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8章道虚之死9
    我睁开眼,就看到那王静儿离我特别近,她双手托着下巴,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松弛的眼睛,下意识问了一句: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“快六点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朝房内打量了一眼,就现那王信两兄弟不见了,问她:“你师兄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出去打探消息了,说是今天选举,消息不能落于人后。”那王静儿朝我解释一句,又问我:“陈九哥哥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,今天真的打算弄死道虚么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也没回答她的问题,就让她别多问,然后匆匆忙忙地洗涮一番,又在镜子面前精心打扮一番,甚至穿上了一套黑色西服,最后又佩戴了一条红色的领带,整个人看上去精气神格外旺盛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穿的这么正式,按照我的想法,随便穿点便装就行了,可那蒋爷说,今天的玄学大会汇聚了全国各地的精英,别在穿扮上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所以,我才会穿的这么正式,说白了,我也不想因为衣服被人说成没品。

    人嘛,就这样,谁不希望别人能说自己点好,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穿扮好后,那王静儿双眼泛星地盯着我,“佛靠金装,人靠衣装,这话真靠谱,你穿上这么一套西服,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也没说话,又捣鼓了一下头,一说到我头,那王静儿好几次让我去把头染黑,说是白头看上去不吉利,甚至连染头用的东西都买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一直以没时间拒绝她了,主要是觉得我头象征着陈天男的仇还没报,所以,我暗自下了一个决定,不报了陈天男的仇,誓不染。

    而陈天男的仇,令我特别迷茫,按照陈天男的遗愿是灭了白莲教,可,现在白莲教圣母很有可能是下一任会长,我拿什么去替他报仇,这中间还夹杂了乔伊丝这层关系,令我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选择先救出陈天男媳妇,剩下的事,只有找陈天男媳妇问问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段时间以来,我一直将这事耽搁下来,待玄学协会结束后,必须回衡阳,毕竟,游天鸣还潜伏在白莲教,也不知道他救出陈天男媳妇没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事情,我脑子乱糟糟的,就在这时,那王信两兄弟回来了,刚进门,那王信说:“小九,这次的玄学大会,真特么热闹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:“怎么个热闹法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这么跟你说吧,人民路那边现在已经封路了,两旁全是人,而这次玄学大会的举办地选在人民路一个广场,周围全是武警。”

    “室外?”我微微一怔,按说玄学大会也算是比较正式的协会,其选举的地址应该在某个大堂,最差也要在某个高级酒店吧,哪里晓得,居然会将地址选在室外。

    那王信点点头,“听人说,这届选举不同于往年,采用的集体票制,谁的票数多,谁便胜出,而那些围观的人,很大一部分人都是白莲教教众,还有一部分人是王木阳叫过来撑场面的,对了,那道虚这次下了血本,也不知道从哪弄了好多大学生过来,足有上万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更加疑惑了,集体票制,这什么意思?让那些看官投票?这不是瞎闹么?

    那王信显然是看出我的疑惑,干笑两声,解释道:“小九啊,有件事说出来,你肯定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集体票制没错,只是那些看官共有6万票,而长老堂十二人,每人一票代表十万票,也就是说,只要长老堂六个长老同时选一人,那人胜出的几率估计就是1%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草!”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这特么也叫集体票制?六万人顶不过长老堂一人的票数,简直就是拿人当猴耍,不过,用这种集体票制,也有一个好处,那便是当长老票数一样时,那六万张票就值钱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忽然想到集体票制意味着什么,或许是长老堂有两个选择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跟王信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朝我竖了一根大拇指,“不错,就我刚才打探的消息来说,这次长老堂的确有两个选择,他们也难以抉择,这才弄出这么一个集体票制,对了,每个有入场卷的人,也有一千票的权利,投与不投,完全看个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到什么,一掌拍在大腿上,“小九,忘了跟你说,这次所有的投票都是采取实名制,也就是说,你把票投给谁,背后都会写上投票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实名制投票?

    这玄学在闹什么幺蛾子,哪有这种投票制度,这不是坑人么,要知道投票这种事,一般都是采用无名制,一旦采取实名制,很有可能会莫名其妙招来一些敌人。

    “这消息可属实?”我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这些制度都写在那广场门口,应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采取实名制的话,有一个好处,那便是投票人与选举人的关系会曝光出来,说白了,一旦某人当选,那些没选他的人,很有可能会被当选人视为敌人,就算不视为敌人,至少也会有别样的看法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每个人在投票的时候,就得慎重了,一旦投错票,其后果是以后想在这一行混下去就难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反倒觉得玄学协会出这一招,应该是有心让玄学协会凝聚成一股势力。

    随后,我在房内又跟王信他们聊了一会儿,都是一些关于玄学协会的事,至于弄死道虚的事,我们所有人都选择避开这个敏感的话题,大概是早上7点样子,那王信忽然叫了我一声,“小九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他:“咋了?”

    他开口道:“那玄学协会的选举8点开始,咱们离会场有些远,是时候出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