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1章玄学大会2
    一看蒋爷的动作,我懵的很彻底,我特么连师傅是谁都不知道,现在倒好,居然搬出所谓的师门规矩,这不是扯淡么,再者说,就算师门真有规矩,我特么也没贪图什么蝇头小利啊。

    我直勾勾地盯着蒋爷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估计是现我眼神不对,就说:“陈九,你可有怨言?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给我最后一次机会,说白了,就是我们太熟了,若是就这样执行所谓的门规,他面子上过不去,这才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我当时火气也是大了,就说:“师兄,你既然已经认定我为了贪图蝇头小利才找你,你尽管执行门规即可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一掌拍在桌面,厉声道:“陈九,反了天啊,别说你现在只是一名小小的抬棺匠,就算将来有了大出息,我蒋天生始终是你师兄,你依旧归我所管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直接把手臂朝他伸了过去,“师兄,你要割肉,就割这支手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没再说话,眼睛一直盯着蒋爷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拿起匕,右看了看我,好似在考虑什么,又好似在权衡什么,我问他怎么不割肉,他瞥了我一眼,就说:“陈九,你跟我交个底,你跟道虚是不是有啥交易?”

    一提道虚,我浑身一震,刚才蒋爷打电话时,好似说了一句道兄,莫不成先前那个电话是道虚打过来的,就问了一句,“刚才那个电话是道虚打的?”

    他微微点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连忙问他:“道虚跟你说啥了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“还能说啥,他想连任,让我帮忙走点关系,又说他给了你多少好处,让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帮帮他,事后定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蒋爷的语气有股恨铁不成钢的感觉,估摸着是把道虚的话当真。

    按照我以往的性格来说,肯定会跟蒋爷解释一番,但是,现在么,我特么根本不想解释,主要是我跟蒋爷太熟了,若是连他都怀疑我贪图蝇头小利,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,我特么也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那蒋爷见我没说话,继续道:“陈九,我劝你一句,赶紧把收的那些礼还回去,道虚这人不是你能招惹的,即便是我,遇到道虚也必须礼让三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心里失望至极,这种不被人信任的感觉,宛如什么东西刺在咽喉,令人难受万分。

    “我草!”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“陈九,你倒是说话啊,收了他多少好处,赶紧还回去,若是不够,我给你凑齐,记住一句话,这事你别掺合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站起身就朝门口走了过去,临出门时,我停了下来,也没回头,就说:“师兄,倘若我陈九是贪图蝇头小利之辈,这时候就不会坐在这里,而是出现在你家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扬长而出。

    刚走出夜宵店,凉风拂面,有股说不出来凄凉感,深深叹了一口气,“罢了,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同,考虑事情的角度不一样,或许在他眼里,我就是那种人吧!”

    “陈九!”就在这时,蒋爷追了出来,一把摁住我肩膀,淡声道:“你意思是没收道虚好处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没回头,就说:“收与不收重要吗?至少你已经我认定收了,就算我说没有,你信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打开他手臂,朝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蒋爷又追了上来,横在我身前,尴尬的笑了笑,“师弟,我就说嘛,你肯定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从他的称呼,我能听出来他估计是信了我,只是我还气他刚才的行为,没好气地说了一句,“我就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,你再说这话,师兄可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拉着我朝夜宵店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坦诚说,要不是有事跟他商量,我绝对是转身就走,但现在,我只能压下心头那股不爽,跟着他走进夜宵店。

    “师弟,跟我说说你跟道虚咋回事?”刚坐下,蒋爷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,就把我跟道虚的恩恩怨怨说了出来,就连人皮棺那次的事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思考了一会儿,眼睛一直盯在身上,就说:“这事倒也难办,那道虚想要连任的机会,近乎为零,而现在会长人选,有三大热门人选,一是王木阳,那小子背后有副会长等人支持,再加上年轻有为,他当选的几率很大,二是洛东川。”

    说到洛东川时,他的语气格外奇怪,就问了一句,“陈九,你确定你父母只生了你一个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说:“我敢跟你打包票,我父母绝对只生了我一个,你也知道,那个年代,要是生两个,计划生育能让我们家倾家荡产,我父母哪有那个勇气生两个。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淡声道:“那也是奇怪了,世上怎么会有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,也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在想什么,当年怎么会收洛东川为徒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纳闷了,就目前知道的消息来说,我那所谓的师傅一共收了三个徒弟,一个是我,一个是洛东川,还有一个是傅国华,再有就是蒋爷这个挂名弟子。

    而那洛东川从年龄来看,应该比我大上几岁,那洛东川自己也承认了,他是二师兄,换而言之,他拜师比我早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蒋爷是最早跟在师傅身边,按说他应该认识洛东川才对,可,从他刚才的语气来看,他好似根本不认识洛东川,也对,他要是认识洛东川,在东兴镇见到我时,他应该奇怪才对。

    可,我第一次见到蒋爷时,他并没有露出啥诧异的表情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一想到这,我心中有两个猜测,一是蒋爷在演戏,二是蒋爷真不认识洛东川,严格来说,他只听说过洛东川这么一个名字,并没有见到真人,直到最近才见到洛东川真人。

    那蒋爷见我没说话,就问我:“师弟,什么愣,跟你说洛东川的事呢!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瞥了瞥蒋爷,有些摸不透蒋爷的想法,就打算试探他一番,开口道:“师兄,你当初第一次见我时,是什么感觉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