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6章玄学大会17
    那道虚听我这么一问,眉头微皱,淡声道:“王姓本是大姓,只惜人不行,奈何年轻力壮,又懂拍马溜须,视为第一倒也不足为奇。? 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道虚是在暗示我,那王木阳是拍马屁拍出来的能力,我也没否定,就说:“其二恐怕是姓乔了,这两方势力,务必阻挡你前进的道路,不知您老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他一愣,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“洛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不瞒您老,来找您老之前,我见过他,又向他许下承诺,他自愿放弃这次会长之争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那道虚面色一喜,整个人都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说:“当然是真的,否则,小子哪有脸面来见您老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,辛苦了!”那道虚喜道,又在口袋摸了摸,最终掏出一个红包,很薄,朝我递了过来,“小九啊,你如此上心,老夫也不能亏待你,这里面有十万块钱,密码是卡号的后六位数,也算是老夫对你的一番心意,若是他日老夫当选,老夫定在这后面加个零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玛德,十万块钱再加个零就是一百万,说不激动是假的,要知道当了这么久的抬棺匠,见过不少钱,愣是么赚着钱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立马将那红包接了过来,就说:“您老放心,小子定全力助你了,对了,要不要帮你约蒋爷出来见面谈谈?”

    那道虚原本就笑呵呵的,一听这话,老脸更是笑开了花,忙说,“如此甚好,甚好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掏出手机给蒋爷打了一个电话,又告诉他,我们所在的位置,让蒋爷空点时间过来聊聊。

    刚挂完电话,那道虚估计是真开心了,又给我拿了一张卡,说是这张卡里有五万,算是额外奖励我的。

    对于金钱,我没以前那么傻愣愣的了,自然是来者不拒,全部收入囊中,要知道我还欠杨大龙十五万块钱来着,有了这些钱,我特么总算能还清账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道虚又随便的聊了一会儿,都是一些家常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二十来分钟的时间,蒋爷来了,他今天是一身黑色西装,头梳的油蜡亮,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精神,特别是一双眼睛,总给人一种充满睿智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不,刚看到蒋爷,那道虚立马站起身,老脸都笑出褶子了,“蒋兄,您老总算来了,来,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“道兄,您老这话客气了。”那蒋爷抱了抱拳,挨着道虚坐了下去,又跟我打了一声招呼,而我则一直笑脸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分钟内,我们三人聊得都是一些家常,谁也没提玄学大会的事,直到那道虚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我才缓缓开口道:“师兄呐,今天道老爷子请您过来,是想请您帮忙。”

    那蒋爷一愣,笑了笑,“哦,道兄有事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差点没笑出来,玛德,这蒋爷装得阵特么像,就好似真不知道一般,而那道虚嘴角下意识扯了扯,估计也是被蒋爷这话给雷到了,不过,还是笑道:“蒋兄有所不知,老夫前段时间作了一个梦,梦到老夫连任了,这不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就听到蒋爷说:“道兄,这事恐怕蒋某人帮不上您,一来您老是上任会长,想要连任,其难度有些大,二来明日就是选举之日,而目前以洛东川最为热门,您老希望恐怕不大呐!”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嘛!”那道虚一边说着,一边掏出一张银行卡,这张卡的颜色是金色,以前听郭胖子说过,说是这玩意叫金卡,要存足多少钱才能办理这张卡。

    说完,那道虚将银行卡朝蒋爷递了过去,“蒋兄,这里面有一百块钱,给您老买几斤瘦肉补补身子,还望您老在这事上多费点心。”

    玛德,要是没猜错,他说的一百块钱应该是一百万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蒋爷啥话也没说,直接将那金卡揣进口袋,就说:“道兄,实不相瞒,就在三天前,那乔秀儿也给了我一张金卡,我愣是没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要?”那道虚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这社会物价天天涨,您老说说这一百块钱能干啥,想在京都买套房子都不够。”那蒋爷一边泯茶,一边淡声道。

    我特么算是听出来了,捣鼓老半天蒋爷这是打算敲诈道虚,就说:“是啊,十块钱能干啥呢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道虚面色一变,在我跟蒋爷身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您觉得多少合适?”

    那蒋爷也不说话,就伸出三根手指比划了一下,而我学着他的样子,也比划了三根手指,玛德,蒋爷能敲诈,我特么哪能落后他,要知道那道虚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,任由宰割。

    “三百?”那道虚面色一愣,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加个零。”蒋爷一边泯茶,一边笑道。

    “三千万?”道虚面色一沉,声音不由大了几分,再无先前那般淡然。

    “十年一届的选举,以您老的手段,这十年时间恐怕绝非三千万这个数吧!”也不知道那蒋爷到底有啥打算,并没有跟道虚打暗喻,而是把事情挑明了说。

    “老夫在任期间,一直勤勤恳恳为协会谋利,何来三千万…”那道虚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!”蒋爷丢下这句话,站起身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一见蒋爷要走,那道虚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我连忙站起身,“师兄,师兄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啥好说的,那乔秀儿都送了一千万,这一百万是打要饭的呢!”蒋爷脸色一沉,瞪了我一眼,“还有你小子,若不是看在咱们师出同门,老子非抽死你不可,你可知道老子为这事要担多少风险,一旦被人揭穿,老子这辈子算是完蛋了,要他个三千万,这老小子居然还不干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道虚脸色变了又变,连忙道歉,“蒋兄,说这话就见外了,老夫任职期间,对您老可不算差,您看这样行不,一下子让老夫拿三千万出来肯定有些吃力,先给您五百万,剩下二千万五百万,待老夫当会长之日,一次性转给您,您看这样可行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