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0章玄学大会1
    坦诚说,这是我第一次来京都,心里格外忐忑,要知道我们农村一直有个心愿,那就是到京都看看毛爷爷,献上最诚挚的一份敬意。??

    临下机时,或许是窗外的景色过于迷人,我居然有些愣了,直到那王静儿拉了我一下,“陈九,还愣什么啊,下机了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缓缓起身,随着人流开始往下走。

    刚下机,那王静儿好似想到什么,不动声息地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陈九,拜托你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一愣,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离玄学协会选举还有一点时间,我想去看看我男朋友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声音格外小,估计是怕她爹王相听到。

    同样是年轻人,我自然明白她意思,就说:“你想让我给你想个办法?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喜,忙说:“陈九哥哥,求求你了,我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这王静儿在山上时,对我还算不错,就点点头,然后朝王相走了过去,撒了一个谎,大致意思是让王静儿替我办一点私事。

    那王相本来是不相信的,直到我说,关于玄学大会选举的私事,那王相才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同意下来,那王相还是对王静儿招呼一番,又告诉她,办完事后,去京华大酒店找我们,千万别在外面逗留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那王静儿一个人走了,剩下我们三个大老爷们直奔京华大酒店。

    刚到京华大酒店,那王相迫不及待地让我去找蒋爷商量玄学协会的事,我问他原因,他说,我们几人没有入场券,根本进不了玄学大会的场地。

    好吧,我也是醉了,还以为这王相把什么事都弄好了,捣鼓老半天,连最基本的入场券都没有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拨通蒋爷电话。

    大概响了七八下,电话通了,不待我开口,蒋爷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师弟啊,是不是找我要入场券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蒋爷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神机妙算了,就打了一个哈哈,说:“什么事都瞒不住师兄呐!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笑了笑,“放心,你的入场券早已给你准备好了,一共四张,若是你带的人多,我还能再给你弄两张,不过,话又说回来,六张是我的极限了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说,“四张够了,对了,师兄,我刚到京都,在京华大酒店入住,不知你什么时候有空,我有些事想找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蒋爷才开口,“师弟,现在大选之际,各方势力对这次会长的位置都是虎视眈眈,都希望找一些人拉票,师弟,我希望你别掺合这事,否则,会招来无穷无尽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何尝不知道,要知道前段时间,我还答应道虚帮他拉票拉着,就说:“师兄,你看能不能找个时间,我们面谈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:“行,就今天晚上吧,我到时候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挂断电话,便把蒋爷的话,原封不动地告诉王相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思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九少爷,我觉得吧,蒋爷是怕您为了帮助某人当会长,而找他说情,可咱们是让他帮忙破坏乔秀儿当选,我相信蒋爷识大义,应该会帮助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淡声道:“但愿吧,只待蒋爷过来面谈才知道结果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点燃一根烟,抽了起来,脑子乱糟糟的,这所谓的玄学大会,我根本没任何兴趣,却因为一些琐事,无法置身事外,特别是道虚那一关,恐怕不好过,一旦让道虚知道我没有帮他的意思,我担心他会出手对付八仙宫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想了好长一会儿,根本理不清头绪,就觉得摆在我面前的路不好走,最为关键的一点,我对这所谓玄学大会一无所知,也不知道这所谓的会长位置是怎样选出来的,更不知道哪些人有票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一连抽了六七根香烟,那王相提议到楼下吃个便饭再等蒋爷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跟着他们随意的吃了一些,然后回到房内,继续等蒋爷。

    大概是晚上11点的样子,我电话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蒋爷,我连忙嗯了一下接听键,就听到蒋爷的声音,他说:“师弟,我在楼下,由于玄学大会选举在即,要忙的事情很多,我只有1个小时的时间,你到楼下来一趟,记住,只允许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从蒋爷的语气,我听出一丝不满,估摸着他是以为我收了某些人的好处,找他说情,我也没点破,就说马上到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随意的修饰了一下自己,又让王相王信俩人在房内等我,我则一个人下楼。

    刚到楼下,就看到蒋爷站在门边的位置,手里拿着电话,好似在跟人通电话,见我过来,蒋爷对电话说:“道兄,我这边有点事,你那事到时候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令我奇怪的是,蒋爷说完这话,居然朝我怪异的瞥了一眼,淡声道:“的确是我师弟来找我,怎么,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,就知道蒋爷是气冲冲地挂断电话,看向我的眼神也是犀利一样,就好似恨不得煽我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对此,我着实是纳闷,就问蒋爷咋回事。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“跟来我。”

    我不敢说话,就跟在他身后走出酒店,转了两个弯,走进一家夜宵店。

    这夜宵店不大,只有**张桌子,除却左边第一桌坐了五六名女性外,其它桌子都是空荡荡的,蒋爷领着我直接走向右边最里面的位置,示意我坐下,然后对老板说:“来三打鸡心,两箱啤酒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蒋爷话里有话,三打鸡心,两箱啤酒,这叫吃夜宵么?

    不过,看到蒋爷不对,我也没说话,就顺势坐了下来,紧接着,蒋爷在我对面坐了下来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大眼瞪小眼,谁也没有说话,直到夜宵店老板说,“两位老板,你们要的鸡心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,这第一串鸡心给你,吃了以后,长点心,别为了贪图蝇头小利而失大节。”蒋爷拿起一串鸡心,丢在我面前,厉声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里那个委屈,我特么惹谁了,也不敢说话,主要是怕蒋爷冲我火,毕竟,我的确有事找他帮忙,就闷着头,拿起鸡心正准备吃,那蒋爷一把摁住我手臂,“陈九,你还真吃啊,也不怕吃了鸡心没良心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完全搞不懂蒋爷是啥意思,就说:“师兄,这里没外人,你有啥就直说,别打哑谜了,我看着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都这样说了,我先替师傅教训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说着,蒋爷掏出一把匕砸在桌面,哐当直响,厉声道:“师门有规定,大凡贪图蝇头小利之人,需割肉三斤,以示警戒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