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七章 双生魂 1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女人缓缓开口,轻吐三个字,“杀了我!”

    我一愣,什么意思?就疑惑地看着她,也没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说啥,哪里晓得,那女人一把抓住我手臂,也不知道从哪顺了一把匕首塞在我手里,状若疯癫地喊了一声,“杀了我,快啊!杀了我!”

    我彻底懵了,为了替陈天男报仇,我幻想过很多画面,但,从未想过这女人会亲自把匕首交给我,让我杀了她,这令我愣了老半天都没回过神来,直到围在门口那女服务员走了进来,我才回过神来。  ?.?

    看了看手中的匕首,又看了看那接近疯狂的女人,陷入为难之中,就听到那女服务员对我说,“还愣着干嘛啊,走啊!”

    我想过就此离开,但看到那女人的神色,我有些动摇了,直觉告诉我,这里面有故事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朝那女服务员说了一句,你先走,然后又朝那些中年大汉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他们出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些中年大汉好似没看到我眼神一般,伫立在边上,至于那女服务员则瞥了我几眼,最后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那女人平常气场太足了,还是酒店管理方面的原因,那些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人,愣是没一个人赶紧来,悉数站在门口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待那女服务员走出后,我心头一狠,这算是陈天男的家事,哪能让这么多人看笑话,便站起身,朝门口走了过去,一把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刚关上大门,那些中年大汉有反应了,一个个虎视眈眈地朝我围了了过来,看那架势是打算对我动手了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些大汉看了几眼,从人数上来说,我肯定不够他们打,好在我体能远超常人,逃跑能力还是可以的,我有信心让这群中年大汉抓不住我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心里有了底气,就朝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些中年大汉还没到我跟前,齐刷刷地跪了下来,这让我惊慌失措,玛德,什么意思,就是试探性朝其中一名中年大汉问了一句,“你们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那中年大汉对着我就是磕头,“陈九兄弟,求你了,救救我们家女主人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就觉得纳闷了,那女人虽说现在呈现疯癫状态,但整体来讲,这女人没啥病啊,再者说,就算有病也是让医生救啊,找我干嘛啊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跟那中年大汉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听,朝那女人瞥了一眼,又看了看我,沉声问道:“你听过双生魂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疑惑地看着她,至于他说的双生魂,我倒是有些了解,说是一个人身体内有两个生魂,这种现象从医学的角度来说,好像叫精神分裂症。

    而我们八仙对双生魂却有另一种解释,讲的是一个人两个思想,其中一个思想起主导作用,这种生魂被我们八仙叫做阳魂,而另一个思想属于附属,被我们八仙叫做阴魂。

    这种阴魂,在我们圈内却有两种不同的说法,一种是阴魂属于祖辈的魂魄,由于特定的气场附身在后人身上,能替后人挡病消灾,属于大吉。

    另一种说法是,阴魂是前世仇人附在身上,这种阴魂对人体损害极大,甚至能影响到人体的福祸,一个不小心便会就此夭折,属于大凶。

    按说这两种说法属于一凶一吉,并不冲突,但后来,我们八仙所遇到的人,多数是遇到后者,久而久之,这种阴魂被我们八仙很自然地认为属于前世仇人寻仇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解释比较片面,但我们八仙都是一些农村没文化的庄稼汉,哪里会在乎这么多细节,就这样的,我们八仙一旦遇到双生魂的死者,都是按照后者的方式去处理尸体。

    而这双生魂的尸体,煞气极重,我们八仙都不愿意去料理这类丧事,至于抬棺,更是鲜少有人愿意,双生魂的阴魂属于复仇型,若是仇恨报了,情况会好点,若是仇恨未报,倒霉的是我们八仙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一般遇到双生魂,除非价钱诱人,否则,我们八仙都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朝那女人看了过去,这女人是双生魂,只是不知道她阴魂属于前世仇人的魂魄,还是祖辈的魂魄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那女人走了过去,就发现这女人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属于一种特别奇怪的状态,给人一种浑浊不堪的感觉,诡异的是,她手心的位置,左边呈鲜红色,右边却是殷红色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在那,根本无法判断她的情况,心中却对所有事有了一个初步了解,若是没猜错,先前进来时,这女人表现出一种受虐狂,应该是另一个魂魄,而后来这女人变得优雅从容,应该又是另一个魂魄。

    至于这两个魂魄谁是主,谁是次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在我打量那女人时,那女人陡然站起身,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抬手就是一拳砸了过来,奇怪的是,她这一拳的力度特别小,顶多算是给我挠痒,与先前打我的力度,完全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这令我一下子就相信双生魂的事了。

    玛德,倘若真是这样,陈天男的仇不好报了,按照我先前的想法是弄死这女人,至少也要弄得她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可,现在看来,这女人属于双生魂,一旦真那样做了,总觉得有点对不起陈天男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给游天鸣打了一个电话,就说情况有变,那事必须往后拖一拖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说,他现在已经出现在陈天男家,根本无法往后拖,只能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。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本来想跟他解释一番,让他尽量想办法,但那女人一直盯着我看,根本不敢说太多,只好匆匆挂断电话,眼睛则直勾勾地盯着那女人,就听到那女人说,“陈九,怪不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她朝边上那些中年大汉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把我绑起来,奇怪的是,那些中年大汉根本没动,刷的一下,一个个全部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让那女人恼羞成怒,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立马问了一句,“你是阴魂,还是阳魂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女人脸色巨变,原本还有些浑浊的眼神,一下子变得无比犀利,宛如一道锋利的刀光,直刺我心脏,令我整个人下意识朝我退了过去。

    玛德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先前这女人变得力大无穷,而现在这女人好似会某种秘法,这两种魂魄共宿一体,这特么还是人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