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3章双生魂12
    短短的几米距离,那老人走了接近一分钟的样子,待他来到我面前时,我背后已经湿透了,特别是额头的位置,豆大的汗滴如雨后春笋,一下子全冒了出来。?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原因?”那老人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强忍心头的害怕,轻声嗯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!”他一笑,抬手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他的力气特别大,仅仅是这一下,我就觉得整个五脏六腑好似都被震动了,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从肩膀处散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股疼痛感愈来愈强,我差点没忍住叫出来了,好在我体质比以前好多了,这才忍了下来,也不坑声。

    那老人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,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直盯着我脸庞,好似想看穿我的想法,又好似在观察我的反应。

    作为八仙,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刚入行的愣头青了,自然明白这老家伙的打算,缓缓抬头,四目相对,低声道:“老人家,您是前辈,这样欺负一个晚辈,恐怕有些不妥呐,若是让家师知道了,您身边的那三个徒弟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没再说下去,其意思是,你特么现在欺负我,别怪我师傅日后欺负你徒弟。

    那老人家估计是听出我的意思了,呵呵一笑,也不说话,抬手朝我另一边的肩膀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坦诚说,他这一下我能躲开,但不敢躲开,主要是怕惹恼这老家伙,从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那老人家手掌拍在我另一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比先前那一下更重,不但五脏六腑都震动了,就连整个肩膀都有些歪了,那股疼痛感比先前要强烈数倍,令我整个人下意识朝后退了几步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老家伙,就听到他笑道:“不错,不愧是最有希望的八仙,这身子骨看样式是得到了某种秘传,否则,就凭老夫刚才这两下,恐怕已经瘫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一怔,这老家伙知道我身体的变化?更为重要的是,他居然还知道我是八仙,要知道我根本没跟那女服务员说我的职业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我的第一想法是女服务员身上的那个吊坠。

    当下,我强忍心头的疼痛感,朝那老人身上看了过去,想从他身上找出梅草图形的东西,毕竟,我现在弄不清他们的身份,唯有找到那图形,方才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当然,说是生机,实则是打算凭借吕神医等人的关系,跟这老人攀个亲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看了老半天,愣是没现这老人身上有什么梅草图形的东西,倒是另外两名中年男子,在他们身上我现了梅草图形的东西,一人是手臂上的手链,另一人是脖子处的纹身。

    这让我大为不解,连带女服务员,那三人身上都出现这种梅草图形,这老人身上怎么可能没有。

    考虑一番后,我深呼几口气,朝那老人问了一句,“老人家,冒昧问一句,您身上怎么没有那种图形?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那女服务员脖子上的项链指了指。

    那老人家根本没去看,而是一笑,“呵呵,那玩意不过是一个象征罢了,有与无没有任何差别,倒是你,怎么会对那图形感兴趣,莫不成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连忙回了一句,“家师身上也有那种图形!”

    他一愣,好似想到什么,捋了捋下颚的胡须,笑道:“也对,外人根本无法知道这种图形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老人的脸色有所好转,再无先前那般阴沉,反倒有了几分慈祥,特别是看向我的眼神,再无那般犀利,而是充斥着几分柔情与溺爱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懵了,这老家伙变脸也太快了吧,正准备询问原因,那老家伙直接扭过头,朝那女服务员说了一句,“静儿,准备茶具,把老夫珍藏的碧螺春拿出来招待这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您不是说那茶叶只招待挚友么?”那女服务员回了一句,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这女服务员姓王,全名王静儿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老人淡笑道:“他就是老夫的挚友,值得喝碧螺春。”

    那王静儿好似有些不服气,跺了跺脚,也不走。

    “静儿,休要胡闹,为师这般做,自然有为师的用意,快去!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老人家的语气有股不怒自威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那静儿一听这话,脸上的表情是极度不情愿,不过,脚下还是朝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那王静儿离开后,那老人家又开口了,“你们俩也出去,老夫跟他有些私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很快,那两名中年汉子也走了出去,整个房间就剩下我跟那老人家。

    说实话,单独跟这老人家在一起,我心里挺忐忑的,终归到底,还是那句话,我摸不清他的想法,即便他刚才称我为挚友,我依旧摸不清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陈九,来这边坐!”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老人家朝我伸了伸手,意思是让我移步左边,而左边的位置摆着一张约摸四十五公分高的桌子,上面有几本戏谱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走了过去,或许是刚才肩膀被那老人家拍过的原因,走起路来有些生疼,那老人估计是看出这一幕了,微微一笑,走到我边上,抬手在我下液的位置轻轻一捶,那股疼痛感立马消失。

    我被他这一手给惊到了,但也不敢问,微微弯腰表示谢意,然后走到那桌子边上,坐了下去,脑子里乱七八糟的,什么想法都有,不过,有一点我敢肯定,那便是这老家伙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做啥伤害我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让我松出一口气,原本忐忑的心,渐渐地平复下来,就试探性地问了那老家伙一句,“您老刚才称我为挚友,而小九与您从未谋面,不知这挚友的身份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问,那老人家一笑,“这得看你是否愿意跟老夫交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额?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这老家伙要跟我交朋友,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头,主动跟我这小青年说交朋友?这热么怎么那么怪异啊,这中间是不是有着某种猫腻啊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