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9章玄学大会10
    听王信这么一说,我也不敢开口,就默不作声地盯着他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那王信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我相信各方势力来到京都的目的不外乎是两种,一种是自认有点本事,觑视会长之位,认为自己有机会当会长,另一种是明知自己没这个势力,来到京都应该是想跟未来会长拉好关系,而你刚才说的那三种,他们绝对这些人当中的翘楚,所以,拍他们马屁的人绝对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他说的倒是真的,就问他,“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们就充当那些拍马屁的人,而这拍马屁的人,不能由你去,让我师兄代表八仙宫去拉关系,与此同时,你需要摆出一副姿态,那便是你已经将我师兄赶出八仙宫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王相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不解,这是闹哪样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淡然一笑,“你试想一下,你这边将我师兄赶出八仙宫,而我师兄却去拍别人的马屁,这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立马补充了一句,“外人会以为我们八仙宫内部生争斗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他满意的点点头,“一旦外人以为八仙宫内部生争斗,那么我师兄所做的事跟你都没关系了,咱们便可以两面出击,由我师兄先去拜访乔秀儿、王木阳、洛东川,而你则去拜访道虚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他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很简单啊,你跟道虚说,你全力支持道虚当会长,甚至可以在适当的时机让蒋爷跟道虚见个面,值得注意的一点是,你必须跟道虚说一番话。”他神秘兮兮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八仙宫内斗严重,大部分八仙被我师兄给挖走了,要求道虚帮你重整八仙宫,必须将我师兄除掉。”他瞥了王相一眼,继续道:“师兄,你需要注意一点,若是道虚直接对你动手,你要作好防范,别真把性命搭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隐约有些明白他的打算了,估摸着是打算利用八仙宫的内斗,将道虚拉到我这边的战线,而王相则转投乔秀儿、王木阳、洛东川那边去。

    等等,有点不对啊,以乔秀儿的性格,应该会招收王相,毕竟,八仙宫大大小小也是个组织,招收了,就意味着白莲教多了一方势力,而那王木阳跟八仙宫算是一脉相承,应该也不会反感,唯一不可取的地方是洛东川,那人估计对八仙宫没啥兴趣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跟王信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面露难色,缓缓开口道:“整个环节难就难在拉洛东川下水,一旦洛东川不下水,另外两方势力未必会相信师兄的投诚,唯一的办法就是由你想主意让洛东川下水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这王信的全部计划应该是,借八仙宫内斗,让八仙宫在乔秀儿、王木阳、洛东川争夺王相的投诚,而道虚为了让我全力帮他,绝壁会替我倾尽全力灭了王相,如此以来,很自然地将他们拉入战圈,而我们这些人则可以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就如王信刚才所说,整个计划最关节的一点是让洛东川下水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我记得蒋爷给的资料上面写过,说洛东川是乔秀儿的第一个男人,也就是说,想要拉洛东川下水,只有在乔秀儿身上动手脚,不过,有一点我不敢肯定,那便是洛东川是否对乔秀儿还有感情。

    若是有感情,洛东川应该会放弃会长之位,全力帮乔秀儿,一旦帮乔秀儿,便会直接站到道虚的对立面,整个计算就算成功了。

    若是没感情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硬着头皮朝王信说,“我尽量想办法拉洛东川下水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王相立马朝王信问了一句,“师弟,我要是找乔秀儿他们,应该怎样跟他们说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向他们投诚,但是,这个投诚不能太明显,必须要隐晦,一旦太明白了,会适得其反,这样吧,你找到乔秀儿就说,你手下有多少八仙,他们是如何重义气,而作为八仙宫宫主的陈九,却处处排挤你们八仙宫的八仙,若是乔秀儿问你为什么会排挤你们,你就说陈九想把从衡阳带过来的八仙安排在八仙宫的高位,然后再隐晦地表达,乔秀儿要是帮你灭了陈九,你便领着八仙宫的所有八仙投诚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王信好似想到什么,朝我瞥了过来,“现在是特殊时机,让乔秀儿灭了你肯定不行,对了,你们八仙宫有啥信物没?例如一些掌教令牌之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就说:“有,火龙纯阳剑,只是,那纯阳剑现在不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随便挂把剑就行了,估计乔秀儿他们也不识货,毕竟,你们八仙宫在京都这些势力眼里,就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势力,谁会在你们的信物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脸色沉了下来,玛德,这王信太特么不会说话了,好歹我也是八仙宫宫主,哪能当着我面这样说,这特么太不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那王信估计是看到我脸色不对,忙说,“抱歉,我这人说话就是直白,别在意啊!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也懒得跟他计较,就让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再次开口道:“乔秀儿为了让我师兄投诚,应该会想办法盗你的火龙纯阳剑,而你现乔秀儿来盗你的火龙纯阳剑时,就要求道虚务必保护好火龙纯阳剑,如此以来,他们两人斗了起来,而他们相斗的结果,必须由道虚略胜一筹,最好能弄死白莲教一两个人,加深他们之间的仇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问我有没有水,说是口渴了,我连忙丢了一瓶矿泉水给他,就问他:“他们两人之间的仇恨出来,那王木阳呢?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“这个更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简单法?”我又问了一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