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章 双生魂 4
    那司机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,在我身上盯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我以为这家伙还要钱,立马来了一句,“别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那司机一笑,“小伙子,你这说的什么话,咱们衡阳人出了名的老实巴交,哪里会再问你要钱,是这样的啊,这事关乎到整座衡阳城的安危,为了安全起见,咱们最好找处安静的地方,好好说道一番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摸了摸肚皮,意思是告诉我,他饿了,说白了,就是让我请他吃饭。

    我特么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就说:“吃饭没有,安静地方倒有一处!”

    他一愣,立马说:“你给点钱,让我自己去吃也行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特不想给他钱,但这事关乎重大,也不敢耽搁,便再次掏了一百给他,然后说:“我就住上面,去上面说?”

    他接过钱,面色一喜,忙说:“在这里说也是这样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钱塞进口袋,嘴里低估了一句,说是这社会太不安全了,一般被骗进房的,要么被劫色,要么被劫财。

    在说到劫色二字时,他看向我的眼神有点怪异,我估摸着这老东西是以为我有啥特殊爱好。

    这让我差点没暴揍他一顿,玛德,什么玩意,老子像那种人么?

    待那司机收好钱财后,倒也没隐瞒,立马朝我凑了过来,令我崩溃的是,那老东西凑到一半的位置,立马缩了回去,用一股特别怪异的眼神看着我,然后来了一句,“差点忘了你是干那个的,还是离你远点好!”

    我想打他,特想,也没说话,眼神一直盯着他,只要他这次是骗我的,我绝对会暴揍他一顿,不为别的,就为他刚才那句话。

    要说人啊,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好。

    这不,那司机估计是看穿我的想法,根本没敢犹豫,就说:“小伙子啊,是这样的,我在车上听到那对母女花说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我朝我裤袋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也懒得跟他废话,再次掏了一百出来。

    那司机接过钱,满脸都笑出花来了,“我就喜欢跟你这种爽快人聊天,这样吧,我也不跟你客气了,你直接给我一千,我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我想也没想,立马掏出一千块钱朝他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司机脸色一怔,好似不敢相信我的动作,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这么爽快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就这么爽快!”

    那司机好似想到什么,一掌拍在大腿上,“居然忘了你是从大金地酒店出来的,也对,去那种高档酒店非富即贵,哪里会在乎这点钱!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在我脸上打转,估摸着是把我当凯子了,想从我这里敲点钱财花花。

    看穿他意思,我也没懒得说什么,直接把钱包给他递了过去,那里面估计还有七八百块钱,就说:“我身上就这么点现金,你自己看着办!”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司机居然没有直接拿我钱包,而是犹豫了一下,最终心头一狠,从我手里接过钱包,将里面七八百块钱现金拿了出去,然后将钱包给我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接过钱包,也没啥过激的反应,就将钱包收好,“现在能说了?”

    “能!”他爽快的点点头,朝我瞥了一眼,好似在担心什么,声音变得不由低了几分,“那对母女花说,要把整个衡阳发展成白莲教圣地,还扬言要让整个衡阳市变成虫蛊之乡,听那母亲说,现在不少人都被她下蛊了,我担心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罢了罢手,“说重点!”

    “重点啊!她们今天下午好像要清理门户,顺带把大金地酒店内的一些客人绑架了,目的是控制整个衡阳!”那司机说这话的时候,特别激动。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不报警,他说报了,那些警察不信,差点没把他送进精神病院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那对母女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让他听到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司机咧嘴一笑,整张脸慢慢变得扭曲起来,正准备说什么,我立马明白过来,不待他反应过来,我一把抓住他头发,猛地往车窗上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见‘砰’的一声,殷红的鲜血迸了出来,那司机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好似我没想到我会忽然动手。

    见此,我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,一把抓住他头发,照着他肚子就是一拳,厉声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他惨笑一声,张了张嘴,或许是我刚才下手太重了,他整个人显得恍恍惚惚,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极度模糊,根本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从他嘴唇的动态来看,他说的应该是十六个字,弥勒降生,明王出世,白莲花开,催富益贫。

    这让我立马猜到这司机的身份,要是没猜错,这司机恐怕也是白莲教中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司机是白莲教中人,他为什么要把那对母女的对话告诉我?

    忽悠我?

    不对,我相信白莲教没那么无聊,一大清早的,整这么一个司机来忽悠我。

    难道…

    对,肯定是她,否则,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异常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扭头朝大金地酒店那个方向看了过去,乔伊丝真是你吗?

    如果是你,你为什么对我避而不见?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儿,也不敢确定是不是乔伊丝向我传达消息,不过,从现在种种迹象来看,这消息十之**属实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敢犹豫,从那司机翻出我先前给出的钱财塞进钱包,直接下了车,至于那身上的钱财,我没敢动,主要是怕动了他的钱,就属于抢劫了,这点法律知识我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这边刚下车,那车子忽然响了起来,是发车的声音,紧接着,那车子呼啸而动,留下一长串车轮子印。

    玛德,上当了,刚才那司机是装的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早知道就拽住那司机下车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游天鸣的电话。

    我摁了一下通话键,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边已经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不好了,我们被算计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