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3章玄学大会14
    一听洛东川的语气,倒也在我意料之中,主要是在抚仙湖时,他就表现过对乔秀儿的反感,更为关节的一点,当时听洛东川的语气,他与乔秀儿好似以前相识,只是不知道碍于什么原因,他并不知道乔秀儿就是乔伊依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淡淡地问了一句,“你现在心情还好吧?”

    他好似没想到我会这样问,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想跟他卖关子,就说:“假如,我说假如,假如乔秀儿就是乔伊依,你会怎样?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陈九,大半夜的,你若是找我开这种玩笑,我会很生气,后果会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我早就猜到他会这般反应,连忙补充了一句,“洛东川,跟你说实话吧,我从某个渠道知道乔秀儿是乔伊依,至于她容颜大变,苍老至四五十岁,很大原因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她不可能是伊依。”那洛东川一掌拍在桌面,厉声道:“陈九,你再乱说,信不信老子活撕了你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唬,我特么居然怕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那时候的我,在交际方面极不擅长,但想到拉洛东川下水,愣是鼓起勇气,就说:“你觉得我会大半夜给你打电话,就为了骗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她不可能是我的伊依,当年伊依是出了名的善良,而那乔秀儿简直就是恶妇人,她不可能是我的伊依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洛东川眼睛一直盯着我看,好似想从我脸上看出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而我则直视着他,一字一句地说:“乔秀儿就是乔伊依,绝无半点虚假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?”他声音一冷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就说:“你应该知道玄学协会有一份内部资料吧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就问我:“那乔秀儿是白莲教的圣母,跟玄学协会有啥关系?”

    我也不想隐瞒他,就直接告诉他,我看过乔秀儿的资料,又将乔秀儿跟他的事,大致上讲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听后,愣了好长一会儿也没开口,直到我轻声咳嗽一声,他才回过神来,淡声道:“那份资料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交给蒋爷了。”我直接推倒蒋爷身上去了,总而言之,那份资料绝对不能给洛东川看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话音刚落,那洛东川立马掏出手机,嗯了几下键盘,就听到他手机嘟嘟的响了起来,要是没猜错,他这是给蒋爷打电话。

    或许是深夜的缘故,一连打了三个电话蒋爷都没接,直到第四个电话才被接通,就听到那洛东川说,“师兄,我要一份乔秀儿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我整颗心悬了起来,生怕蒋爷会说资料在我这边,当下,我倾耳听去,就听到电话里传出蒋爷那不咸不淡的声音,“什么资料?”

    “玄学协会内部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行,蒋天生,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洛东川啪的一下把电话给挂了,眼神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淡声道:“呵呵,当真是人走茶凉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明白他意思,估摸着是在说蒋爷,我也没说话,就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重重地叹出一口气,站起身,问我有烟没,我说有,便给他递了一根,他接过烟,点燃,缓步走到窗前,好似在思考什么,又好似在回忆什么。

    待一支烟过后,那洛东川站在窗边,淡声道:“陈九,你刚才说她容颜大变,是因为我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把早已编好的谎言对他说了出来,就告诉他,乔秀儿担心自己配不上洛东川,便一直潜心眼睛蛊术,因为急于求成,导致那乔秀儿动了歪念,最终变得面容苍老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听我这么一说,沉思了一会儿,语气陡然变得淡然起来,“说吧,你想让我帮你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玛德,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,只是,我好似没什么要他帮的,就说:“没啥,只是知道这个消息,想告诉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眼神在我身上扫过,也不晓得是夜深的缘故,还是那洛东川眼神的缘故,被他这么一扫,我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寒颤,就听到他说:“呵呵,陈九,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,又把我叫过来,就为了告诉我这个消息?你觉得我信吗?”

    草,我暗骂一句,居然把这茬给忘了,连忙说:“乔伊依是乔伊丝姐姐,而我跟乔伊丝又是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洛东川啪的一掌拍在窗台,就听到哐当一声,整块玻璃应声而碎,“陈九,聪明人说话不需要揜揜缩缩,想说啥就直说,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坦诚说,被他这么一弄,我有些胆怯了,就颤音道:“听蒋爷说,下一任会长是王木阳,而我跟王木阳有过节,我想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话,他接了一句,“你想让乔秀儿当会长?故此,才会把这个消息告诉我,意思是让我帮乔秀儿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脑子乱糟糟的,这洛东川没来之前,我脑子想过很多问题,可,自从跟他说话后,脑子想的那些东西完全没用,只好顺着他的话往下编,偏偏在这个时候,门外想到一道清脆的女声。

    “陈九,开门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是王静儿,刚来京都时,这小妞说去见男朋友了,没想到居然会大半夜回来,我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愣在那,根本不敢搭话,我怕那王静儿一进来,整个计划就泡汤了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何等聪明,一见我脸色不对,冷笑一声,就朝门口走了过去,拉开门,就见到王静儿怒气冲冲地看着洛东川,“死陈九,开个门也这么迟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已经走了进来,一边走着,一边问,“陈九,我两位师兄呢?”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就朝那王静儿回了一句,“他们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了?”她好似没回过神来,一边嘀咕着,一边坐在我边上,令我郁闷的是,她…她…她居然没现这房间多了一个人,而是问我:“他们干吗去了?”

    不待我开口,那洛东川走了过来,冷声道:“他们被陈九打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玛德,穿帮了,我恨不得活生生地撕了那王静儿,玛德,这个计划眼瞧就要成功了,偏偏这个王静儿回来,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