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9章道虚之死10
    听王信这么一说,我嗯了一声,稍微收拾一下,便领着他们走出酒店,找了一辆的士,直奔会场。?

    当我们到达会场时,时间是早上7点半,整个场面,不敢说用人山人海来形容,至少眼睛能看到的除了人,还是人。

    我以为我们很难从人群中穿过去,好在那广场边上竖了一块牌子,写的是,会员入口,我一想,我有入场卷,应该是会员吧,便朝那入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才走了不到七八步,就现这入口处站了两人,清一色的军装,一见我们,那人朝我敬了一个军礼,“请出示你的入场券。”

    我掏出入场卷给那人看了一下,他微微一笑,朝我们坐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步入会场,也不知道是我们来的太早,还是咋回事,我们到达会场时,空荡荡,连个鬼影子都没,这让我好奇的很,嘀咕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那王信想了一下,“应该是还没来吧!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就朝会场瞥了一眼,这会场约摸五百个方左右,一排排红色的座位有一千个左右,最上面是台子,很朴素却不失大气,整个会场看上去,给人一种庄重感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玄学协会!”我嘀咕一句,就准备找个座位坐下去。

    陡然,我感觉身边好似有人经过,扭头一看,我边上除了王信、王相、王静儿,并没有人啊,但刚才那股感觉却是实打实的生了。

    莫不成撞鬼了?

    不对,哪个鬼有这么大胆子,居然敢来玄学协会,那不是老寿星上吊,找死么。

    那王信见我皱着眉头,就问我,“小九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啥!”我罢了罢手,脑子一直在想刚才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感觉又有人从我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这下,我再也不敢大意,立马想到这会场没人,莫不成这里被人布阵了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朝王信看了过去,就问他,“有没有感觉到会场有人,只是我们看不到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连忙说,“对,我有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!”那王相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他们这么一说,我愈肯定自己的猜测,这会场绝对被人布阵了,否则,这个点了,怎么可能没人来。

    玛德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只是弄个会场,至于布什么阵么。

    我一边骂着,一边朝会场看了过去,想要找到破阵的点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我现这会场丝毫没有布阵的痕迹,甚至可以说,这会场的空气、温度以及人体的感温,都与外界一模一样,而一般布阵的话,其气温、空气多多少少有点差别。

    就拿空气来说,只要走进某个阵法内,其空气总会给人一种极度不安的情绪,就觉得空气中好似夹杂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而现在这个会场,丝毫没这种诧异感。

    没阵法?

    不对,肯定有阵法。

    我再次确定自己的想法,就让他们三人跟在我身后,切莫走的太远了,我则开始在会场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**分钟时间,我失望了。

    玛德,没任何瑕疵,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会场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7点5了,离选举还有十分钟时间,这让我有些莫名其妙,按说此时的会场应该是挤满人才对,可,现在除了我们四人,偏偏没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王信应该是看出情况不对了,就问我:“小九,看出啥没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“这会场与外面无异,只是我总感觉这会场应该有阵法才对,具体是啥阵法,却无从得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猛地想起进入会场时,那入口有点古怪,只有两名守卫,要知道外面可有几万人,单单派两人守着入口,好似有点不对劲啊!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朝他们说,“走,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,真正布阵法的地方不是这会场,而是在入口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那王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原因,但是,心中却异常肯定,问题绝度出在入口处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跟他解释,拽着他们就朝入口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入口处,奇怪的事情生了,先前那两名守卫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长长的通道,那通道根本看不到尽头,就好似通上世界的尽头一般,而道路两旁则种满了柳树。

    那柳树足有箩筐那么大,枝叶格外茂盛,树杆的下半身涂了一层白色的石灰。

    一现这情况,我皱了皱眉头,就朝王信看了过去,沉声道:“玄学协会有阵法大师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颤音道:“难道是他来了?”

    “谁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说:“师傅的老仇人,徐泽士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仇人,就问他原因,他好似不想说什么,就说:“小九,你别问了,还是先想想破了这阵法,否则,我们根本没资格参加选举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立马让他们到三米开外的地方,我则找了一块卵石,在地面开始画图,那王老爷子在教我阵法时,曾说过,大凡阵法都是根据乾坤八卦演变而来,无论怎样组合、打散,但终归到底,还是以乾坤八卦为基石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,我先是画了一个乾坤八卦,然后回想了一下,我们进来时,太阳正是对着我们,也就是说,我们进来的方向是西,而西在乾坤八卦中代表兑。

    我立马在兑的方向做了一个标记,嘀咕道:“乾坤八卦的兑,在八门中属于惊门,而惊门主口舌官非,故此,这惊门与东方的伤门对应。”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在东方做了一把,以此表示此路不同。

    做好标记后,我朝王信看了过去,问他:“你刚才说的那什么徐泽士,他布阵时,最擅长以什么布阵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“听师傅说,好像是什么三奇游六仪,以迷阵为主,他所钻研出来的阵法,多数都是迷惑人心,师傅平日里最看不惯这种作风了,他…”

    我没兴趣知道他后面说什么,于我来说,只要知道那人擅长以三奇游六仪布阵即可。

    而三奇游六仪,在阵法上属于剑走偏锋,普通的阵法,多数以八卦为基、八门为点、三奇游六仪却是以数字1到9为怵,说穿了就是以九宫格为基础,就如一些迷宫,多数都是由三奇游六仪衍变而来。

    想要破除这种迷阵,唯一的出路是破坏三奇游六仪中的三奇,而这三奇又以天地人为,最简单的办法是破坏天,但‘天’一般被布置在半空当中,我们没有工具,根本破坏不了。

    那么只剩下两个方法,要么破坏‘地’,要么破坏‘人’,而这破坏‘人’,从阵法上来说,是以人命为祭品,方可解开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直接被我无视,如今摆在我眼前只有一个办法,那便是破坏‘地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