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2章玄学大会3
    那蒋爷一听这话,立马明白过来,就说:“师弟,你这是打算从我口里套话,我劝你放弃这个念头,师傅他老人家再三招呼,不能让你知道他的身份,否则会影响你的前程,至于洛东川的事,我跟你交个底,在这次玄学大会之前,我只听过他名字,没见过他真人,就在前几天见到他时,我还以为是你来着。? 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再问下去,他罢了罢手,“这事就此打住,咱们继续说玄学大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给我开了一瓶啤酒,缓缓开口道:“这洛东川当选会长的几率最大,一是因为他师傅的徒弟,在玄学协会比较特殊,即便他从未入过会,但,一提到师傅的名号,多数人都要给师傅几分薄面,正因为如此,这洛东川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玄学协会会长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本来想问一下关于洛东川的事,但考虑这次的正事,就问他:“那第三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答的问题,而是在我身上盯了很久,方才开口道:“这第三人是你小情人的母亲,也就是乔秀儿,她当选会长的几率仅仅低于洛东川,而且这几天有上涨的姿势,隐约有过洛东川的趋势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一直很纳闷一件事,这玄学协会的会长是怎样产生的,靠投票选举,还是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这会长的位置,在外人看来是投票选举产生的,实则却不是,主要还是看玄学协会长老堂的意思,他们认为谁最合适当会长,便会指定由谁来当,当然,这是内部消息,外行人一直以为是投票选出来的,这才让多方势力不断地送礼。”

    我郁闷了,倘若蒋爷不说,我也以为这会长的位置是投票选出来的,想想也对,堂堂玄学协会,怎么可能通过外人的投票而选会长,估计也就是走走过场罢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没有深究下去,就对蒋爷说,“蒋爷,你对乔秀儿的身份可曾调查清楚?”

    我这样问,是在暗示他乔秀儿的身份,让他主动提出来破坏乔秀儿参选,这样以来,我就不用欠他人情,毕竟,这世界上,就属人情债难还了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解释道:“哪里需要我调查,玄学协会内部相关人士早已将乔秀儿的身份调查的一清二楚,光资料足有一本书那么厚,从她小时候六岁开始,一直到现在,就连你上次遇到乔秀儿的事,也在那份资料上面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脱口而出,“既然知道她身份,为什么还让她产选,这不是让邪教当道么?”

    他一掌拍在我肩膀上,缓缓开口道:“师弟啊,这世界上很多事情,并不是用眼睛就能看到真相,有些时候,咱们必须学会用心去看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他一笑,淡声道:“你只知她是白莲教圣母,却不知她还有另一个身份,玄学协会人事管理处处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我懵了,惊呼道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师弟呐,众所周知白莲教是邪教,你可曾想过数百年以来,白莲教为什么从未被人覆灭过?原因真是白莲教太强大?又或者说,是白莲教隐匿太深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“当然不是,这么跟你说吧,单凭玄学协会,想要覆灭白莲教,只需一道通告,便能让白莲教消失,玄学协会偏偏没有这么做,至于原因,其实很简单,万物有正必有邪,倘若邪都被消灭了,那么正还是正吗?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懂他意思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师弟,你幻想一下,倘若白莲教被消灭了,你敢保证不会出现第二个白莲教么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双眼一直盯着蒋爷,等着他继续讲。

    他说:“既然不能保证,为什么不能让白莲教一直存在下去呢,至少这样能让世人对白莲教有所认知,说穿了,就是让白莲教背上邪教的名头,暗地却被玄学协会掌控整个白莲教,一来能控制白莲教犯事,二来能了解白莲教的每一步动态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大致上明白了,捣鼓老半天,所谓的白莲教实则是被玄学协会控制,那么问题来了,一旦白莲教做了啥坏事,最终责任是追究谁?

    我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蒋爷一听,苦笑道:“师弟啊,这种事都不明白么,一旦出了啥大事,在白莲教随便抓几个人出来,就算完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玛德,这办法真特么阴损,好处全让玄学协会沾了去,坏事全让白莲教背,只是,我想不明白的是,白莲教好歹也传了几百年,它们会看不出玄学协会的手段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问蒋爷,“白莲教那边没啥反应?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现在啥社会了,大家都是涂安稳过日子,哪里还会像古时候那样抢地盘,而抢信徒,白莲教那些老古董,个个都是子孙满堂的人,他们也乐得清静,更为重要的一点是,只要不动那些老家伙的权利,就算地球毁灭了,我估摸着他们也不会在乎,更何况只是让白莲教渐渐变白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若有所思的思考起来,倘若一切如蒋爷所说那样,我答应王静儿师傅的事,也算是做到了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如果白莲教真是被玄学协会控制,那么乔秀儿的行为是?

    要知道在抚仙湖时,我差点没被那乔秀儿给弄死,好在后来洛东川救了我。

    我把这事跟蒋爷说了出来,他给我的解释是,玄学协会内部有人想弄死我,那乔秀儿只是奉命行事,并不属于她的个人行为。

    这让我差点没暴走,我特么一直白莲教耿耿于怀,现在却被告知这一系列消息,我有些接受不了,脑子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,那便是陈天男的遗言,他希望覆灭白莲教,而现在动白莲教,无异是跟玄学协会作对。

    考虑一番后,脑子乱糟糟的,本以为找蒋爷能阻止乔秀儿参选,而真相却是残酷的要命,或许就如某人说的一句话,有些事情不知道就是幸福。

    如果有得选择,我宁可选择不知道这所谓的真相,更愿意当个傻子,把白莲教视为终生大敌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干笑两声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白莲教为什么会将陈天男媳妇的阳魂视为白莲教叛徒,说穿了,或许那女人才是真正的白莲教教徒,而白莲教只不过是替天行道,将那女人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连连苦笑,王静儿在白莲教潜伏那么久,所有打探到的消息,居然全是假的,当真是讽刺的很。

    蒋爷见我笑,就问我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把王静儿以及她师傅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笑道:“师弟呐,这社会就是这样,一些人穷其一生也办不到的事,在有些人那里仅仅是一个电话便能解决,这便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心情糟糕透顶,我记得曾经有人跟我说过,说是乔秀儿的身份不简单,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居然会是玄学协会的人。

    呵呵!这就是狗屁的人生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根本没有兴趣去参加所谓的玄学大会了,毕竟,我之所以来京都,就是为了破坏乔秀儿参选,现在乔秀儿是玄学协会的人,我特么还破坏个屁,那不是自找难堪么。

    站起身,我朝蒋爷道了一声谢,就准备走,偏偏在这个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陌生电话,嗯了一下通话键,就听到一道沉重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小九,答应老夫的事办得怎样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下意识嘀咕了一句,道虚,连忙说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冷笑一声,“小九,你不会是打算食言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