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4章道虚之死5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支吾了一下,就说:“这个…那个…,白莲教不是你所待的地方,你…尽量早日离开。 ”

    “哦”她淡声哦了一句,也没再说话,径直朝前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乔伊丝一行人消失在街头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的背影,我一直愣在原地,有那么一刻,我很想同意下来,但是,一想到苏梦珂与王初瑶的纠缠,我有些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那王静儿见我愣在那,推了我一下,就说:“哟呵,陈九哥哥,没看出来啊,那么大个美女,跟你说这话,你居然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摇了摇头,继续道:“真不知道那女人哪知眼睛瞎了,居然会看上你,要是我的话,绝对选先前在房内那家伙,那家伙可比你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这女人啊,有些时候就是莫名其妙的,先前那乔伊丝不同意,她说啥来着,说她瞎眼了,现在乔伊丝同意了,她又说啥来着,还是说瞎眼了。

    我就纳了闷,她到底是希望乔伊丝看上我好呢,还是希望乔伊丝看不上我。

    当下,我瞪了她一眼,就朝酒店边上走了过去,那王静儿问我去干吗呢,我说:“咱们是跑出来了,那阿红、阿紫还在里面勒!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救他们?”那王静儿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,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想看那小老大有没有弄死他们俩,一旦那阿红、阿紫死了,这王木阳与道虚的仇算是结下了,而以王木阳的手段,再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我出手,那王木阳绝对会联合其他势力,将道虚弄死在这京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在这酒店边上找了一家快餐店,又找了一个还算隐秘的地方坐了下去,就打算等小老大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没想到的是,刚坐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,“小九,这场戏怎样?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立马明白过来,是王信,扭头一看,果不其然,真是他,而他边上站着的人真是王相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们怎么会在这?”我诧异地问了一句,不是让他们去找王木阳跟乔秀儿了么?

    那王信一笑,挨着我坐了下来,又朝王静儿打了一声招呼,缓缓开口道:“小九啊,你不懂这里面的事,有些事情,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,就拿王木阳来说,我仅仅跟他说了一句话,他立马同意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朝我比划了四根手指头,淡声道:“我想跟你!”

    “就这四个字?王木阳就派小老大他们来了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这四个字,那王木阳是聪明人,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只是,我没想到的是,那王木阳野心居然会如此之大,他竟想一口气吞下另外几大势力,要说啊,这王木阳是办大事的人,小九,你得多向他学习。”

    那王信丝毫没吝啬他的赞美词,把王木阳一顿夸啊,差点说成神仙下凡了。

    大概说了七八分钟的时间,那王信总算说完了,最后语重深长地来了一句,“九啊,你要是有王木阳一半的精明,我都会称赞师傅让我跟在你身边,就你这脑瓜子,天生是干苦活的料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想掐死他,好在那王相开口了,他说:“行了,你就别埋汰小九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沉默了一下,我问他怎么了,他好似有啥难言之隐,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,我又问他,你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还是不说话,这把我给急的啊,差点没脾气,直到那王信说,“就他这样子,肯定是出岔子。”

    “滚,老子的事,轮不到你管。”那王相瞪了他一眼,然后朝我看了过去,就说:“小九,我做错事了,你批评我吧!”

    “咋了?做啥错事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深叹一口气,开口道:“是这样的,我按照你们的计划去找那乔秀儿,可,那女人根本不见我,说啥她这辈子不想见到抬棺材的人,说是我们晦气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眉头皱了起来,玛德,这叫人话么,我们抬棺材的咋了,我们抬棺材的就不是人了?没有我们这些抬棺材的,让她死后在棺材里臭。

    那王相见我脸色不对,就问我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继续道:“小九,你说吧,我这是第一次给你办事吧,肯定不能办咋了,无奈之下,我只好在那乔秀儿住的地方转悠着,还真别说,我运气挺不错,碰到一个女人,这女人你应该见过,也就是第一次去找你的那个小头目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啊,我当初是让他去找乔秀儿,他找白莲教的小头目干吗,就问他:“你跟那女人说啥了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“我就把你们招待的事,跟那小头目说了,她一听,招呼十几个人就朝这边干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告诉乔秀儿?”我问。

    那王相摇了摇头,“应该没有,她当时连房子都没进,领着十几个人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白莲教内部管制这么松弛?一个小头目就能替圣母做决定?要知道来找我就意味着正式跟某个势力决裂,以那女人的身份应该没这个权利才对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我强压心中的疑惑,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后来那女人就来找你了啊,只是…我…我…”那王相说话吐吐吞吞的,差点没把急死。

    “后来咋来?”我催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沉,就说:“死就死吧,后来她去找你了,我一直在这快餐店等结果,哪里晓得,那女人才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,我当时就着磨这事是不是失败了,所以,心头一狠,就打算给白莲教下一剂猛药,我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连忙罢了罢手,“等等,你意思是…你…她了?”

    说着,我在脖子上试了一下,意思是,杀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我当时一心想促成就这样,就偷偷跟在她们身后,待她们走进一条巷子时,我…我…我给那小头目脖子来了一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