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1章玄学大会12
    那王信见我脸色不对,也不敢再造次,就问我:“是不是拉洛东川下水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把先前的想法跟他说了出来,他一听,立马说:“这个简单的很,就说乔秀儿之所以会变成这样,是因为爱洛东川爱的太深,不想成为洛东川的累赘,便动了歪念头,结果导致容颜苍老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了!”他罢了罢手,继续道:“很多办法没你想的那么复杂,男女之间那点事就是那样,不是你爱我,就是我爱你,再有就是你伤我,我伤我,总归就一个字,自己作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!虽然我听的不是很懂,不过,他的话好似有那么几分道理,不过,有点一点我不敢肯定,那便是洛东川与乔秀儿以前到底是怎样的情侣,万一洛东川知道乔秀儿的事,我若是再瞎编一番,那不是自找难堪么?

    当下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找到洛东川的电话,直接拨了过去,大概响了十来秒钟的时间,一道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哪位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些紧张,主要是我很少撒谎,猛地呼了几口气,问道:“是洛东川么?”

    “是,你哪位?”电话那边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我鼓足气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哦,你啊,有事?”他的声音很淡,淡到令人听不出他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“关于乔伊依的事。”我不想跟他拐弯抹角,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话。(注:乔秀儿,原名乔伊依。)

    这话一出,电话那边久久没有声音传过来,我还以为洛东川挂了电话,就拿起手机看了一下,上面显示正在通话中,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若是你不想知道她的事,那我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那洛东川语气变得有些急促,再无刚才那股淡然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我故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还好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能听出洛东川的声音在打颤,估计是激动了,这让我暗道有戏,就说:“电话说话不方便,你来我房间详说。”

    “房间?”他一愣,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告诉他,我目前在京华酒店,又告诉他房号,让他尽快赶过来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也没顾及什么大半夜的,就说给他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洛东川啪的一下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待他挂断电话后,我把洛东川的原话告诉王信,就问他接下来怎么弄,他说,让我掐准时间,等洛东川进门的时候,最好揍王相一顿,一来让洛东川做个见证人,见证八仙宫正式分裂,另一方面又能增加整个计划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尴尬地朝边上的王相看了过去,“王大哥,等会可能要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师兄弟本来就是你的人,揍一顿没事,只是,小九,等会揍我的时候,能不能连带把王信给揍了,让我们师兄弟两人一起出去,也好有个伴。”那王相说这话的时候,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无非是想拉王信挨揍,就朝王信看了过去,问他:“你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沉思道:“师兄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毕竟,我跟师兄面相有几分相似,若是俩人分开的话,很有可能会引起洛东川怀疑,所以,我有个更加完美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计划?”我下意识问。

    “等会我先出去,等你揍完师兄,我来扶着他出去,这样以来,你打了我师兄,我肯定要找你报仇,这梁子算是结下了。”那王信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特么算是彻底明白了,这师兄弟俩就是属于欠揍的主,就说:“行,就以你所言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,你不能偏心啊!”那王相鬼叫一声,吓得我瞪了他一眼,玛德,这俩人都四十来岁的年龄,办事还没个正行,就朝他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等会不会亏待他。

    那王相估计是明白我意思了,朝我挤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商定好这一切,那王信说他去楼下待一会儿,大概二十五分钟后,再上来,又招呼我,十八分钟的时候,必须动手揍王相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就示意他赶紧离开,而我跟王相则聊了一会儿,大概聊了十来分钟的时间,我估摸着洛东川应该快来了,就跟王相说:“王大哥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啊,你下手得轻点啊!”他一脸哀求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绝对会很轻的。”我微微一笑,学着王信的样子,举起拳头就照着他鼻子上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拳下去,那王相朝后退了好几步,猛地一口鲜血吞了出来,紧接着,那王相揉了揉脸颊,从嘴里吐出三四颗牙齿,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“小九,这是要我老命啊!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自从身子生某种变化后,我浑身的气力好似生了一个质的变化,刚才我明显只用了三分气力,谁知道居然会造成如此后果,就说:“抱歉啊,我力气大了点。”

    那王相警惕地瞥了一眼,颤音道:“小九,我这老骨头可经不起你几圈,你千万要看着点,别把给弄挂了啊,我还有闺女要养勒!”

    我歉意的笑了笑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本声,应该是洛东川来了,我哪里敢说话,举起拳头照着王相后背砸了下去,这一次我只用了一成的气力。

    所以,那王相只是稍微吃疼一声,倒也没啥大事,就说:“小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音落地,我脸色故意沉了下去,厉声道:“作为八仙宫宫主,我有权利让你做任何事,别想着抬棺涨价。”

    那王相是老江湖了,自然明白我意思,就回了一句,“抬棺不涨价,我们这些八仙怎么活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先前那道急促的脚步声居然从我房门走了过去,玛德,捣鼓老半天居然不是洛东川,这让我不由苦笑一声,就说:“弄错了,那洛东川估计还要等会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了,这次,我根本没给王相回神的机会,又是一拳砸了下去,嘴里重复了刚才那一句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