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3章玄学大会4
    道虚的话,令我浑身一个激灵,宛如当头浇水,过往的种种的眼前闪过,蒋爷见我脸色不对劲,就问我:“师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道虚,显然是听到蒋爷的话,笑道:“小九,不错,老夫原本还担心你会食言,没想到你真的去找蒋爷,你放心,只要老夫连任,少不了你的好处,老夫甚至可以向你保证,待老夫连任之日,必定让你的? 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也不知道怎样回答这个问题,心里却已经确定,无论如何,绝对不能让道虚连任,毕竟,道虚的为人我是再清楚不过,一旦让他连任,恐怕最先倒霉的就是八仙宫。

    我随意的敷衍道虚几句,大致上告诉他,我跟蒋爷正在帮他说好话,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刚挂断电话,蒋爷凑了过来,问道:“道虚的电话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他:“师兄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,“你先忽悠他几天,待大选那天,再想办法,对了,那道虚的势力不容小觑,你最好作好准备,一旦他没连任,十之**会拿八仙宫开刀,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本来想说,找警察帮忙,但想到道虚的为人,愣是咽了下去,要知道道虚那人,****招的办法极为变态,而警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着半仙宫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为难,一方面是道虚连任的事,一方面是担心八仙宫那些八仙,虽说我跟那些八仙感情并不深厚,但作为八仙宫宫主,我哪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当今之际,唯有趁玄学大会之际,想办法弄死道虚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我完全看不清道虚的本事,就连他最擅长什么也不知道,更不知道他身后还隐匿着哪些人,想要弄死他,绝非我这毛头小子能搞定,一来我势单力薄,二来我自己还是菜鸟,哪有本事去搞道虚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是没办法,那蒋爷问我是不是有啥为难事,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事,他又问,要不要他帮忙。

    我想过找蒋爷帮忙,但人总要学会成长,不能万事依赖外人,眼下这事,只有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旋即,灵光一闪,我脑子闪过一个想法,这个想法是源于游天鸣的主意,他那时候打算用这个主意对付白莲教,而现在白莲教是玄学协会的人,我肯定不敢动,倒不如将那个主意用到道虚身上,指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连忙问蒋爷,“师兄,我想向你打听几个电话,不知可方便?”

    “哪些人?”他面色一愣,疑惑问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地说:“王木阳、洛东川、乔秀儿,我需要他们三人的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”他怔了一下,就说:“按照规矩来说,他们的电话号码肯定不能外泄,不过,既然你开口了,我就违规一次也没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那三人的电话号码给我,又问我:“你要他们电话号码干吗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“没啥,我跟这三人也是老相识了,约他们出来散散心,顺便商量一下道虚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好似想到什么,就说:“小九,你打算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连忙打算他的话,“为今之计,也只有这样了,否则,八仙宫连带我在内,恐怕都会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这四人没一个好招惹的,先说那洛东川,虽然你们名为师兄弟,但听师傅说,这人干事喜怒无常,根本不管什么正与邪,行事全凭个人喜好,就连玄学协会也有不少人将这洛东川视为禁忌,没几个人愿意招惹他,主要是这小子背后****手的功夫,那可是一绝,听说出道时,一手闷棍敲的那是活灵活现啊,最为重要的一点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在我脸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他现在已经出师了,而且对师傅有着某种恨意,他极有可能将这种恨意转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蒋爷在我肩膀拍了拍,继续道:“至于另外两人,那王木阳与你是仇怨,这点无须我多说,最后一人,乔秀儿,现在玄学协会不少人说,这女人已经被白莲教同化,说穿了就是,她现在看似是玄学协会派去白莲教的卧底,实则是不是卧底,估计她自己知道,所以,小九,我劝你一句,这三人最好都不要招惹,一旦惹恼任何一人,你恐怕无法安全离开京都,就连我也无法保你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想了一下,就说:“你有他们三人的详细资料没?”

    “王木阳跟乔秀儿的资料有,那洛东川的资料在玄学协会只有两个字。”在说到洛东川时,蒋爷的声音好似有几分恐惧。

    “哪两个字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保密!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一听,就目前知道的这几个组织来说,那玄学协会是数一数二的存在,也算是国内顶尖的一个组织了,就连这样的组织,对于洛东川的资料却是保密两个字,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跟那洛东川也接触几次,看上去就跟普通人差不多啊,唯一的区别在于他腰上系着一把金色的鲁班尺。

    那蒋爷见我没说话,担心道:“小九,一旦招惹这三人,无疑是玩火,我再次劝你一句,切莫招惹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只是个普通至极的抬棺匠,哪里想招惹他们,之所以能来京都,还是全凭蒋爷的关照,否则,连入门的资格都没有,就这样的我,哪有资格招惹他们三个。

    可,现在只有这个办法弄死道虚,不然,死的就是我跟八仙宫的八仙们,箭在弦上不得不,我也是无奈的很。

    考虑一番后,我对他说:“师兄,这事你就别管了,万一失败免得牵连你,你将另外两人的资料跟电话给我,我自己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见我如此坚持,又劝了我一番,大致上跟先前一样,让我别招惹他们,而我这人性格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,就一再催促他给我资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