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7章道虚之死8
    那小老大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,笑道:“没错,事成之后,下一任会长,由你来当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直觉拒绝他,我自己什么料子,我再清楚不过了,哪有什么资格当会长。

    “你不当?”那小老大显然没想到我会拒绝,一脸震惊地看着我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我对那什么会长没啥兴趣,就想知道他们三人商量的结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!”他深呼一口气,解释道:“我老大对这什么会长之位没啥兴趣,而洛先生也没啥兴趣,倒是乔秀儿,碍于家族多年的心愿,才想着当一届会长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王木阳不想当会长?

    他若是不想当会长,怎么会搞散道虚的势力,又怎么会掺合到这次的事情当中?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解释道:“千金难买我愿意,老大只是一时兴起罢了,他的宏志,绝非你们能懂得,说不定洛先生懂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是俗人,不懂他们的想法,就把先前的问题拿了出来,“不杀道虚行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决定权在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小老大在我肩膀拍了拍,领着一众人扬长而去,留下我们几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小九,我好像有些懂他们的意思。”那王信若有所思的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立马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三人,无论身份还是势力,都到达了一个点,想要更进一步,绝非这会长之位可以满足的,换而言之,他们所图谋的东西,绝非势力了,而是另一种东西了。”那王信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一字一句地说:“传承,或者说他们是想让自己在历史在留下浓重的一笔。”

    我草!

    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这什么跟什么啊,我们连混饱肚子都成问题,那些家伙居然想到历史了,这或许就是人跟人的差别。

    那王信笑了笑,“小九,你莫不信,就拿那王木阳来说,就算他当了会长,能改变什么?别忘了玄学协会还有个长老堂,很多事情都是由那些长老堂决定,所谓的会长,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,以王木阳的心性,他怎么可能甘心任其摆布,倒不如图点实在一点的东西,例如传承,又或者弄一个关于抬棺匠的协会,自己当个老祖,就算后人提起抬棺匠,也会知道王木阳这么一号人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有些搞不懂他们的想法,于我来说,给我一点钱,让我把家里的房子弄的好一些,再娶上一个媳妇,过着男恩女爱的日子即可,什么宏图大志,那些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那王信见我没说话,就问我:“小九,咱们说点实在的,明天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心中也没个主意,主要是在玄学协会上杀人,无异于自杀,就问他,“你有啥主意没?”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是砧板上的肉鱼,任由人宰割,哪能有什么主意,除非是拒绝他们的要求,只是,如此以来,倒霉的很有可能是我们。”那王信淡声道:“这样吧,明天我去弄死道虚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不待我开口,一直未曾说话的王相开口了,他说:“你还年轻,由我来,老子等会买把西瓜刀,明天一刀劈了道虚那老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咋能干傻事?”那王静儿一把拉住王相,对我说:“陈九哥哥,你看我怎样?由我对那道虚使用美人计,再用毒药毒死那老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那王静儿一眼,玛德,那道虚都七老八十了,还特么使用美人计,这不是找死么,就说:“行了,这事你们别管,明天由我来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,师傅让我们跟在你身边,是替你解决难题,哪能让你干傻事。”那王信一把拽住我手臂,沉声道:“谁都别争了,这事由我来干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王相看了过去,神色有几分伤感,“大哥,我走了以后,好好照顾静儿,以后替她找个好归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站起身,朝那王静儿看了几眼,“小侄女,叔走了后,好好孝敬你爸,莫让你爸担心。”

    一看到这里,我特么也是醉了,一把拉住王信,“行了,别争了,你没听小老大说么,必须由我亲手杀了道虚,你们杀道虚,他们不会认账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,你未来的路还长,绝对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出事。”那王信沉着脸说,“要是没猜错,他们三方势力让你玄学协会上动手,很有可能是让你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送死?

    他这句话提醒我了,那洛东川虽说对我不太亲热,但绝对不止于让我去送死,还有就是那洛东川先天晚上跟我说,让我到玄学协会时,态度嚣张一点,莫不成那洛东川在盘算什么?

    又或者说,他留有后招?

    倘若真是这样,杀道虚的事就会变得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朝王信他们罢了罢手,让他们别争了,等明天再说。

    说完,我领着他们几人回到京华酒店,也不知道是王木阳势力太大,还是咋回事,此时的京华酒店居然恢复到正常,就连酒店门口的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,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那王木阳为了方便这次行动,把京华酒店前面的一段路给封了,而这京华酒店正是王木阳旗下的一个酒店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我们找到自己的房间,刚推开门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,令我们所有人皱了皱眉头,奇怪的是,房内却是干净的很,就连一丝血液也没。

    “那帮人办事正特么干净利索,想必没少干这种事。”那王信嘀咕一声,朝里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也跟着走了进去,坐在沙边上,脑子一直想杀道虚的事。

    这一想就是大半天,大概是晚上八点的时候,那王木阳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内容很简单,他说:“道虚的几个徒弟已经悉数毙命。”

    凌晨一点的时候,那乔秀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她说:“道虚老家的势力已经连根拔起,明天看你表演。”

    短短的两句话,宣告了道虚已如昔日黄花,若不是亲身经历,我甚至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就在一天前,那道虚还呼风唤雨,仅仅是半天时间,依然成了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如梦幻般的消息,令我有种作梦的感觉,懒散地躺在沙上,双眼无神地盯着窗外的夜空,心中五味俱全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躺了多久,我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翌日,天刚蒙蒙亮,那王静儿叫醒我,“陈九哥哥,你今天打算怎么弄?当真要在玄学大会上杀了道虚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