坪地,坪地有一块二指大的地方凸了起来,远远看去,像是一块石头,走进一看,才现这哪里是什么石头,而是一块木头,这木头若是放在平日里,肯定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现在么,我肯定会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当下,我弯腰就准备捡起那块木头,令我疑惑的是,这木头好似埋在地下,根本拔不动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这下面应该是阵眼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拽紧那木头,拼命扯了几下,还是不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朝王信他们喊了一声,让他们来帮忙。

    要说有些事啊,还是人多比较好,这不,那王信他们刚过来,不待我开口,那王相抽出一把匕,就说:“扯个毛,直接挖出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,也没否定,就让他将那木头挖出来。

    大概挖了一两分钟的时间,那王相挖出一道口子,就现那木头埋在地面的位置,刻满了一些奇形怪状的符号。

    这些符号我认识,好像是一种阵纹,用来守护阵眼的。

    这让我面色一喜,就让他们加快度挖,我则一直蹲在边上看,而那王信跟王静儿则盯着那木头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过了约摸半小时的样子,一根一米半长的木头被挖了出来,那王相问我咋处理木头,我没理他,眼睛一直盯着下方那个小洞,由于那小洞有些深,光线格外差,只能隐约看出那下面有东西。

    具体是啥,却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想法是将那东西捞出来,再滴上一滴食指血,这所谓的迷阵应该能破了。

    但是,那王信好似有些不服气,他说:“小九啊,这阵法十之**是徐泽士那不要脸的老东西布置的,就这样破阵,顶多是我们走出阵法,不能打老头子的脸,以我之见,咱们直接撒泡尿进去算了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拒绝的,可想到王老爷子算是我半个师傅,他的仇人也就是我的仇人,再加上想要从小洞内取出那东西,得费上一番功夫,就说:“那行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王信立马说:“你们转过去,老子要撒尿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令我哭笑不得,特别是那王静儿,整张脸一片绯红,跺了跺脚,骂道:“老不正经的,没见到有女孩子在这么。”

    骂归骂,那王静儿还是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我们所有人转过去后,那王信一边骂着,一边撒尿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我们眼前的景象开始变了起来,由先前的羊肠小道开始变得空旷起来,渐渐地所有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,定晴一看,我们出现的位置是一间房子,这房子约摸三十方左右,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,而我们脚下是先前那个小洞。

    “玛德,总算破阵了。”我嘀咕一句,抬步朝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,推开门一看,入眼是一间礼堂,摆设跟先前的会场差不多,唯一的差别在于,这礼堂的座位只有二百个左右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入座率低的可怜,除了第一排坐满三十人左右,第二排以后的位置几乎都是空的,唯有第七排最左边的位置上坐了一人,由于那人是用背对着我们,我看不清他的脸,隐约觉得那人的背影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们这边的动静惊到第一排的人,他们纷纷扭过头。

    这下,我看清了第一排的人,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,坐在最中间那人,是那所谓的流云道长,他边上则是蒋爷、王木阳、洛东川、乔秀儿以及玄学协会的一些人,就连那罗瞎子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一看到我们,那些人脸上的表情颇为丰富,蒋爷、洛东川脸上浮现的微笑,好似很欣慰,而流云道长等人则一脸阴沉,倒是王木阳以及乔秀儿的表情出乎我的意料,他们俩人皆是冲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九,过来下!”那蒋爷朝我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九…九…九…九哥,你…你…你…你来了。”一道断断续续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好熟悉的声音,顺着那声音一看,我整个人都懵了,他来了,他怎么来了,他不是拜师学艺去了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