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三章 双生魂 7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要是搁在平常,我可能会跟他们理论几句,现在么,一是没那个时间,二是没那个心情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刷的一声,径直钻进电梯,连忙摁了几下楼层。

    不待电梯门完全关上,那几名大汉已经出现在电梯门口,我也是急了,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力气居然会这么大,仅仅一脚,其中的一名大汉愣是被我踹飞了三米,另外两名彪形大汉则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很快,电梯门关上,我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脚,玛德,我还是我么,以前的我,虽说有些体力,但绝对不会这么变态,自从在大连出了那档子事后,我愈发看不懂自己的身体,就觉得好似被注射了兴奋剂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电梯已经到了八楼,我径直走了出去,跟我离开时的场景一模一样,空无一人,我轻而易举地找到静心阁包厢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敲门,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道女声,“念你在白莲教待了十几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你…自尽吧!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浑身一怔,就觉得这声音宛如天籁一般,煞是好听,更为重要的一点是,我对这声音无比熟悉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猛地一下推开门。

    ‘吱’的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入眼是一道背影,一袭白衣长裙,三千青丝垂肩。

    那背影或许是听到背后有动静,缓缓扭过头来,一张精美的面孔浮现在我眼前,她,肤若凝脂,白皙似雪,鹅蛋般的面孔上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眼珠,宛如天上繁星,充满着一股灵气。

    “乔伊丝!”我下意识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人微微一怔,一双眼睛在我身上盯了很久很久方才回过神来,嘴唇轻动,“九爷,你…你…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言毕,精美的脸庞落下两行清泪,似在倾诉,又似在埋怨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双眼一直盯着她看着,在这一刻,我感觉空气都凝固了,浑身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,“乔伊丝!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走到她边上,抱她一下,但看到她边上十来名白衣女子,我没敢动,而乔伊丝好似也注意到场合,经过片刻的愣神,她抬手轻拭眼角清泪。

    随着这动作,她整个人的神色在这一刻好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若说前一秒她是个小女人,这一刻,她宛如女王一般,浑身上下充斥着不怒自威的气息。

    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,我跟乔伊丝分别的时间大概一年的样子,一年前的她,对人有几分冷漠,对熟人却是一副热心肠,而现在她给我的感觉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,好似漠视一切生命。

    仅仅一年时间,她怎么会有这么大变化。

    我强压心中的疑惑,朝她问了一句,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她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也没说话,转身对边上几名女人招呼几句话,那几名女人立马上前,一把摁住陈天男媳妇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若说乔伊丝抓的是别人,我决计不会动手,但是对方是陈天男媳妇,我不得不出手,就朝乔伊丝说了一句,“这人你不能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她淡声道。

    我支吾一下,就说:“她是我兄弟的媳妇,如今我兄弟去了,我有责任照顾好他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乔伊丝一笑,根本没有理我,朝那几名女子打了一个手势,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我趁这个空档,朝陈天男媳妇看了过去,就发现那女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,特别是头发,像是没雷电击过一般,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不低于五十处,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。

    至于那十几名中年大汉,死的死,伤的伤,唯有一人能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况,再联想到游天鸣的话,我立马确定陈天男媳妇是白莲教叛徒无疑,但是,现在有个问题摆在我面前,那便是不能让乔伊丝将这女人带走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走到乔伊丝边上,也没跟她客气,就说:“这女人你不能带走,我必须留下她。”

    “九爷,我劝你别插手白莲教的事,管好你自己即可,别打了鸡蛋飞了麻雀。”她皱了皱眉头,再次挥了挥手,意思是将陈天男媳妇带走。

    我急了,一把拽住她手臂,“乔伊丝,这女人对我很重要,我不能愧对兄弟,更不能…”

    她一把打开手臂,眉头皱的更深,厉声道:“陈九,你所谓的兄弟,有几人拿你当兄弟?你可知道陈天男曾经对你做过什么?又可知道你那些好兄弟,有几人是真心待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不明白她意思,朝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,根本没理我,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,我追了上去,本来想抓住她手臂的,但她边上那些白衣女人根本没给我这个机会,直接将我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沉,就准备拉开那些白衣女人,哪里晓得,乔伊丝直接来了一句,“陈九,你我之间的情,去年已断,如今我是白莲教高高在上的圣女,而你不过是农村普普通通的八仙,你我是两个世界的人,希望你别凭着过去的旧情来跟我谈条件,否则,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以为自己听错了,就说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冷,眉头深皱,朝边上的白衣女人打了一个手势,七八名女人立马将我围了起来,看那架势,是打算给我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我也是火了,紧了紧拳头,去年跟乔伊丝分别时,她的确说过绝情的话,但我没想到的是,乔伊丝会如此绝情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脸色沉了下去,“乔伊丝,你确定要如此?”

    “道不同不相为谋!”她丢下这句话,领着几名白衣女人朝门口走了过去,剩下的几名白衣女人则死死地围着我,根本不给我追出去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乔伊丝,你走可以,把人给我留下,否则,别我翻脸。”一见这情况,我怒吼一句。

    她身子晃了晃,缓缓扭过头,“一个八仙,有啥资格说这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围着我的那几名女子淡声道:“朝英,给我往死里打,念及相识一场,别要了他的命即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