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0章玄学大会11
    那王信深深地瞥了一眼,笑道:“你觉得乔秀儿吃亏后,王木阳会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他会认为道虚比乔秀儿技高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未来玄学会长的人选,他见到这种情况,为了彰显自己的势力,应该会想法设法胜过道虚,就算他不想,只要师兄再隐晦地向王木阳表示投诚的意向,我相信王木阳只要不傻,应该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了,他这是双管齐下,一方面利用八仙宫内斗,另一方面利用选举之前,各方势力想向玄学长老堂展示自己的势力,说穿了就是,让长老堂那些老人看看各自的能力,几个比较大的势力较暗劲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用看怪物的眼神盯着那王信,这个不说话的闷瓜,居然会在不到片刻时间想到如此办法,光凭这智商,估计跟游天鸣有得一拼了,不对,就算是游天鸣在这,我估计游天鸣短时间内绝对想不出这么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王信见我盯着他,就说:“别看了,这个计划能不能成功,还要看你能否说动洛东川,否则,这一切都是纸上谈兵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洛东川是整个计划最为关键的一点,毕竟,乔秀儿他们都不傻,就说:“行,我现在就给洛东川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能是现在。”那王信罢了罢手,陡然,他举起拳头,照着王相鼻子就是一拳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突兀的变化,令我们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,那王相则捂着鼻子,双眼冒火地盯着王信,怒骂道:“你找死是不?”

    我也懵了,刚才还好好的,咋忽然就动手了,就问王信原因。

    他一脸笑意地解释道:“如果身上没点伤,谁会相信你跟师兄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让我哭笑不得是,那王信说这话的时候,居然想王相挤了挤眼色,好似在说,老子终于能光明正大地揍你了。

    那王相的反应出我们所有人的想象,他居然从腰间摸出一把匕,猛地朝王信刺了过去,大骂道:“好你个兔崽子,公报私仇,我知道当年小玉嫁给我,你一直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们两人已经打了起来,哪有半点师兄弟的关系,完全是拿彼此当杀夫仇人。

    他们在打斗的时候,我则在边上静静地看着,说实话,我对他们了解不多,也想看看他们俩到底有啥本事,令我失落的是,他们俩的打斗,并没有出现电视上的刀光剑影,而是像农村妇人打架那般,你拽我头,我踢你****,你踢我****,我就照着你太阳穴打。

    看了两三分钟后,我实在是没了兴趣,就让他们出去打,又让一直在愣着的何建华想办法给蒋爷传递一个信息,让他明天一大清早务必让蒋爷跟我去找道虚。

    那何建华嗯了一声,扭头就走,临出门的时候,他停了下来,关切道:“小九,我走后,要是有人对你不利咋办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没事,那对师兄弟在这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重重点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掏出那份资料看了起来,脑子一直纠结一个事,那便是如何拉洛东川下水,若是直接跟他乔秀儿就是他当年的女朋友,以洛东川的为人肯定不会信,毕竟,那乔秀儿的面孔看起来四五十岁,别说洛东川,就算是我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便是将乔秀儿的资料带过去,直接拿给洛东川看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话,又会出现一个新的问题,那便是这资料上面记载洛东川并不知道乔秀儿毒害他一家人,一旦让洛东川知道,我估摸着别说帮乔秀儿,搞不好还会想办法弄死乔秀儿。

    咋办,咋办,我死劲挠了挠后脑勺,有时候想想,智商这玩意真好,可我这人老实巴交的,根本没有那些坏心眼,也想不出那种损人的办法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让王信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蛋疼的是,那师兄弟二人正打的热火朝天,一个蓬头乱,脸上有不少血迹,另一个裤裆的位子破了好好几个洞,大腿内侧有不少鲜血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我朝他们喊了一声,就说:“王信,你过来帮我想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!”他丢下这句话,直接跟王相干了起来,一边打着,嘴里大骂道:“马拉个靶子,当年要不是你千里送豆腐,小玉怎么可能被你感动,又怎么可能跟你生下静儿。”

    “草,女人都喜欢真心付出的男人,当年你在她面前耍小聪明,导致小玉认为你心性不稳,最终才选了我。”那王相大骂道,手头上的动作丝毫没慢下来。

    “屁话,女人都喜欢坏坏的男人,老子当年可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。”

    “滚,就你那鞋拔子脸还风度翩翩,你知道小玉怎么形容你的么,她说,你长着一副欠揍的脸,每次看到你都有种晕车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王相,我算是看透你了,当年师傅出门在外,一而再的招呼你照顾我,没想到你个怂蛋,不但没照顾我,还抢了我心爱的女人,简直是善尽天良,老天爷怎么用旱天雷劈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,师傅是让我照顾你的生活起居,又没让我照顾你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眼瞧他们俩越扯越远了,我特么也是急了,就吼了一声,“你们是不是想回山上去,如果是,你们继续,老子走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处,他们俩一下子就愣住了,紧接着,那王相一脸嬉笑地走了凑了过来,“小九,我们师兄弟就是闹着玩的,都怪他把陈年往事翻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玛德,不让我翻陈年往事也行,让静儿做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滚,那是我跟小玉的女儿,你休想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对师兄弟,我特么头疼的很,刚认识他俩时,给人的感觉还行,一动一静,捣鼓老半天,这俩人这几天是在我面前装逼,这才是他们的本性,我甚至王老爷子把他们送到我身边来,是不是在害我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再次怒吼了一声,“王相你闭嘴,王信你过来,替我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还是小九聪明,知道某些人只有把力气,脑瓜子不灵光。”那王信洋洋自得地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“你也不是什么好鸟,赶紧的,替我想想办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