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3章道虚之死4
    那女人说,“陈九,丝丝是我们白莲教未来的圣母,容不得你造次。? ? ? ”

    圣母?

    乔伊丝?

    这…这…。

    我彻底懵了,这怎么可能,乔伊丝才去白莲教多久,她怎么可能成为圣母?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?”我朝乔伊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轻轻点头,淡声道:“家母身体不适,玄学大会后,可能会归隐山林。”

    瞬间,我只觉得浑身一凉,整个身体都抖了起来,险些摔倒,好在那王静儿扶住我,我根本顾不上那么多,朝乔伊丝说了一句,“不行,你不能当那狗屁白莲教的圣母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注意的用词。”先前说话的那女人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,冲着那女人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那女人脸色一变,好似想说什么,偏偏在这时候,那小老大开口了,他说:“各位,这里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,更不是求婚的地方,咱们先把正事办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走了过来,笑道:“九伢子,看在洛先生面上,你可以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脑子一直惦记乔伊丝要当圣母的消息,哪里听得进小老大的话,直接无视他,朝乔伊丝看了过去,喊了一句,“乔伊丝,你确定你要当那狗屁的圣母?”

    她扭过头瞥了我一眼,嗯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我感觉心里某样东西,好似被撕裂了,特别痛,整个人都变得浑浑噩噩,歇斯底吼了一声,“你若当那白莲教圣母,我便灭了那白莲教,此誓直到生命终止。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反应会如此激烈,是因为白莲教的特殊性,还有就是乔秀儿的野心会把乔伊丝带进无尽深渊,甚至可以说,一旦乔伊丝成了圣母,白莲教所犯的罪孽,悉数会移到乔伊丝身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先前,那道虚跟我含蓄说了一句,大致意思是,他成了会长,第一个要开刀的就是白莲教,而那王木阳在十堰市,也曾表示过对白莲教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我不想乔伊丝陷入这所谓的斗争当中,只愿她快乐的活着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管我?”那乔伊丝皱眉道。

    我一愣,对啊,我凭什么管她,我又不是她的谁,不对,我有资格管她,乔婆婆临终前,曾跟我说过,让我照顾好乔伊丝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说:“你奶奶临终前将你托付给我了,我有资格管你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脚下朝她走了过去,一把拉住她手臂,厉声道: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不走!”她一把甩开我手臂,怒视着我,“陈九,你理智一点,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乔伊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就是当初那个乔伊丝!”我死死地拽住她手臂,她挣扎了几下,根本没挣扎出去,这让她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就说:“陈九,你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拽住她就朝房门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俩干吗?老子还在这呢!”那小老大快步挡在我身前,冷笑道:“九伢子,这是你们家的私事,我本来不想管,但是,眼下是特殊时期,你能走,她不能!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怒吼一声,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小老大显然没想到我会动脚,愣是挨了一下,沉声道:“九伢子,你找死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拉着乔伊丝继续朝门口走了过去,那王静儿以及白莲教那些教众也跟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收拾了。”那小老大急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是我师弟,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那洛东川站起身,笑呵呵地盯着小老大,淡声道:“忘了告诉你,我这小师弟备受师傅重视,将来很有可能是那里的人,现在动他,恐怕你主子也没这个胆量吧!”

    那小老大一愣,好似在权衡什么。

    而我趁小老大愣神这会功夫,拉着乔伊丝就走,那小老大好几次想阻拦,不过,看到站在边上洛东川,他愣是没敢动手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拉着乔伊丝以极快的度从那房间走了出来,临出门时,我想起那把假的火龙纯阳剑还在房内,就朝洛东川喊了一声,“洛兄,火龙纯阳剑交给你了,替我好好保管他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****你大爷!”那洛东川面色一沉,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。

    我根本没理会洛东川的怒骂声,嘴角浮现一道笑容,拉着乔伊丝就朝外面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跑出酒店,就现先前围在下面的人已经散了,整个酒店外面显得格外冷清,偶有几个行人经过。

    “九爷,谢谢你!”站在酒店门口,那乔伊丝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谢啥,你以前也帮过我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陈九哥哥,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?”那王静儿好奇地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跟乔伊丝相视一笑,就听到乔伊丝说,“王姑娘,刚才这一切都是我跟九爷演戏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演戏?那打赌也是演戏的?”那王静儿不可思议地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笑了笑,朝我看了过来,问道:“九爷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干笑一声,刚才这一切的确都是在演戏,先前那乔伊丝朝我打了一个奇怪的手势,而这个手势的意思只有我们俩才知道,也算是属于我们俩人的小秘密。

    至于那手势的意思,其实很简单,只有四个字,想走就走。

    我当时一看到手势,立马明白过来,才会故意说打赌娶她,而接下来所生的事,要是没猜错,都是乔伊丝安排的,就连当圣母的事,也是乔伊丝捏造出来的,其目的是让我火,以此扰乱小老大。

    当然,单凭我们吵架,肯定不能离开,我们在赌,赌洛东川会出手阻拦小老大,结果我们赌赢了,在离开时,那洛东川果真出手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笑了笑,对乔伊丝说,“找个饭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明天就是选举之日,我这边还有挺多事要忙,你跟王姑娘去就好了。”她直接拒绝我的提议,又朝我道了几声谢,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三四步,她停了下来,也没回头,淡声道:“九爷,如果你真愿意娶我,我愿离开白莲教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