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九章 双生魂 3
    那身影一听我声音,猛地一怔,旋即,唰的一下朝左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追上去看看,一想到包厢内的事,哪里还有这个心情,再者说,倘若那身影真是乔伊丝,她不愿意见我,就算我追上去也未必能见到她人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深叹一口气,也没多想,径直走出大金地酒店,令我疑惑的是,整个大金地大酒店空无一人,就连前台也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带着几分疑惑,我走出大金地酒店,直接拦了一辆的士。

    刚上车,那司机就问我,“小伙子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华容旅馆!”我直接报出地名,靠在车座上也不想说话,脑子一直在想双生魂的事。

    就我看到的一切来说,陈天男媳妇应该是双生魂中的阴魂,而根据双生魂的属性来说,阴魂属于外来魂魄,也就是说,想要替陈天男报仇,必须要弄死阳魂,令二魂失去一魂,最后用秘法令阴魂霸占**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问题变得极为棘手了,要知道弄死阳魂就意味杀人,而让阴魂霸占**更是极为困难,甚至可以说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我立马想到陈天男临死前的话,他的遗言是让我替他铲除白莲教,并没有说双生魂的事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推断出,陈天男应该知道双生魂的事,他估计是怕麻烦我,这才没有说出来,否则,他的遗言绝对不是铲除白莲教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司机朝我问了一句,“小伙子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这么点年纪就把头发染白了,可曾想过你父母的感受?”

    我一愣,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总不是说头发是自己白的吧,就笑了笑,反问他,“师傅,看您年纪,应该对衡阳很熟悉吧?”(师傅:在衡阳这边,是对人的尊称!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干这行快十年了,整个衡阳市大街小巷一清二楚,就拿你说的华容旅馆来说,一般司机还真不知道,唯有我这种老司机才知道。”那司机一笑,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句,也没心情跟他聊天,主要是陈天男媳妇的事一直缠在我脑里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聊天,不代表他不想跟我聊天,这不,我正在考虑事情,那司机又开口了,他说:“小伙子,我跟你说件我们衡阳的秘闻,你绝对没听过,不,应该说这事除了我以外没任何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的好奇心被勾了出来,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神秘一笑,朝左右瞥了瞥,好似生怕别人听见一般,细声道:“就在几天前,我拉了一对母女,啧啧啧,那长相,说出来你都不信,这么跟你说吧,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都不足以形容她们的美貌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瞥了我一眼,“小伙子,你想一想,两个绝世大美女,还是母女,这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罢了罢手,连忙说:“师傅,您专心开车!”

    说完,我郁闷的很,本以为他们有啥奇人异事,没想到居然是说女色,我对这事没丝毫兴趣。

    那司机或许是看出我的想法,再次开口道:“小伙子,你急啥,我要说的肯定不是这对母女花,而是她们所说的话,简直是骇人听闻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好奇心又被勾了出来,就问他:“说啥了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故作神秘地问了我一句,“听过白莲教没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白莲教,母女花?难道这人说的是乔伊丝跟她母亲?不可能吧,整个衡阳市这么多的士,乔伊丝她们也坐过这俩车?

    当下,我呼吸不由急促起来,就说:“师傅,她们说啥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司机猛地踩了一脚油门,朝外面指了指,“小伙子,华容旅馆到了!”

    顿时,我特么想掐死那司机,玛德,这套路也特么太深了吧,没好气地来了一句,“继续说,少不了你的钱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那司机吆喝一声,将车子熄火,就说:“给我一百,我告诉你白莲教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若说这司机真知道白莲教的一些事,给他一百倒也没什么,若是这司机是借机勒点钱,这一百可是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那司机见我没说话,就说:“小伙子,我的消息绝对值一百,要是不信,你把车费结了下车,我绝不阻拦你!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狠,立马掏出一百给那司机递了过去,没好气地说:“连带车费一共一百,不要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那司机一笑,接过一百,就说:“小伙子,你别不服气,这一百绝对划算,要知道这消息跟大金地酒店有关。”

    我暗道一声有料,就让他别墨迹赶紧说,那司机也没客气,开始徐徐道来。

    他说,大概是三天前,一对母女花正好坐了他的车子,因为那对母女特别母女特别漂亮,所以,他格外上心,在开车期间,还跟那对母女交流了几句。

    而那对母女的反应特别骇人,根本没说话,直接祭出一大堆虫子,当时没把司机吓傻,他本来想直接抛车逃走,但那对母女根本没他这个机会,直接来了一句,“想死就跑!”

    这把司机吓得冷汗直冒,硬着头皮拉了这对母女去大金地酒店。

    路上,那对母女说了不少话,都被司机给记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问司机那对母女说啥了,司机倒也没隐瞒,就告诉我,那对母女在车子上商量处理白莲教叛徒的事,这让我立马联想到陈天男媳妇,也就是说,我先前的猜测是对的,陈天男媳妇真是白莲教叛徒。

    不对,严格来说,陈天男媳妇的阳魂是白莲教叛徒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那么巧,我这边刚准备替陈天男报仇,白莲教那边就有所动作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边上的司机又开口了,他说:“小伙子,这白莲教铲除叛徒仅是小事,她们真正的目的能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我惊呼一声,连忙问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隐约觉得双生魂事件绝对不简单,或许会扯出什么惊天秘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