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2章玄学大会13
    那王相何等聪明,立马会意过来,就回了我一句话,“抬棺不涨价,我们这些”

    然而让我奔溃的是,那道急促的脚步声居然又从我房门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玛德,这酒店咋回事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正准备跟王相解释几句,那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,我…我…我已经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,那王相更是一副苦瓜脸看着我,可怜兮兮的,愣是不敢说话,就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我揍他。

    好吧,戏都演到这份上了,也不好就此停止,便再次举起拳头朝王相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弄了七八次,每一次那道急促的脚步声都会从我房门前经过,而我担心打开房门遇到洛东川,也不敢开门,只好闷着头揍王相,而王相则麻木的看着我,意思是,揍吧,我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阵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,我举起拳头就要砸下去,门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嬉笑声,“小九,我走了哈!”

    我一听,是王信的声音,玛德,刚才这一切是那老东西在捣鬼,就朝王相看了过去,他脸色铁青,咬牙切齿,好似想把王信活生生吃了。

    “王大哥,那个…”我支吾一声。

    他一罢手,“没事,这不管你事,等有机会,老子非要整死那个王八羔子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好说话,这是他们师兄弟的事,作为外人,我若随意插手的话,恐怕会惹得他们反感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,我以为又是那王信在捣鬼,就准备让王相去看看,哪里晓得,那王相说,“小九,这次应该是洛东川,我那师弟的性格我再清楚不过,他说走了就是真的走了,来吧,别犹豫了,揍我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不过,考虑到正事,也顾不上那么多,抬手就是一拳砸在王相后背的位置,而那王相则连连后退,嘴角流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关心一句,偏偏在这时候,门口传来洛东川的声音,“陈九,你在不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正主来了,也没回话,就朝王相跑了过去,抬手又是一拳砸了过去,嘴里怒吼道:“王相,别以为你是老八仙,我就不敢动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那王相狂笑一声,“陈九,尊敬你,叫你一声宫主,不尊敬你,你特么就是一个屁。”

    言毕,那王相怒吼一声,向我冲了过来,朝着我腹部就是一拳,我本来能挡住他这一拳,考虑到刚才揍了他那么多次,也没挡住,任由他拳头砸在我腹部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老东西这一拳的力气特别大,整个腹部宛如被车子撞了一下,就连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草拟大爷!”我大骂一句,就准备跟他干一架。

    门外的洛东川,显然是听出房内的动静,猛地喊了几声,“陈九,是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我气喘地回了一句,又与那王相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场打斗演的逼真一点,我根本不敢留手,那王相估计也是考虑到一点,下手根本没留情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王相手头上的功夫还不错,至少我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!”那洛东川在门口喊了一声,紧接着,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一听脚步声走远,我以为洛东川是去找服务员找钥匙,至于踹门这种动作,只会在电影跟中出现,毕竟,电影中的房门都是两三脚就踹开了,而现实中的房门,再乘以十,我估摸着也踹不开吧!

    “王相…”我脸色缓了下来,就准备喊他停下来,等脚步声过来时再继续演戏,毕竟,我们现在可是实打实的打架。

    而那王相显然是想到什么,冲我摇了摇头,意思是让我继续跟他打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想,莫不成洛东川根本没走,而是站在门外,一想到这个,我诧异地瞥了王相一眼,他是怎么知道的?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,先前那王信看似在捉弄王相,实则是在告诉王相,让他要提防洛东川用这招。

    而事实证明,王相的担心是对的,这不,我刚跟王相打了起来,就听到洛东川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陈九,我有急事找你,先开门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警惕地盯着王相,一边朝门口靠了过去,打算开门。

    那王相一看我动作,怒吼一声,“陈九,你个杂碎,故意骗我来这里,原来是找了帮手。”

    我偷偷地朝王相竖了一根大拇指,这老东西真特么会说话,就说:“找尼玛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将房门打开,就见到洛东川一身黑色休闲装站在门口,眉目之间好似有几分惆怅。

    一见我,那洛东川一愣,就问我:“咋回事,你跟谁在干架?”

    我抬手朝王相指了一下,就说:“没事,是我们八仙宫一个八仙,找我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那洛东川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瞥了一眼,淡声道:“既然你有事,我等会再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身影凑了过来,厉声道:“陈九,你个阴险的小人,居然…”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是王信,正准备说话,那王信朝我冲了过来,看那架势是准备打我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洛东川居然出手了,他挥手之间,那王信已经被他制得死死的,他淡声道:“不想死,立马滚!”

    “算你狠!”那王信瞪了我一眼,又胆怯地瞥了洛东川一眼,眼神中好似闪过一丝疑惑,也没多问,便走进房内扶起王相,厉声道:“陈九,从此以后,山水不相逢,别怪我们八仙宫的八仙卖主求荣。”

    “滚,滚了以后别回来了。”我故作生气,大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很快,那王信扶着王相离开,在经过洛东川身边时,他们俩人的眼神直刷刷地盯着洛东川,好似在疑惑这洛东川怎么跟我长的一样。

    而这眼神在那洛东川看来却有别的意思,这不,他们俩刚离开,那洛东川就说:“陈九,你自己注意一点,刚才在楼下看到后来的那家伙一直在门口打电话,好似叫人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对那王信佩服的五体投地,他这一通电话算是让洛东川彻底信服了,再加上刚才洛东川在门口的试探,我敢百分百肯定,那洛东川绝对信了我们刚才演的戏,不然,他不会招呼我注意一点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下意识笑了笑,就说:“没事,就他们俩估计翻不了天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房门关上,又安排洛东川坐在沙上,在这期间,那洛东川问我伤势有没有问题,又问我住在这里习不习惯。

    这让我受宠若惊,这洛东川的性格,我多多少少了解一点,他绝对不会如此关心我,估计是想知道乔秀儿的事,而他自己却又不好开口,在等我主动提乔秀儿的事。

    看穿这点,我也懒得跟他客套,就在他对面坐了下去,“这次叫你过来,只想告诉你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一紧,连连点头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,轻声问道:“关于乔伊依的事?”

    一见他这副表情,我暗道有戏,看情况,这洛东川对那乔秀儿还有情,就说:“还记得白莲教圣母是谁么?”

    “乔秀儿啊,咋了,跟乔伊依是什么关系?”他好似挺反感乔秀儿,在说到乔秀儿三个字时,他语气有股深深的厌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