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7章双生魂16
    那王静儿听我这么一说,朝边上的老人家看了过去,似乎是在请示,老人家点了点头,她才缓缓开口道:“陈九,我在白莲教听说过一个消息,说是你跟乔秀儿的女儿乔伊丝曾经有过一段感情,不知这是否属实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说:“她以前在我老家住过一段时间,我们俩对彼此都有些好感,至于感情,倒也谈不上。? ”

    那王静儿点点头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继续道:“既然你跟她有过感情,我相信你应该知道白莲教口号吧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说:“弥勒降生,明王出世,白莲花开,催富益贫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又知道这弥勒降生,跟明王出世是何意思不?”那王静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一想,这白莲教从明末时期就建教了,这话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流行的,到了现在,这话估计也仅仅是个口号罢了,就说:“应该是个口号罢了,不值得深究。”

    她一笑,“错,这白莲教几百年以来,一直遵循着这话的意思,这么跟你说吧,乔秀儿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当上白莲教圣母,原因在于,她的生辰八字跟弥勒大佛是同一天,同一个时辰,再加上其悟性颇高,这才当了白莲教的圣母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纳闷了,这王静儿忽然说这个干吗,要知道我问的可是,陈天男媳妇的事,就说:“王静儿,咱能说正事不,为什么双生魂关乎到白莲教生死?”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“你急啥,听我慢慢讲,你便会明白其中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也没再说话,就示意她继续讲,就听到那王静儿缓缓开口道:“这乔秀儿的生辰八字正好符合弥勒大佛的生辰八字,而双生魂中的阴婚却恰恰与明王的生辰八字符合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有些懵了,我原本以为这所谓的口号,仅仅是个口号而已,而现在听这王静儿的语气,好似其中大有缘故,更为重要的一点是,她说双生魂中的阴魂跟明王八字符合,这…。

    不对啊,若说阴婚的生辰八字与明王生辰八字符合,白莲教应该视陈天男媳妇为掌上明珠才对,怎么可能会成为叛徒,这不是扯淡么?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跟王静儿一说。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,“人心永远是世界上最难琢磨的,那乔秀儿早已习惯一人掌教,哪里会允许别人干涉其权利,便视双生魂为眼中钉,肉中刺,恨不得屠而快之,只是白莲教有四大护法,其权利仅仅低于圣母,她们四人齐力保护双生魂,那女人才得以生存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我稍微想了一下,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在前段时间,乔秀儿也不知道在哪找了关系,听说是要参选玄学协会会长的位置,听内部的人说,她这次当选的胜率格外高,这才说服四大护法,誓要将双生魂给弄死,以此稳固她在白莲教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那王静儿说到这个的时候,下意识紧了紧拳头,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凶悍的很,就好似跟乔秀儿有啥杀父大仇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好奇心大起,其一,乔秀儿参选玄学协会会长?这好似有点不通吧,听道虚说,王木阳要参选,就连跟我长的一样的那个洛东川也要参选,这两人参选,我勉强能接受,毕竟王木阳本身是玄学协会的人,而那洛东川应该跟玄学协会有着某种关系。

    可,这乔秀儿参选,太特么扯淡了吧,这白莲教从明末时期开始,就不怎么受待见,现在倒好,居然要参选玄学协会会长的位置,这特么就好比选猫王,却让个老鼠当选了。

    其二,那王静儿先前说,双生魂关乎到白莲教生死,那乔秀儿是怎么说服四大护法的,还有一点是,双生魂在白莲教的地位,仅仅低于圣母,而从陈天男媳妇的身份,她的地位在白莲教应该不高才对。

    更为关键一点,那双生魂中的阳魂,明显不是好惹的主,要是让她知道在白莲教有这地位,绝对非将白莲教闹得天翻地覆,说白了,那女人爱折腾。

    我把这些疑惑告诉那王静儿,问她原因。

    她给我的解释很简单,说是白莲教内部有着一套严格的规矩,弥勒在前,明王在后,说白了,就是弥勒的权利要大于明王,而乔秀儿的为人属于那种只为己,不为教,根本没考虑白莲教今后的展,而是只在乎自己的权利大小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这才导致双生魂一直被流放在外,根本没机会进入白莲教内部,用王静儿的话来说,整个白莲教除了四大护法以外,鲜少有人知道双生魂还有这么一层身份在。

    至于乔秀儿要参选玄学协会会长的事情,那王静儿说,现在玄学协会一盘散沙,是个人都觉得自己有资格当会长,而乔秀儿舍得下血本,据说是拿了白莲教8%的积蓄去疏通关系,这才换来这次参选的资格。

    要知道白莲教至今已有几百年历史,它的8%蓄积,我不敢相信是多少钱,我估摸着有一房子的钞票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白莲教内部的事,跟我也没啥关系,我唯一关心的是双生魂的事,就问她:“双生魂被乔伊丝抓回白莲教会有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,毕竟,乔秀儿还没当选,一旦乔秀儿当选,便是双生魂死亡之时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王静儿看向我的眼光充斥着一股藐视,就好似看不起我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纳闷,我刚才啥也没说啊,又哪里得罪她了,直到边上的老人家开口说了一句话,我才明白过来,那老人家说,“小九,白莲教要参选玄学协会会长,你除了双生魂,就没想到别的东西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明白过来了,那王静儿之所以用那种眼神看我,估计是觉得我没出息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对于谁当选玄学协会会长,我没丝毫兴趣,就算乔秀儿真的当选了,于我来说,这仅仅是一个消息罢了。

    而那老人家的话,则是在暗示我一个意思,意思是白莲教打算由暗转明,也就是通俗的洗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